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地吃了我吧

”第二天我一直等着老大感谢我第一个给他送去祝

福,结果到中午了还没有反映,我给他打了过去,问他怎么不感谢一下老子这么看重他,他竟然说没有收到我的短信,我立马把发件箱打开来

看,结果发现发错了,发到那家伙以前的号去了,大爷的

苏胖子毕业后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去找工作,而是在帮他老爸跑跑生意,由于他也在成都,所以见面的机会比较多。去年年底我在帮我们

一个班上去年没有毕到业的同学做毕业设计,由于从山东回来后他借过我几百块钱,帮过我,所以我也就无偿的利用休假时间为他做,当时从

山东回来我是一贫如洗,我向那家伙借500,结果这家伙直接说怕我五百可能不够,“没事,我卡上还有800多,我给你取700嘛”把老子感动

了一把,于是就很尽力的帮他。不过说实在话,虽然我是无偿帮他,但那段时间这家伙帮我当老汉一样的贡起,来拷贝一次文件请我大吃一顿

,还经常水果牛奶的提起来,到最后弄得我自己都不好意思的。我知道苏胖子喜欢吃,有机会我当老汉的时候就把他叫来一起受贡。大概是三

四月份的时候,苏胖子可能是耍够了,就跑去考特警,竟然还考过了,我简直怎么也不敢相信他那副“健壮”的身子是怎么考过的。不过苏胖

子怕吃苦,去特训了没几天就跑来给我说:“代总,老子不去了,受不了了”特警辛苦就算了,这家伙又跑去考民警,又考过了,后来就正

式上班了,有几次我打他电话他都没有接,接通了我直接发飚了:“你龟儿子这段时间在搞啥子飞机哦怎么老不接我电话,短信也不回”

他神神秘秘说:“我在执行任务,说话不方便。”我说你家伙在保护原子弹说,搞得跟特务一样。他笑而不语,只是说上头有规定,不能乱打

电话,不能乱说话,我怎么问他都不肯说。后来在一起吃饭的时候我又问他,那家伙这才告诉我,说他当时正在抓藏n,现在那边又有些动乱

了。我说怎么出来没有听到过他说你们这些普通老百姓当然不知道了,知道了就说明我们工作做得还不够保密了。我说去你大爷的,给老子

还装正经了,你看你家伙,警服一脱就跟流氓一样,我简直看不出你哪有一点像警察的,老子前段时间叫了你几次来喝酒都没有来,难怪没有

时间哦。苏胖子点上一只烟说:“那肯定嘛,那段时间我们几乎没有假,而且一天25小时的工作,必须要抓到人了才放假,而且抓到了一个放

假三天”我哈哈的笑了起来:“你要是实在来不起了就去找大双帮你嘛,把他抓进去你不就有假了”

