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女的下面扒开添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见明叔灭了狼群后见我不在了,猜到我一定是来追狼王,一众人就赶到祠堂,发现那个洞跟了过来。

他们从洞里出来也是按着小路一路追踪至此,那时刚好我从水里出来狼狈不堪,被他们看到还以为我吃了大亏,秀秀直接甩出钢叉帮我解围。

“你没事吧?”付生跑过来担心的问。

“没事,”我说,“就是太久没游泳,忘了怎么游了。”

确定我没事他们也安心了,眼睛一个个都盯着我手里的天书。“这就是楚家要找的天书?”见明叔把天书要过去问。

“嗯。”秀秀肯定的说。

除了尺寸不一样外,和宋家要找的天书没什么两样,见明叔很小心,什么也没说,把天书给了秀秀。就在我们要离开的时候,池塘里突然传来一阵扑水的声音,原来秀秀刚才钢叉帮我解围,狼王侥幸没有被叉尖刺中,只是被单纯的推进了水里。要说这东西可真是聪明,见我们没走竟然在水里忍了那么久,估计实在是忍不住了才出来的。

秀秀要追着打,被守强叔拦住了,“拿到天书了,留点退路。”

守强叔话音一落,草丛里呼呼啦啦一阵响,彩黎竟然也没死,拼命回到了石窠里,躲在里面头也不敢露。

要么怎么说动物都朴实呢,但凡是心窍通明了以后,都开始变得狡诈多端。我走到池塘边,把秀秀的钢叉拉出来,这叉完全展开竟然有百十斤重,要不是插进水里,估计狼王就算不被叉尖叉中,也要丢半条命。钢叉总长有三四米,我问秀秀万一伤到我怎么办。

“重静哥不信我的技术吗?”

“不信。”我说。

秀秀照我身上打一拳,“那你就相信自己福大命大吧。”

趁他们不注意,我把手指在叉尖上按了一下,叉尖很锋利,一下就刺破了皮。

天色越来越晚,我们走到开门的地方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赶紧吧,回去早点洗个热水澡还能好好睡上一觉。”

付生开门,外面虽然不是公路,但起码能走。我排在最后一个,故意拖了一下,门就关上了。我看了看被钢叉刺破的手指,刚才还在流血,现在竟然完好如初,没有一点受伤的痕迹。我那个可怕的猜测被证实了,秀秀的机关术是非常高明的障眼法,并不是她的水平。

我迟疑的时候付生从外面又把门打开了,“怎么这么慢。”

“来了。”

虽然很累,可整个晚上我翻来覆去睡不着,秀秀的障眼法到底她自己知不知情。从各方面来看她也是被蒙在鼓里的,但是她又那么肯定镜花水月是障眼法,到底依据何在。而且镜花水月是不是障眼法,现在看了是的可能性很大。只可惜我是鬼眼,要是有天眼,一下就能分出个真假。

第二天回去的时候,付生提出他要和秀秀一起回福建玩几天。我们当然没有意见,就行程分开,他们南下,我们北上。

回去的路上见明叔看我不高兴,会错了意,让我别伤心。

“没有,我高兴付生跟秀秀在一块儿。”我说。

“付生这家伙是可怜,”守强叔也说,“你也别委屈了自己。”

“这可从哪说,”我笑了笑,“秀秀是好,就是有点闹。”

“你爹妈可不这样想。”

“那将来我找个更好的,让他们高兴高兴。”

“你眼里的好的,他们可不一定看得上。”

回家以后我一连躺了两天,老爸老妈也以为和秀秀有关,不敢说完什么。第三天我告诉他们要出趟远门,北京一个同学结婚一定要让我去。他们没拦我,也没说什么,就问我要不要钱,我说不用就出门走了。

这是一个很拙劣的谎言,可这样的风口浪尖,这样的理由,老爸老妈也就由着我去。我的目的其实是河北宋家,不管我怎么想都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天书到底是怎么影响楚家和宋家的,只有去看了才能知道。话说我有近十年没去过宋家了,爷爷在的时候和宋家联手进仙界也只是直接在目的地见面,并未亲自去拜访宋家本家。不知道我这次去能不能找到路。

好在我记性还行,出车站倒了几次车终于到了宋家所在的村庄,我不明白为什么阴阳师的先人都喜欢在村庄扎根,包括楚家也在农村。而李家据说也是后来才搬进杭州城的,之前也在乡下。我凭着印象中的记忆找宋家老宅,可是半天没找到,见墙根有个晒太阳的老头就走了过去。

“大爷,推字问卦的宋家是在这附近吧。”

老头本来没什么精神,一听我问的话,两眼立即睁大了,“不知道。”

我被当头泼了一盆冷水,没生气,反而好奇起来,冤家路窄,问到宋家的对头了?这时老人的儿媳妇从院里走了出来,她显然是听到我们刚才的对话才出来的,显得的很警惕,“你找谁?”

