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肉人妇

no、127

冬季,被寒风吹得一叶不剩的光秃树枝上,慢慢隆起小芽苞,曾经纷飞的落叶,如今变得腐烂不堪,天边,昏昏沉沉的云渐渐挡住阳光的脚步,雪花突如其来,降临在繁华的人世间。

这一切看起来,似曾相识,似乎脑海里原本就有类似的影像,恍若滚烫的热水里,慢慢绽开的茶菊,渐渐形成原有的姿态,那溢出的味道,于茶叶而言,无疑是饱满躯干内深藏的记忆。

林婷婷背着行李,一个人前往武汉火车站,她要去巴音布鲁克。

一个人。

承诺陪她一起去的人,悄无声息地走了,他害怕眼泪,连分别时,好好看他一眼的机会也不肯给她。

悲伤的画面,无情的现实,歇斯底里,一次又一次地烙在她的心底,冲击着脑海里更深刻的记忆,天真、美好、感动的回忆,一下子全蹦出来,汹涌澎湃,它和这两天形成的记忆厮混在一起,相互打压。

回忆着过去的她,在记忆的沼泽越陷越深,难以自拔。

她兀然笑了,那些她不愿接受的现实被曾经的美好排挤开来,好像这两天是发生在很久以前的事,丝毫不影响她幸福的生活,甚至这两天的事情只是一个幻影,模模糊糊,让她竟有一两秒的犹豫,怀疑这两天是否真实存在。

可是,抬起头,看看周围的一切,瞬间便回归于现实,才发现,现实终究是现实,发生了的事情,无论你采取怎样的方式去抵制,最终,你还是得无条件接受——现实。

她走进了大自然,树叶,芽苞,雪花,像上帝派来的使者,背负着各自的使命,在寻找灵魂的载体。

一个词,触动了她,并在心底扎下根。

那便是,重逢。

树叶随季节的变迁,重逢于大地,重逢于枝头。然而,雪花呢,它的重逢随着什么而变化?

十年。

武汉下起十年来第一场雪,相对于人类的历史,不过一弹指顷,而对于一个人,却是漫长的等待。

no、128

“美女,去新疆旅游吗?”

在即将步入武汉火车站的售票大厅时,一名戴红帽子的女性举着牌子,在出入口笑殷殷地问道。

林婷婷将目光转向她,那红帽子下面是一张标准的瓜子脸蛋,笑容里含着几分青涩,让人不难看出,是一位二十岁出头的姑娘,她高举的牌子是林婷婷熟记于心的新疆旅游路线图。

“我,我准备去巴音布鲁克。”林婷婷迟疑了一会,恍恍惚惚地说。

“嗳,正好,我们也去那,一起去吧?对了,我是这次远行的导游,你可以叫我小媛,或媛媛……这是我的证件。”

媛媛也许是因为慌张,语速超快,但咬字清晰,说起话来,嘴边还常挂着一对小酒窝,她看了看林婷婷的周边,问道:“你,一个人?”

“呃。”

媛媛叹了一口气,然后告诉林婷婷,旅游,人多才好玩,遇到困难,也可相互照应,而且一个人去陌生的地方往往会因为不熟悉路线,走许多冤枉路,甚至迷失方向。她指着不远处的一辆大巴车,一脸兴奋,说这次旅游是她在互联网上引发的,都是武汉本地人,除了旅游外,大家还希望认识更多的朋友,她又透入自己是应届毕业生,学的是旅游策划专业,不过,至今没有找到满意的工作,想通过这次旅游增加一些经验,另外补补生活费,可惜网上报名的人数没有预期的多,租一辆大巴车就没有了利润。

