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上男下吹潮动态图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www.wenxue6.com

人山人海中,高大的擂台分外刺目。

洛封挺立在擂台上,目光盯着对面的古子昂。

“朋友的诗真不错啊!”

“过奖,还请小侯爷赐教!”古子昂并无炫耀之意,仍旧一板一眼的对洛封行礼。

“请小侯爷展示!”慕容易也在此时说道。

“嘿嘿,老爹,那我就来了啊!”

洛封却是对着洛正阳一声大喊。

洛正阳一愣,洛封却不管这些,张口就道:“奈何奈何又奈何,奈何今日雨滂沱。”

顿时,叶卫面露嘲讽之意,背后的叶修眼神充满了不屑。

南宫文华摇头叹息,侯爷如此盛才,却无一子可以有侯爷半分风采!

严文皓眯眼,伸手拂须。

慕容易已经无言,悄然瞥向洛正阳,却见洛正阳竟然一副津津有味的表现。

哎,侯爷爱子心切,情有可原。

随意的回转脑袋,但是,却猛然间,顿在了那里!

慕容芷死死的盯着,仿佛有什么可怕到令她恐惧的事情发生。

慕容易看到慕容芷的表现,霎时便全身剧震!

雨滂沱?

奈何雨滂沱?

¤酷匠网唯e一e正》8版,¤b其他|都是盗版

那一晚,不正是大雨滂沱吗?

而那一晚过后,第二天,自己就在雨水泥泞里面发现了小侯爷的尸体!

小腹中剑,一剑致命!

难道······内心一万个不相信,但是,此刻慕容芷的表现让慕容易怎么能不联想?

不动声色的瞥了眼洛正阳和叶卫等人,慕容易迈开脚步,颤颤巍巍的走向慕容芷。

眼角一直注意着高台的洛封当然注意到了慕容易的小动作。

而此时,现场早就沸反盈天了。

“哈哈哈,笑死我了,什么雨滂沱?”

“这么大好的天气竟然说什么雨滂沱?”

“奈何奈何?有趣!”

“下来吧!”

陡然,有人竟然直言让洛封下来!

主持雅集的慕容易此时可没有心思管这些,只顾盯着慕容芷。

还有几步,就几步!

叶卫回头瞥了眼叶修,叶修会心一笑。

顿时,现场此起彼伏的尽皆是让洛封下来的大喊。

“下来吧!”

“快下来吧,别丢人了!”

“什么啊都是?”

嘴角含笑,叶卫望向洛正阳,但是期待中洛正阳满脸怒意的表情根本没有出现,就连铁青都没有,仍旧是笑眯眯的。

装!

你就装吧!

洛正阳,我看你今天要如何给你的宝贝儿子收场!

冷哼一声,叶卫干脆再也不看洛正阳。

洛正阳却是轻笑一声,既然已经知道了叶家的心思,洛正阳可不会给叶家什么好脸色。

只是,洛正阳也不得不认同,洛封的这首诗开篇便是要丢人的意思啊!

封儿你到底想干什么呢?

对面的古子昂也是一脸沉思,让洛封暗自好笑,这孩子也太过于实诚了!

又不是说给你听的,你想再多也没用啊!

就在此时,只见洛封微微一笑,接着说道:“滂沱雨夜祝陶寿,寿比滂沱雨更多。”

轰——!

瞬间,全场寂静!

祝寿?

给谁祝寿?

对,还有一个多月就是武安侯洛正阳的寿辰。

洛封这是给洛正阳祝寿!

南宫文华第一个反应过来,当即喝道:“异峰突起,简直神来一笔啊!使得整首诗诗满篇生辉!”

古子昂霎时抬头,从沉思中惊醒。

双目精光阵阵,手指无意识的指点着,“再搭配前句的雨滂沱,这简直就是绝无仅有的千古名唱啊!”

哗——!

全场瞬间哗然!

千古绝唱?

竟然有如此高绝的评价?

所有的目光全部聚集在南宫文华身上,就连洛正阳也是再也坐不住,竟直接起身,盯着南宫文华。

至于叶卫,叶修早就死死的盯着南宫文华了。

一个傻子的诗?

竟能得到整个郡国公认的大家如此高绝的评价?

这可能吗?

面对众人完全难以置信的目光,南宫文华重重的点了点头。

“严大家,你怎么看?”

叶卫失态了!

竟然在洛正阳的面前直接越过洛正阳询问严文皓。

说完叶卫就后悔了,但此时他也顾不上了。

心里甚至一度产生洛封是不是在装傻的念头?

洛封如果装傻的话,那么他们的一切照旧暴露在洛正阳的面前了,还在乎什么君臣之礼?

严文皓被定名,悚然一惊。

缓缓抬头,先是看了眼洛正阳。

洛正阳并没有过多的表情,只是眉头微皱。

“严大家,直说无妨!”

洛正阳的话让严文皓心里顿时就是一定,便迎向叶卫的目光。

“哼,小人!”

南宫文华身旁一个年轻公子小声嘀咕道。

立即就被南宫文华当头一敲,“谨言慎行!”

“知道了,老师!”蓝诗有些不乐意的撇了撇嘴。

“既然叶上将军问了,那我就来说说我的意见。”

就在这时,严文皓终于张口了。

被所有人瞩目的感觉在此时却让严文皓浑身如同被万千根钢针扎入一般刺痛。

他是和叶家走得近,可是现场这么多的人,哪一个不是有着才学知识,更何况南宫文华之前已经评价过了,他要是按照叶家的意思说的话,以后,还怎么在武安立足?

“小侯爷的这首诗······”

严文皓刚说到这里,就被一个懒散的声音生生打断!

全场寂静,此时,这个声音竟是如此的响彻心扉!

“生平不见诗人面,一见诗人丈八长。”

目光齐刷刷的汇聚到雅集擂台上。

不知何时,洛封竟然坐在了地上,此时摇头晃脑嘴里嘟囔着的正是这句。

南宫文华瞬间眉头紧锁,盯着洛封。

他现在,竟然看不透这首诗了?

不对,是看不透这个人了?

“老师,这又是什么啊?”

蓝诗讥讽道:“完全狗屁不通!”

南宫文华却顾不上蓝诗了。

叶卫不懂诗歌,急忙望向严文皓,却见严文皓低头不语,状若沉思。

“父亲,你看是不是······”

耳边响起叶修的声音,叶卫沉思再三,终是摇了摇头。

不行,现在还不行,时间还没到!

而已然将自己雅集主持的身份忘得一干二净的慕容易此时也终于走到了慕容芷身边。

全神贯注地看着洛封的慕容芷忽然感到一只手掌猝然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浑身一震,灵元顿时沸腾。

“芷儿,是我!”

熟悉的声音让慕容芷瞳孔一缩,身体也渐渐安稳了下来。

“爹,你有什么事吗?”

慕容易双眼紧盯着慕容芷那双仿佛会说话的眼眸,似乎想通过眼睛看出什么。

但是,他失望了。

慕容芷的神色平静,似乎刚才的进展只是错觉。

“芷儿,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爹啊?”

终于,慕容易还是问出了口。

而就在此时,一声更加响亮的吟唱响起。

“不是诗人长丈八,如何放屁在高墙?”

这一刻,就像是沸腾已久的一锅开水,终于再也不能平静,陡然——爆发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