大双是我们中第一个离开学校的,但是没有拿到毕业证。在过去一年里,大双应该是我们中工作最不顺利的,刚开始的时候他在做点小生

意,后来又去了德阳,在那里的一电视台打打杂,当当剧务和群众演员什么的,有一次他牛b的告诉我说他参加了一部短片的拍摄,这一次他当

的是男一号。按照他说的地址我在网上去看了看,也许是因为太熟悉了的原因,突然在网上看到了他,把老子眼泪都要笑出来了,这家伙演的

是一个单位的主任,单位上有一个刚刚和男朋友分手的女孩子,在她最痛苦的时候大双,哦不对,应该是主任在她身边亲切的照顾她,关心她

,让她慢慢的恢复了过来,并就这么的和主任在一起了。当这女孩子和主任准备结婚了,女孩子在写婚礼请贴的时候,写完了突然才发现新郎

官处的名字竟然写的全是她以前男朋友的名字。结局大家应该就能猜到了,那女的又和那男人和并结婚了。老子去洗涮大双,说他也太倒霉了

嘛,第一次演主角就演个被抛弃的男人。前几个月大双没有在电视台上班了,回到了甘孜州考公务员,结果也刚刚出来了,这个月20多号就上

任了。这家伙现在工作总算有个着落了,让兄弟们也放心了不少,但是我还是有点觉得这家伙怎么看都不像是公务员。再说说大双的感情方面

的事,就像他曾经演过的那个故事一样,他提前把自己的故事演了一遍,没多久跟了她三年了的苗苗把他甩了。当时大双还发了狠话,说:“

老子得不到的东西老子要别人也得不到,老子要把她弄死”说得兄弟们都为他捏了把汗,好说歹劝的,还好大双只是说说,后来也就没事了

。一周前那家伙在qq上给我说:“代总,老子又耍了个婆娘,煤炭老板的女儿。”我问他这姑娘怎么样。他说:“这婆娘除了水多点,麻烦了

点,听话了点,就是丑了点。”我叫他把照片发给我看了看,看后我觉得长相还是一般,也算不上丑,就叫他还是该忘记过去了,好好多人家

。前天晚上那家伙突然在qq上给我说:“代总,兄弟我可能要结婚了,郁闷啊”我说结婚是好事塞,你还郁闷个球啊他说代总你不知道,

麻烦得很啊,我把这女的肚子搞大了,我叫她打了弄死了都不打,憋到老子要结婚了。我说你龟儿子自己弄出来的事自己肯定是要负责嘛,再

说了现在结婚也不错嘛,女的老爸那么有钱,可以让你龟儿子少奋斗几十年

刘洋豆鸡眼纪念今年六月份也从交大毕业了,毕业后他来了成都找我们喝酒,那天有很多人在,我们四个兄弟里除了大双都在,还是

有点可惜。大概是7月份,刘洋去了上海,做汽车销售,还是做的外贸,他在那边有点关系,好象给了个小官当还是怎么的。这家伙好象没什么

事可写的,他的那个“二追”在之前我已经写过了就不再重复了,其实我觉得这家伙有很多事都放在自己心里在,没怎么给我们说过,但是我

还是有点感觉,只是具体是什么我也说不上来。前几天在qq里我叫他过年的时候先来成都,然后再从成都回家过年,那家伙说他现在还没有女

人,叫我答应他来成都的话要给他安排个女人他才干,我问他是不是想要一次性的,他说:“都可以”

地雷毕业后先去了万科,也是没几天就回来了,在成都找了一份还可以的工作。今年在家人的大力支持下,他是我们当中第一个买房子的

,让我们羡慕不已。我们一群人里地雷的感情好象是最顺利的,其实一表面上看地雷还像的花心男,但是他不是,从大学开始他就一直和同一

个女生在一起,到现在还在一起,不错的小伙子

还有我的军军小妹,感情上的不顺并没什么,像你哥我现在不也挺过来了吗你已经长大了,不再是小女孩子了,是女人了,自己要坚强

一点,曾经的你不是那么坚强牛b的吗哥相信你自己能处理好自己的事,加油吧

我想大家应该早就想看重点了吧别急,我这就说,不过请让我抽只烟想想,看怎么来描述。

好了,抽完了,深吸一口气

她,何川,这个我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名字,她现在第二次找回了那个让她“放心不下”的人。现在远在千里之外的河北廊坊的她,或许

很幸福吧,“放心不下”的那个人毕业后去了北京,一个离廊坊很近的城市,我们的首都,多好啊对于我来说,我这是第二次祝福他们了吧

,“放心不下”前段时间与我还有点联系,他想问我曾经和何川在一起的事,还骗我把我的回忆录发给了他看,说是何川同意了的,不过已经

没有关系了,过去了就过去了,既然再一次选择了祝福就真心一点吧

川,杜刚,我祝福你们希望你们这是最后一次“在一起”,希望不会再有第三次了,该有结局了吧

川,请允许我还能这样的称呼你吧,既然你选择了他,就请你们都相互珍惜对方吧

好了不说了,我心里还是有点不爽的,我想你应该能体会得到吧

我自己的情况就不用说了,还是那样,只是工作上的事比以前好多了,平时就是上班下班,睡觉吃饭,准备好好的开辟新的农田了哦

:tk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