林婷婷听眼前的姑娘说了很多,也许是年龄相仿,有着相互信任的因素,她同意了。

媛媛把她送上车,接着又回到火车站出入口招揽生意,只不过,没一会,就折了回来。

这支被组建起的旅游团去新疆主要是看两个景点,一个是巴音布鲁克天鹅湖,另一个是九曲十八弯。

大巴车内,人坐得很分散,有老年人,中年人,还有孩子。他们三三两两交谈着,偶尔爆发出一阵阵爽朗的笑声。

林婷婷拎着背包,在最后一排靠窗的座位坐了下来。

窗外,下着雪。

越下越大。

冰冷的雪花飘打在车窗上,在感知到玻璃的温暖时,融化了,带着情感,形成蜿蜒的泪水。

林婷婷看着朦胧的窗外,黯然神伤,抬起的指尖碰触到车窗,轻柔地抚摸着雪水的流痕。

流痕,没有被擦拭掉,依旧清晰可见,猛然间,她游移的手指开始颤抖,最终,在玻璃窗新出的两道痕迹旁僵住了。

那是“刻录”在玻璃上的映像,是脸颊上滑过泪水的痕迹。

她想着一个人。

一个她无比爱的人,也无比爱她的人。

no、129

媛媛上了车,在她旁边坐了下来,递过一张纸帕。

林婷婷隔窗望着天,带着一丝抽泣声,抹了抹眼泪。

“谢谢,我没事。”她强忍着泪水,可眼泪还是不争气地流了出来,像沾了雨点的梨花。

媛媛怜悯地看着她,作为女人,她清楚,导致女性伤心落泪的,绝大部分是为情所赐。

或许是女娲造人时,觉得两性的体质应该有所区别,于是在捏女人时,加重了用水的比重,这样,女人就比男人柔软得多,然而,水是一件奇妙的东西,它不仅使体肤变得柔软,还使内心变得柔软,致使女人往往藏不住内心的情感。

斑马线,树木,房屋,随旅游车的飞驰,一闪而过。

“就让往事随风吧,倘若抓不住,再挣扎也是徒劳。”媛媛缓缓地安慰道。

林婷婷侧过头,想说话,又沉默住了。

她怎么可能忘掉自己深爱着的人,经营那么多时光的感情,怎么可能说放就放。

即便没有希望,她也会坚持,更何况他们彼此仍然爱着,只是生活所迫,让他们不得不分开。

时间不停地流逝,车夜以继日地飞驰,一切都不是原先的模样。

李宇振,你走了,带走了我所有的欢乐。

李宇振,你走了,留给了我满腔的思恋。

no、130

天鹅湖,你在我心中是那么地一尘不染,不曾沾染尘世间一毫市侩,虽然我们还未曾见过面,可是,我时常在梦中见到你。

如今,我不忍千里,来目睹你的单纯。

——林婷婷

当驶进辽阔的巴音布鲁克大草原时,林婷婷翻开一本用黑色皮革裹住的notebook,在扉页上写下这么一段话,然后小心翼翼地塞进背包内。

巴音布鲁克天鹅湖,位于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和静县西部的山间盆地中,四周连绵的雪岭曲折回绕,巧夺天工,构成了星罗棋布的湖沼的天然屏障。

这里是亚洲最大的天鹅自然保护区,是天鹅繁衍、栖息的天堂,旅客们在这里可以目睹飞鸟浓浓的情意。

林婷婷刚下车,瑟瑟的寒风便迎面拂来,使她不禁打了个寒颤,可此时,她的面容却是享受的模样。

眼前的景象,正如她所想的那番静谧,从她踏上青翠欲滴的草原,头顶湛蓝的浩瀚苍穹时,她仿佛闻到一个花簇锦攒的春天,一切都如梦幻般美丽。

渐闻水声潺潺,娓娓动听。她情不自禁地来到天鹅湖畔,把手放入水中,一阵凉快。

碧蓝的湖水微微荡漾,水面上倒映着空中棉糖似的彩云,洁净润泽。

她陶醉了,整个人悠然舒畅。

冬季,不是天鹅繁衍生息的季节,远处的天鹅还没有迁徙过来。当她意识到这一点时,多少有些遗憾,可看到眼前的景象,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

她卸下背包,拿出她一直守护在身旁的“聚宝盒”,从里面拎出一只纸天鹅,捧在手心,再小心翼翼地放在湖面。

纸鹅的“羽翼”如桨,随着湖水荡漾,慢慢驶向远方。

就这样,她将纸天鹅一只一只地放入湖面,带着浓厚的情意。

蔚蓝的湖面上,出现一群早归的“天鹅”,它们游弋于水中倒映的云彩间,好似飞翔。

虽然,她没有见到真正的天鹅,可是,此时,她是快乐的,连眼神都是柔和的。

在阖上“聚宝盒”的刹那,她看见里面有一枚泛着银光的硬币,笑了,把它握在手心,又贴在胸口,沉醉似的闭上眼睛。

她想起了以前美好的时光,她想起了李宇振。

在陨石危机期间,他们拿着这块硬币打赌,谁睡床上谁睡沙发,结果自己输了,夜幕里,踩着月光,悄悄地爬上他的床……

宇振,你,还好吗?一年半的相伴,我记得你的每一点好,记得我们在一起度过的美好日子,我无法将你从我的思绪中抽出,因为,我爱你。

宇振,你要记得,有一个人永远爱你,你要记得,你承诺的,永远。

宇振,不要担心我受不受的了,和你在一起,并不是为了弥补我内心的孤寂。

宇振,我们一起努力吧,我们要对未来充满信心,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要好好相守,就像那天鹅,不离不弃。

在如诗如画的环境中,林婷婷神思焕然,她重新拿出notebook,在扉页上接着写下这么一段话:

缱绻一抹,莫失,莫忘,莫相离,倾尽一生情;

韶华易逝,似花,似水,似袅烟,倾负犹不悔。

——林婷婷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