女同桌的手总是放在我的鸡上

张小鱼正在梦里和韩小笑一起抱着烤羊排死命的啃呢,结果脑海里一阵尖锐的警报声,硬是给惊醒了。

她一脸悲愤:“大表哥你肿么这么狠心,我才吃了一口就被你给吓没了。我都馋了那么久了。”一直都在贫下中农行列里挣扎求

生,好不容易梦里能吃两口好的了,结果还给叫醒了。

大表哥:“出事了出事了,你自己看。”然后张小鱼眼前就出现一个虚拟的屏幕,上面密密麻麻的红点不断移动着,而这是个地

图,夜视地图,她看了看那个黄色的点:“这,这是我?”

大表哥冷静的说:“黄点是你的坐标,红点是仇人的坐标,绿点是同伴的坐标,白色是路人的坐标。这么多红色,显然出事了。

”张小鱼:“可,可我没这么多仇人啊?”她一个初来乍到的人,原身一个小村姑,哪来那么多仇人啊?

大表哥解释:“不一定和你结仇才叫仇人,只要心怀杀意害死过人的,都是红色坐标。”

张小鱼明白了,这不就是游戏里的红名嘛,居然在现实里也可以显示。

她看着红名越来越近,有些慌了:“这,这些人是不是匪徒啊?这是来打劫的吗?大表哥你能不能拉近点让我看看。”

眼前的屏幕一下子拉近,张小鱼倒吸一口气:“这特么的不是匪徒,这真是敌人,真的是,怎么办?”这些人明显就是异族,她

这才记起,他们所在的县城其实离边境不远,这些天她也打听到尹朝周边有几个国家,北方这里挨着的叫崑国,是个游牧民族

建立的国家,长得也和尹朝人不像,虽然不说茹毛饮血吧,但确实是比较原始。

原始是原身,但人家勇猛好战啊,就和前世中国古代历史上的那什么契丹啊金国啊一样,常常会扰边,常常会打仗,十几年前

一场大战,尹朝丢了十几个城池,于是原本离边境挺远的这个县城,就离得近了。

也就是十几年前的那场大战,原身的祖父祖母才会逃难到柳树村定居,现在这是敌人又来偷袭了?

张小鱼看到屏幕上凶狠暴戾的异族骑兵,这些人彪悍凶煞,刀枪上还带着血,她仔细一看,倒吸一口气,很多人马头上还挂着

人头,那血淋淋的场景,让她毛骨悚然,然后一股悲愤狂怒涌上心头,恨不得冲上去拼了。但看看自己的小身板,顿时绝望了



大表哥:“现在赶紧藏起来,快点。出了庙门,左边那有个树林,躲在那里,骑兵不会进那里。这庙正好是他们的路线。”张小

鱼被大表哥冷静的声音安抚了,按照大表哥牌导航仪指示,拼命跑到树林里藏起来,远远还听到惨叫声,马蹄震动,感觉心如

擂鼓。

“他们,他们要干什么?”

大表哥冷静的说:“大概要去偷袭县城,路过的村子怕走露消息,杀了灭口吧。毕竟就算马蹄包着棉花,这么多人,动静还是挺

大的。”张小鱼听着惨叫声还有狗叫声,很快就寂静无声了。

这寂静无声,让她无法不想象那悲惨的景象。

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