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根手三根手指摩擦花核

安然态度窘到了极点,紧紧地咬着牙齿,面色苍白如死,她一手拉住叶宇凡修长的手,一手无措地绞着自己的衣角。《乐〈文《小说 为什么好端端的,突然她就成了凶手,这简直让她无法接受,其中肯定有原因。

叶宇凡感受到安然的慌张,和焦虑不安,叶宇凡回握着安然的手,在吵嚷声,质问声刺耳的一刻叶宇凡坚定无比的跟安然承若道:“放心吧,无论如何我都会守在你身边。”

安然侧头一双明亮的眸子蕴含着泪光,激动的凝视着叶宇凡:“宇凡……”带着哭腔的声音隐隐地透着坚韧。

“我相信你。”叶宇凡绝美的脸庞漾出一抹迷人的笑靥,口气充满了信任:“无论出什么事情我都站在你这边,无条件的支持你。”

听到叶宇凡的话安然泪水在也克制不住了,缓缓的淌落,苍白的脸庞在迷蒙的月光下散着迷人的光彩。刚刚她还担心无人相信自己,关键时刻叶宇凡挺身而出支持自己,做自己坚强的后盾,她瞬间找到反驳的勇气。

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微微闭了闭漂亮的眸子,睁开刹那格外的清冷逼人环视着争先恐后排挤自己的人。

“我为什么不可以进去,里面的人是我亲人,是我的家人,我有资格进去。你们凭什么阻拦我,你们有什么证据,证明是我换的药水。”安然的口气铿锵有力,响亮无比,字句在理。

“你们这是在诬陷我,如果我在听到有人说一句类似的话,那不要怪我无情,我会让我律师找她说话。”气势格外的凛人,语调冷硬。

众人一直以为安然是好拿捏的软柿子,此刻安然说出如此强悍的话,众人不由面色不由有些犹豫,态度也没方才那么强硬。而是讪讪笑道:“我们只是听说而已。”

安然面容透着瘆人的冷意:“听说而已?”嘴角轻轻一勾,在迷蒙的月色中勾勒出一抹极致寒的笑靥:“靠听说就可以如此,你们在诽谤可知道。”

嘴角的笑意微微一收,目光一沉。口气冷冽如霜:“给我让开,不然我不客气了。”

当着安然的众人个个面面相觑,虽然有人还有追问下去,可见安然一副不是我死就是你亡的态度,她们纷纷自动让开。给安然,叶宇凡让开一条道来。

安然最后环视了众人一眼,口气依旧冷漠如霜,语气提高了几分贝:“希望不要让我在听到类似的话,不然后果自负。”一句话说得干净利落,完全不给人反驳的机会。

她拉着叶宇凡穿过人群,急匆匆的来到急救室外头。

消毒水各种药水味混合着,味道有些刺鼻的走廊里站满了人,沈家人全部都在,还有警察也在哪里守候着。

面对众人凌厉。或鄙视,或嘲笑的目光,安然从容走上前,目光落在一脸着急的沈世南身上,急急追问:“爸爸,到底怎么回事?”

外头的情况沈世南还没听说,见安然来了,他似乎看到主心骨一样,强忍着的悲伤立即喷涌而出,他老泪纵横。声音沙哑无比:“安然,你爷爷恐怕不行了。”

沈世南有些悲痛,更带着忏悔,一直以为他都忙于事业。完全忽略了自己的老父亲,如今想来真是让他很是愧疚,和难看。简直都知道要怎么去处理了,他不由将自己最柔软,和难过的一面展现在安然的面前。

刚刚他一直强撑着,不让人看出他难过的情绪。

安然瞬间怔住了。不行了?怎么会呢?昨天来他还好端端的躺在哪里,完全看不出一点问题。安然不由觉得好笑,才短短一天的时间就出这样的事情。

安然明白这是有人故意的,为了陷害自己,连老人也不放过,简直畜生不如。嘴角微微的动了动,无比艰难地挤出一句话:“这是怎么回事?”

现在她要清楚事情的真相,而不是悲痛,在说手术还没停,一切都有回转的余地。

“呵……”人群里发出一抹嘲讽的笑声:“怎么回事,你还会不知道?”