“会算卦的宋家听说住在这。”我说。

“你是他们什么人?”

“没什么,我爷爷找他们算过命,说我命里今年有劫,我来求他们帮我化解。”

“化解?”妇人显得很不屑,“他们要是能化解怎么不先化解化解自己。”

“怎么讲?”

“全死了。”

“死了?”

“三十几口全死了,连个小的都没活,断门儿了。”

我听了不禁吃惊,前不久我还和大爷他们在一起,怎么会全死了呢,“多久的事了?”我问。

“七八年了,你还是回去吧,找个真正有本事的,这穷乡僻壤的那有什么大仙儿,全是骗人的。”

我离开村子,想半天只有一种可能,宋家人诈死。他们为了专心寻找天书,肯定是全族搬到仙界里面了,为了封相亲的口只能诈死。我开门进仙界,再次来到宋家所在的村子,一眼望去,最气派的建筑也就是土地庙了,好大一个院,七八间大厦。我从后面过去,一进土地庙,顿时一身冷汗,东西三间大屋连在一起,除了中间的土地爷泥像之外,屋里摆满了棺材。棺材都没有封盖,我壮着胆子走近看一下,里面竟然都躺着人。大爷三爷都躺在棺材里,他们虽然面色苍白,但不像是死了,可也没有一点生的气象。

我退出去往后院走,整个后院空无一物。我推开后院的几间屋子,也都摆满棺材。这下我是彻底蒙了,也后怕起来,宋家人要是全死了,那之前我们见到的大爷怎么解释。我离开土地庙,匆匆退出了仙界。

我根本没有停留,连夜回了家。本来还指望找宋家当面询问,把天书问出个所以然来,没想到却找个大麻烦出来。宋家如此恐怖,我不禁想到了楚家,立即给付生去了电话。付生告诉我一切安好,而且还告诉我秀秀为什么对天书的事遮遮掩掩,楚家已经找到了六页天书残卷,加上这一次徽州得的一共七页。七页天书放在一起能看到很多东西,在天书里他们看到预言,四大家族死了三家,最后只有宋家活着。我问付生具体的细节,付生说看不出来。

这下我头大了,目前看来是宋家人全死了,另外三家还活着,刚好和天书的预言相反,难道这其中还有别的隐情。我一时间不知道该从哪去想,到家的时候在路边看到四爷爷,他正看别人下棋,见我回来立马迎了过来。

“听说你去北京了?”四爷爷问。

“嗯,同学结婚。”我说。

“去北京可是路过河北。”四爷爷故意这么提醒,我知道他有话说,而且是关于宋家的,就不绕弯子了,“我去了宋家。”我说。

“齐爷可还好啊。”

齐爷叫是宋家大爷的父亲,“还好。”我说。

“他可是在你小的时候就过世了。”四爷爷笑着说。

我一声苦笑,四爷爷这套可是防不胜防,“我没找到他们,村里人说他们全死了。”

“死了?宋家人怎么可能死。”四爷爷也不信。

“我进了仙界,没发现他们,可能是搬地方了。”我说。

四爷爷想了想,说,“宋家这几年行事一向诡秘,外人很难看透。”

看来四爷爷还不知道宋家的事,不知道除了我还会有谁知道。“你在这里等我?”我问。

“对,我不信你会因为儿女之事生闷气,你去北京我一猜就是去宋家了。”四爷爷得意的说。

“那你等我是在等什么?”

“想看你有没有从宋家听到什么风声。”

“什么风声?”

四爷爷犹豫了一下,“给你说也无妨,但你听听,别当个事。”

“麻烦的东西就算是个事,我也不会当回事的。”

四爷爷一听哈哈大笑,“要是老二有你这个觉悟,我们早退出来了。”

“到底什么事?”

“这些年我们都围着天书做事,别的事都忽略了,前段时间见明出了趟门,碰到一件怪事。仙人本相通,人间有的东西,仙界总能找出个一二来对应,可那个地方仙界的样子和人间的面貌完全两样,而且明显是有人动过手脚。”

“谁动的?”

“看不透,肯定是个大罗神仙。”

我想了一下,“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有,也没有。”

阴阳师的命,毫无道理就会找上你,躲都躲不掉。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