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在乡村

“啪嗒!”

一条幽暗的小巷中,身染刺眼鲜血的金发男人猛得停下了脚步。【最新章节阅读】

转头,他凝眸看着身后这片荒凉无人的废弃停车场,眸中弥漫着一抹诡异的情绪。

“挣扎是完全无用的,你迟早会回来,这点我早在一年前就所预料了……平静与安宁?这种东西可从来都不属于你啊。”

“最终,你还是会变回当初那个无比熟悉的大姐头!就像以前一样,作为一个做事不择手段的疯女人,一个绝不会为了废物和其他无聊的事物而停下脚步的残暴喰种去支配着一切!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坚守着无聊的誓言和宁静而苟活下去!”

不知是想到了什么,金发男人的嘴角微微扯起。

“算了,反正现在也只缺那临门一脚了,差不多是时候该结束你这无聊的平静了与那无趣的坚持了。”

言毕,转身,他缓缓地走向了某个黑暗的角落,看似平静的面上隐藏着一抹极度的狂热与渴望。

既然他已经注定了无法站在那个女人的身旁去守护她,那么他也绝不容许任何人去靠近她!

为此,他将不折手段!

“呵哈哈……就等着用鲜血去迎接昔日暴君的回归吧,世界啊!当初那深邃的恐惧与无上的支配,终将再度降临!”

这尽显杀伐之意的一番话,伴随着那道在黑暗中渐行渐远的身影,于风中缓缓消散。

……

……

而此时,废弃的地下停车场中。

“铿!铿!铿!”

那无比刺耳的金石相交之声不断地响起,碰撞产生的点点火花在半空中随之飞舞!

“很好啊,这样的力量……”

微微侧头,轻而易举地躲过了面前这骨爪的极速突刺,少女足尖连点,轻盈地后退着,嘴角微勾,颇为满意地呢喃道:“不愧是成长性极高的独眼喰种啊,这样算算,现在的你应该能够轻而易举地虐杀月山习和西尾锦那种杂碎吧?”

话还没有说完,那森冷的骨爪便是再度横扫了过来,带起了风声阵阵!丝毫没有给她再度开口的机会!

“吃掉!全部……”

只见金木研面上依旧是一片死寂,他极为缓慢地前行着,每一次的动作,都会使得全身的骨骼都发出‘咔嚓咔嚓’的清脆响声!而身后那银中带赤的骨爪经过了多次的攻击,也已是渐渐开始变得有些不稳定。

显然,这样的形态对于目前的他来说,还是太过勉强了!

“已经差不多要到达极限了么?”

见此,少女秀眉不由得微微一蹙。虽说这种状态下的金木研生命力堪比小强,兼备了无比强大的恢复力与进攻性,但耐力却是出乎意料得低,而且这宛若野兽般的智商和几乎为零的移动速度对于他来说也绝对是个硬伤。

总之,今天就暂且先测试到这吧,如果再继续下去的话,说不定真的会把这家伙弄成痴呆。

“轰!!”

随即,少女的身形忽得一动,腰后那几条无比粗壮的狐尾猛得朝地板拍去,爆发出了一声巨响,场中顿时灰尘弥漫而起,在躲过了那骨爪的横扫攻势的同时,也是直接消失在了金木研的视野之中!

这赫然就是她昔日的绝技‘极死’!将赫子作为推进器而爆发出来的极限速度,以此做到瞬间突进!这甚至是能够在一秒内对敌人造成毁灭性打击的极快瞬杀!

“既然已经萎了,那就给我乖乖地躺下吧!”

待得再次显出身形时,少女已是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了金木研的身后!秀眉紧蹙,一声娇喝随之传出!

“嘭!!”

趁对方还没反应过来,少女脚下猛得一蹬,高高跃起,一道鞭腿在半空中狠狠地扫过,那纤细的脚裸就宛若一柄千斤重锤般狠狠砸落在了金木研的左肩处!

这股无与伦比的巨力甚至连金木研的脖颈都险些直接踢断!

“吃……吃!!!”

头颅前垂,脖颈顿时扭曲成了一种诡异的弧度!金木研浑身不受控制地颤抖了起来,似是受伤颇重般!

但在下一刻,单边赫眼中红光大盛,他却又是猛得抬起了头来,只听得‘咔嚓’一声,一阵猩红的赫子气息涌动,原本那移位的骨骼在转眼间竟又是恢复如初!

原地满血复活成功!

“我靠!今天还摆不平你了?”

见此,才刚刚落地的少女当即便是满脸不爽地啐了一口,随即她脚下一蹬,再度跃了起来,在空中半转过了身,又是一道无比沉重的回旋踢,狠狠地轰击在了金木研的头颅上!

“……”

宛若受到千斤重锤的猛烈砸击般,金木研面朝前方,张大了嘴,身子猛得一沉,再也支撑不住,‘噗通’一声地半跪了下来,在这一击之下,甚至就连那五根银红色的鳞赫都纷纷化为了一阵烟雾消散在半空中!