尖锐的声音格外的刺耳,在人满为患的走廊里响亮无比,好像是故意说出来的。安然闻声望去,只见沈梦怡面带讽刺,嘴角露出幸灾乐祸的笑意,一脸不屑地数落着:“真是扫把星,你没看爷爷之前,他都好好的。怎么的你来之后,爷爷便出事了。你还有资格在这里趾高气扬的问我们怎么回事?我们还没问你怎么回事呢?看看你自己都给我们家……”

“二姐少说几句。”站沈梦怡身旁一脸悲痛的沈梦欣扯了扯她的肩旁,温和地提醒着沈梦怡:“这不关大姐的事。”

沈梦怡不耐地挥开沈梦欣的手,一脸气愤的指着沈梦欣的鼻子大骂:“你跟她穿同一条裤子的是吗?爷爷真是白疼你了……”

“二姐,我……”沈梦欣面色苍白如纸,无措的咬着唇委屈的垂下头,似乎不想和沈梦怡争辩。

安然实在是看不下去,关键时刻她不由上前,微眯着一双漂亮的眸子,审视着打量着沈梦怡:“你说的是什么话,这件事情和我有关?还是有心人做的手脚,我会让警察查清楚。真相没大白之前,请你不要含血喷人。”

一旁的待命的警察也是附和着安然:“放心我们一定会彻查到底。”

沈梦怡一脸不屑的撇了安然一眼:“希望如此,可别让人查出见不得人的事情来。”

话语里透着讥讽,完全是笃定了此事跟安然有关系。

安然头痛要命,她没力气跟沈梦怡争执,她要做的是好好陪伴自己的父亲,好好的陪伴自己的爷爷。

站在远处凝视着安然的叶宇凡悄悄地向她竖起了大拇指,安然无论发生任何事情都不要妥协,也不要让人欺负自己。

————————————————————————————————————————————————————————————

翌日各大头条都是报道沈老爷子的事情,很多猜忌像雨后春笋一样的冒出来,很多人说这是沈家内部发生争权夺力的结果,各种各样的版本流传着。

叶母看到新闻,嘴角不由勾勒出一抹得意的笑,眼眸弯起看着远处的海边:“你说沈家几个姐妹里,谁适合做我们的伙伴?”一旁的莲姐闻言。立即仔细的跟叶母分析起来。

“夫人,沈家的人不是省油的灯,不过如果夫人非要内应,我觉得三小姐沈梦欣可以帮我们。”

“哦?”叶母双眉一扬。语调拖得长长的,饶有兴趣的问道:“为什么会是她?”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派人收集的资料中沈梦欣性格温和,从来不愿和人争什么,从小到大也没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倒是沈梦怡到处养人。这种嗜好,简直让她感觉恶心。

安雨微教育出来的女儿,哪里会有好东西。

若不是要阻止安然嫁入沈家,她一辈子都不会去探听沈家的消息,更不会要跟她的女儿有什么交道。

莲姐观看着叶母的脸色,一双精明的眸子闪了闪,掠过阴鸷的光芒,嘴角微微一勾露出冷漠的笑:“夫人,你不要忘了。往往最老实的人内心最不安分,现在沈家处于矛盾阶段。您完全可以利用她。其他人依我看,还是用沈梦欣,像沈梦怡太自负,高傲,心思深沉,而沈梦萱张扬,跋扈,根本不好相处。要她对你言听计从,那似乎不可能的。”

叶母听了不由点了点头:“似乎有些道理,那就沈梦欣吧?”

