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漫无遮漫画大全

“那我不哭是不是很漂亮?呐,亚梦酱?”蜜柑闪着大大的星星眼望着我。

孩子啊,我最受不了你们这样的卖萌了,伤不起啊,你不要这样子了!

“是啊,蜜柑最漂亮了!”我无奈的说道。

“s!”蜜柑立马跳了起来,不管我鄂愣的目光一把拽起我跑出迷宫,到翼的面前自豪地说:“我赢了呦,亚梦说我漂亮了哦!”

我狂窘,这世界太混乱了,连老鼠都可以当大象的伴娘了。我居然被蜜柑黑了,我居然比蜜柑还白?n

这不可能!

我抱头痛苦的想着,翼走到我面前说是去抽签,抽到谁谁就是我的奴仆。

我站在放有许多茶壶的桌子旁,认真的思考着一个问题,他也没说不能用爱丽丝吧,是吧?

所以,我决定了,用心读来进行抽签。

我扫描了一圈,大致都看出来了,唔,我抬手伸往左边的方向。当当,是蜜柑的。

好吧,我承认我有点私心,不过我真的是不敢想承认我居然比蜜柑还要白,我会瞬间受不了自己的。

所以,一定要找机会黑她一下。恶魔:那是不可能的。亚梦:为什么?难道你手残了不能码字了?恶魔:狂吐血

我带着我的现任奴仆到处乱换,晃来晃去,终于来到了技术系,蜜柑和今井又勾搭,呸呸呸,什么勾搭,人家那是遇见。

走到半路,又遇见了枣和流架,于是结伴而行。

只是枣好像有点奇怪,怎么老是盯着我看。

出于好奇心理,我顶着一张面瘫的脸靠近枣,悄悄地问枣:“怎么了?从我们一起走之后你就一直看着我,我脸上有东西么?”不可能吧,如果我脸上有东西出门前戴雅会告诉我的呀。

话说这几天戴雅怎么这么忙,几乎脱不开身,难道是公司出问题了?不会吧,现在的公司应该不算是很大啊。

枣别过脸,闷闷的回答道:“没什么。”

兴许是我眼睛出问题了,居然发现枣的脸是红红的,我不禁更靠近点,疑惑不解地说:“枣,天气很热吗?你的脸怎么是红的?”

闻言,枣整个人想好似触电了一样,顿了一下,“没什么,我去找流架了。”

说着,放慢脚步,跟落在最后面沉默寡言的流架并排走到了一起。

是我的错觉吗?最近老是感觉早跟我说话的时候不自在,甚至每次都要借口流架而逃走。

真是的,感觉好像把我排除在外一样。一定要找个机会和他们谈谈了。

“呐呐,亚梦酱,学园祭最后的舞会你参不参加?”蜜柑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害的正在沉思的我吓了一跳,继而有条件反射地问了枣和流架:“枣,流架你们去不去?”

枣盯着我,慢慢吐出几个字:“我无所谓,你们去我就去,你和流架不去我就算了。”

说完又转过头。什么嘛,怎么老是不看我,我很可怕吗?明明小时候还玩得这么开心的。

流架摸了摸兔耳朵,露出一个在外界看来很少见的微笑。“我和枣一样。”

蜜柑渴求的眼光看着我,我情不自禁答应了她。

刚一答应我就愣住了,我怎么会这么顾及他人的想法,以前不是有很多人说我酷毙火辣吗?明明是因为不善于沟通才这样说出犀利的语言,看着别人失望的表情,我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安慰,索性沉默了。久而久之越来越孤僻,知道,他们的出现

我使劲摇了摇头,想他们做什么?明明是他们先抛弃我的。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