但在下一刻,金木研竟又是扭动起了身躯,挣扎着想要再度爬起来!

“都说了,赶快给我趴下啊!!”

终是压抑不住心中那股不耐,少女深吸了一口气,身后狐尾蓦得在半空中甩动了起来,宛若一条鞭子般无限地伸长收缩着,最后竟是狠狠地抽打在了金木研的身上,那股无与伦比的巨力,直接将其抽得倒飞出了老远,直至狠狠地撞上远处的石柱,这才堪堪停下!

“嘭!!”

强大的冲击力,使得倒飞出去的金木研直接将不远处的那根石柱撞断,一头栽进了废墟之中!再无动静!

这一次,他终是闭上了双眼,睡得一脸安详,再没有宛若一头丧尸怪物般摇摇晃晃地爬起来了……

见此,少女也终是松了一口气,放下了心来,那条银白色的狐尾在操控之下回归体内,她淡淡地看着那个安静地躺在废墟之中的黑发少年,久久沉默,不发一言。

再没了人说话,这幽寂的地下停车场,终是陷入了无尽的沉默之中。

对于现在的她来说,唯一能够影响到自身的,仅仅只有昔日那在众多虚假的记忆之中显得尤为真实的承诺与梦想罢了。

‘如果那篇故事是以我为配角,那么那篇故事,最后就一定不会发展成悲剧。’

良久沉默过后,她的嘴角终是微微扯起。

“可要好好感谢我啊,金木研……你如今的力量,还有你将来那注定了会被改写的结局,可全都是摆我所赐啊。”

嘴角微勾,释然一笑,少女拢了拢身上那件单薄的外套,正要转身离去。

“啪!”

倏然间,停车场的出口处,传来了一道响声!!

一台粉红色的手机,掉落在地,触屏宛若一面脆弱的镜子般摔得支离破碎。

原来,早在不知何时,那道站在入口处,面目呆滞的人影,便已是将这一切都尽收眼底!!

“谁!?”

少女眸子一凝,想也不想得就释放出了那如海般深邃无比的杀意,猛得转过身去,身后一条银白色的狐尾瞬息展开,就宛若一柄森冷的长枪般,径直朝传出声音的地方袭去!

在这一刻,她心中唯一的想法,就是杀人灭口!

“嘭!!”

但在下一刻,当少女回过头去,一眼看到那张无比熟悉的苍白面孔时,那条激射而去的银白色狐尾当即便是不受控制地一偏,深深地插进了一旁的墙壁中去!

只见来人依旧不为所动,愣愣地站在入口处,那一头柔顺的金发在这幽暗的地下空间中显得尤为刺眼,在那张俏丽的脸颊上还有着一抹略显病态的苍白,她就这么愣愣地看着眼前这一切,满脸不可置信,眸子中深深地埋葬着一抹化不开的复杂感情!

而眼前这个一脸柔弱的金发少女,不是因为心存担忧而一路找寻着少女最后来到此处的纪由希子还能是谁?

“希……希子!?”

刹那间,那宛若大海般汹涌喷出的杀意,尽数消散!

看着那道熟悉的身影,少女就这么怔在了原地,甚至连尾赫都忘了收回!她张了张嘴,似是想要开口解释些什么,但最后却是什么也没说出来……

“你,是喰种?”

良久沉默之后,站在入口处的纪由希子终是开口了。

但是,出乎意料得,少女却是在纪由希子的面上没有找到丝毫的恐惧与任何常人该有的表情!

“……”

回应纪由希子的,是一片沉默。

“其实,你不仅是一头喰种,而且还是一头很强很强的喰种……对吧?”

不知是出于失望还是无奈,纪由希子竟是反而苦笑了出来,她朝少女缓缓走来,再度开口问道。

依旧没有开口作答,少女微不可闻地点了点头。

“真的没想到啊……我曾经下定决心想要追寻的那个人,竟然就在我面前站了整整一年……”

“原来我们的距离一直这么近啊……”

“果然该说,我是瞎了对么?”

缓缓走到了少女的面前停下,纪由希子微微苦笑着,她就如同往常那般楼上了少女的右臂,顺手还颇为贴心地拢了拢她身上的外套,但说出口的话却是令后者一头雾水。

低下头去,少女垂眸看着那亲昵地搂着自己的右臂,宛若昔日那般小鸟依人的纪由希子,面上渐渐地涌现出了一抹挣扎与疑惑。

不对劲……

这绝对不是她预想中希子看到自己是喰种后该有的反应……

所以,她现在到底该怎么做?是杀掉希子灭口吗?还是就这样放掉她然后自己亡命天涯?

(PS:各位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下定决心要弃书我也无话可说,吐槽完了各奔东西更是实属正常,但是能不能请大家淡定一点呢?言辞过激的我已经禁言了,别再闹了,就算到最后没有一个人有在看,我也会坚持完结它。)

<a>手机用户请到阅读。</a>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