“我会找个时间约她出来。夫人你等着旗开得胜。”莲姐一脸讨好,笑嘻嘻的祝贺叶母。

叶母将目光落在莲姐脸上,细白洁嫩的脸庞露着好看的笑靥,有种好似胜利在即的样子。

————————————————————————————————————————————————————————————

安然不曾想到对方如此狡猾。警察将医院所有的监控,录像,调查了一遍,才发现除了护士进出之外,根本没人进去。一点线索也找不到,那么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自己。

最后进入病房的人是自己。

安然简直要疯了。面对这样的结果,她完全不曾预料到。想来对方真是下狠手,完全是要将自己置于死地。

爷爷虽然脱离了危险,可是情况很不容乐观,每天都要人看着,似乎随时随刻都有可能撒手人寰,留一摊的烂摊子她们收拾。

不知道沈梦欣是故意,还是真的孝顺。几乎每夜每日的守在病床前,不让任何靠近,除了她自己,其他人只能在病房外望一眼。有了这样的情况,安然更加是无语。

这不是坐实她的罪名,这件事情她的嫌疑是洗脱不掉的。

叶宇凡见安然每日为沈家的事情一筹莫展,他很是心疼,每日不停的叮嘱安然,不要多想,一定没事的。

安然也希望能没事,可是事情不可能是自己想的那般简单。事情越演越烈,甚至有人站出来指责安然。

安然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一切都证据好像都指向了自己。她是最后离开病房的人,她离开便没人在去看过爷爷。

一时间她完全陷入了僵硬的局面里。

许静看到新闻,为安然揪心着,她从家里匆匆赶到安然家里去。

安然一直在沈家待着,她陪着沈世南,近日沈世南的身体状况日益变差,安然总以为是爸爸是打击太大,以至于她都不曾去注意。

许静来到沈家。

远远地看着沈家的小洋房,那精致的装潢彰显着沈家的富贵。不知道人还以为安然在此是高高在上的大小姐,只有她知道,安然在沈家受排挤,虽然明面上大家对安然客客气气的。

可通过沈老爷子的事情来看,安然在沈家的日子非常的难熬。只不过旁人不知道而已。

脚步还没踏入沈家的洋房,便听到里头传来沈梦怡尖锐的嘲讽声:“天天就知道在家里白吃白喝,真是的,明明是有住的地方还赖在这里。”

许静当然明白沈梦怡的话是说给安然听的,她不由为安然感到不服,说的好像人家安然很想住在沈家似的,若不是为了沈世南,安然才不会想在沈家住呢!

许静气呼呼的走进沈家小洋房,沈梦怡一脸得意的坐在沙发里,仆人给她端茶送水。许静真想说,白吃白喝的何止是安然,你更是一个寄生虫。

可她没说,她不是给沈梦怡面子,而是她不希望安然难做。

一进去,沈梦怡便看到许静,嘴角微微一勾露出一抹冷笑:“难道你也想来我家白吃白喝不成?”

许静刚克制的怒火,不由便冲上了心头,精致的面容里透出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眼眸透着不屑的光芒:“你们家比我有家有钱,可是我们家比你们家好一百倍。没有苍蝇嗡嗡叫,你们这里呀就算给我月薪十万,我也不愿来这里住。”

“你……”沈梦怡听出许静在骂自己苍蝇,她气得直咬牙,可是为了自己形象,她只能忍着:“来找安然,她不在。”

许静懒得理会沈梦怡,径直的往里头走,面容自若如常,完全无视沈梦怡。

沈梦怡见许静完全不理会自己,她怒了,腾地从沙发上站起来,挡去许静的去路:“这里是我家是你一个陌生人可以到处乱闯的吗?”

尖锐的声音里尽是嘲讽之意:“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话一点也没错。”

许静撇了沈梦怡一眼,嘴角勾勒出一抹冷笑:“你这是要做看门狗吗?”

“你……”沈梦怡气得面色铁青地指着许静:“你胡说八道什么。说谁狗呢?”

“谁在嚎叫,谁就是咯!”许静面色如常,口气淡然,似乎根本不将沈梦怡放在眼里。

“给我滚出去。”沈梦怡手指着大门,面容带着狰狞之色,许静只是捂嘴笑,双眉轻轻一挑:“沈家的二小姐真是没素质,若是传出去,还有谁敢上门娶你。”

沈梦怡立即明白怎么回事,她错愕的看着许静:“你说什么?”

“注意形象。”许静笑得开心,沈梦怡完全愣住了,一脸愤怒的看着许静。

许静早就想教训沈梦怡,这次刚好给她一个教训,省得她嚣张,目中无人。

(未完待续。)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