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女校花的呻呤

耀眼的红光把大厅映射成了一片红色的天地,凡是这道光经过的地方,全部都化为了灰飞,最恐怖的是地面上都出现了一道深不见底的鸿沟,这道光的威力之大,可想而知。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盾牌后冬先生第一次感觉到了死亡的恐惧,他的喉咙好像被一双大手紧紧地卡住了,拼了命的张大嘴巴,才能呼吸到一丝氧气。

凭借着多年丰富的战斗经验,他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做出了最正确的反应,狠狠地咬了一口舌头,剧烈的疼痛让他暂时从这种错觉中苏醒了过来。

生死一瞬间,他也顾不得什么保留了,用力一撮后槽牙,一股腥臭的液体流入了他的口腔中。

液体的虽然味道不好,可是效果却是拔群,他惨白色的脸色,浮上了两抹病态的潮红色,举着大盾的手臂上凸起了大量的青筋,身上的气势一下子拔高了许多,晶盾的表面弥漫出了一层黑色的光泽。

可是这么做并非没有代价的,他的眼白迅速扩大,肺部像是一个破了的风箱一样,浓重的喘息声及时隔了很远,也能清晰听到,犹如濒危的病人一般。

声势浩大破坏性极强的红光也在此时撞了过来,和众人预想中的剧烈爆炸场面不同,两者相撞之后,居然出人意料的毫无声息。

但是不论是沈懿还是冬先生,神色都异常凝重,显然这场碰撞没有外人眼中那么简单。

红色恶狼是血脉燃烧产生的附属品,性格暴躁不安,其威力最先凸显了出来,一声凄厉的狼嚎之后,红光猛地炸开,竟然将极地晶石打造的盾牌完全包裹了起来。

血色饿狼身为上古凶兽,骨子里流露的还是彪悍的血液,胃口不可谓不大,居然想要完全将极地晶石的力量融化,收为己有。

冬先生看到这一幕,极薄的唇角泛起了一抹残酷的笑意,青筋满布的手臂狠狠一挥。

远处的沈懿面色骤然大变,身子晃了晃,如遭雷击,踉跄着差点摔在地上。

他在心中苦笑不已,这血色恶狼乃是上古唤灵术招来的徘徊在天地间不散战魂,和他是血脉相连,如此反应多半是遭到了重创。

在大礼堂的角落里,有一对不起眼的中年夫妻,他们穿着廉价的地摊货,和周围人衣衫华贵的模样格格不入,两人坐在角落里,像是凑进来混吃混喝的一样。

但奇怪的是,周围人好像都下意识的忽略的了他们,即使有人看到,也会很快的忘到脑后,把注意力转到其他的地方。

他们并没有像身边人那样被四处逸散的强大气势震慑的不断瑟瑟发抖,两人的神情都非常的平静,甚至如果细看的话,还能从他们的眼睛中看出几分的戏谑。

“长江后浪推前浪,现在的年轻人都越来越厉害了啊。”中年女子一脸笑意的说道。

这场血肉横飞的战斗,半点都没有引起她的心绪波动,心理素质之强,可见一斑。

男子耸了耸肩膀,无所谓的说道:“米国这么多年还是就那么点小手段,泯神散副作用那么大,这么多年居然还在用,一点长进都没有。”

“嘿嘿,东西不在乎好坏,能用就行了。”中年女子眼角一挑,笑眯眯的说道:“你看,这不效果挺好的,挡住了。”

冬先生的实力本就十分强硬,尤其是服用了刺激性的药物之后,爆发出的战斗力最终还是占了上风。

血色恶狼哀鸣一声,身体一鼓一涨,轰然炸开了,这头不知道盘亘在天地间多少年的上古凶灵,彻底消散于天地之间了。

沈懿哇的一声,张口吐出了一大口鲜血,身体失去了所有的支撑,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浑身的精血燃烧殆尽,他看起来格外凄惨,七窍都在不停地向外冒黑血,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在身体周围形成了一个小血泊。

沈懿努力鼓起全身的最后一丝力气,在血泊中挣扎着爬到了韩霜的面前,一脸歉意的说道:“对不起,我尽力了,没能带你离开。”

昏迷中的韩霜似乎也感受到了他的心情,黛眉紧紧地皱在了一起,身体轻微的颤抖着,好像要从噩梦中挣扎出来一样。

沈懿用手抚平了她的眉头,温柔的笑道:“没事的,这只是一场噩梦,醒来一切都会结束的。”

他艰难的抬起手,在自己的胸口狠狠的一戳,鲜血刹那间染红了他的手指。

强烈的疼痛刺激了他身体所剩不多的生机,勉强恢复了几分力气,沾着鲜血游蛇走龙的在韩霜的额头上画下了一个晦涩的图案。

“以我之命,护汝之身。九天绝禁,护命神符!”

沈懿大吼一声,从他身上散发出一阵血光,注入了韩霜额头上晦涩的图案中。

做完之后,他的呼吸声已经变得非常虚弱了,眷恋不舍的在韩霜脸上流连了最后一眼,低声呢喃自语道:“应该能够撑到那个家伙来吧……”

后半句没有说完,他就一头栽倒在了血中,生死不知。

冬先生虽然击溃了血色恶狼,可是他自己也不好受,泯神散顾名思义,对大脑有强烈的伤害,缓了好大一会儿的劲儿,才恢复了清醒的意识,看着不远处倒在血泊中的沈懿,长舒了一口气。

作为对手,他也不得不佩服这个来自东方的年轻人,居然逼迫他用处了所有底牌,才勉强战胜了对方。

不过这并不妨碍他把对方做成自己收藏的爱好,越是强大的敌人,在他的眼中就是越好的收藏品。

冬先生站了起来,踉踉跄跄的走了过去,虽然他看上去非常虚弱,但是所有人看他的眼神中都充满了敬畏,没有人敢直视。

“多么坚贞美丽的爱情,成为我伟大的收藏品吧!”冬先生高高的举起手臂,在他的掌心有一团蓝色光芒,按了下去。

沈懿的身体迅速变硬,皮肤上结起了一层白霜,眨眼间就被封入了冰中。

倒是另一边韩霜额头上的血光大作,将所有的蓝色寒冰力量都驱逐了出去。

冬先生眉头一皱,仔细观察了一下,就放下了心,冷笑着说道:“不过是一个死禁制而已,我看能撑多久?”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