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乔恩个人资料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滴滴滴滴”手指飞快的按着计算器,年寅不甘心的算了算一天的收益,看了眼计算器上的数字,总觉得自己算错了账,不甘心的又重算了好几次。

“没道理啊,怎么和我估算的差了两百块钱呢!”

临邑躺在吧台里的躺椅上惬意的瞄着对面顶上吊装的电视机,慢条斯理的,“你是不是把那家闹鬼的给漏算了?”

“对哦,对哦,你看我这个记性,怎么会把这个账给漏算了进去?哎,真是的,白瞎了香姐的手艺,白瞎了我白花花的银子呢!还没算上我上的跌打损伤的红花油的钱呢,真是个亏本的生意。”

年寅怨念的瞥了眼惬意的狐狸精,埋怨道:“还不是你!每次都能把地址给我弄错,不然我怎么会跑到那里去!”

临邑听了这话,没有向往常一样反驳她自己视力不好,什么眼神之类的,反倒是问了句:“寻常送错了单,谁订的外卖谁着急,肯定是会在久等不到之后打电话催的,后来,你接到谁家订得一样的餐来催我们的么?”

年寅思考了下,犹犹豫豫的说道:“好像没有,不知道香姐她有没有接到,待会儿我去问问。”

年寅复又坐了下来,开始数钱,顺手在抽屉里拿出了存折瞄上一眼,本来数着钱还眉开眼笑的,但看了存折之后又开始唉声叹气了:“每次去一趟鬼市,我存折上的数字就好像蒸发掉了一样,简直让人心痛。”

“又来了,你每天看个八百遍,都不会厌烦的么?怎么又把没几个钱的存折给拿出来瞅了!”

“我这不是看看我的余额去黑市心里有没有底么!”

“你决定要去那个尼玛地?”

“去,为什么不去,毛群英不是说了么,鬼市里有我想要的东西。”

临邑伸手敲了敲姑娘的后脑勺,嘴角含着笑:“何必呢!”

年寅闷着头数钱,声音里都是坚定,“只要是能将你的手给恢复,就是去地狱,我也愿意走一遭。”

临邑叹口气,喃喃自语了句:“傻姑娘,不过是一只手而已,何必呢!”

年寅不爱听陈乔恩个人资料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他说这类的话,便不再搭理他。

这个时候悬挂在上方的电视机里正在播放着一条新闻,大意是:

一向犯罪率还比较低的c城近日频发失踪案。失踪的都是些年轻的女性,目前已经有至少九名女性失踪,共同特点是都很漂亮,年纪大约在二十岁到三十岁之间,失踪的时间都是在白天,但都没有找到她们的踪迹,是生是死都不能肯定,因此特别提醒独居的女性,一定要注意安全,不要一个人去偏僻的地方,独居的女性尤其要注意。

年寅显然是被这一条新闻吸引了注意力,边看边推了推身旁的狐狸精:“临邑,我觉得这不是失踪案,是个连环杀人案,凶手肯定是个变态!”

临邑看着她笑:“为什么这么肯定?”

“直觉。”年姑娘皱眉,严肃脸。

“你可以去当神棍了!”

“哎,你还别不信,直觉,女人的直觉有多神奇你都不知道......”

姑娘的话还没有说完,吧台里的电话“叮铃铃”的响了起来。姑娘拿起电话,声音里带着商人特有的谄媚,

“喂,你好,年家饭馆,请问你需要点什么?”

姑娘拿着笔记下电话那头点的菜,一边写,一边盯着自己写下的菜单看,眉头越发的紧皱着,姑娘的声音沉了下去,末了问了句:“那么,送到哪里?”

“临湖官邸,1414号房间?好的,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姑娘朝着临邑的方向寻个主意。

狐狸精会意,纤长的手指敲了敲躺椅的把手,道:“看样子,你是被盯上了。”

“我?为什么?”

“不太清楚。”临邑招手,示意姑娘探过身子过来,捏了姑娘的下巴,替她看了下她的眼睛,顺手揉了揉姑娘的脑袋,看了眼之后将她推开。

“照你说的,如果那个女鬼是拼接的鬼魂的话,鬼魂都是临死的镜像,那么肯定是那个组合成的鬼魂临死前被人拼接起来的,整个躯体由很多女人的肢体缝起来的。也就是说,如果有人盯上了你,肯定也是因为你身体的某一部分,对于那个想要你的人来说是完美的,所以昨天你逃脱了之后,还想你再去。”

临邑的声音里都是肯定,“所以,他想要你身体最为完美的那个部分。”
陈乔恩个人资料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年姑娘露出了苦瓜脸,“我身体上最为完美的部分?”

“对的,我猜,你浑身上下,最有可能被那个人盯上的,大约是,眼睛。”

“眼睛?!”年寅惊呼,“你是说那个人盯上了我的冥眼?”

“嗯。”

“那我再去岂不是送死?”

“你可以反过来想一下,既然有人惦记着,若是总我们在明,他在暗,我担心你万一哪一天落了单,不小心就被人给干掉了,现在不如直接拉出来,先干掉他,省得日防夜防的。顺便......”

“顺便什么?”

“顺便挣个外快呀。”

“你是说,我们拿这个事情来做生意?”一提到钱,年姑娘来了兴致,巴巴的贴了上去:“怎么做?”

“蠢,房子闹鬼卖不出去,倒霉的是谁?谁倒霉,我们就去找谁做生意啊!兴许,我们还可能做了件大事。”

“什么大事儿?”

指了指电视上的新闻,“没准,我们还能替大盖帽们找出谁是失踪案的罪魁祸首也说不定呢!”

“你这么说我忽然想起来一件事,为什么毛群英的老板会让他送黑市的请帖给我?还知道我想要找什么!”

“不知,不过我猜大约和你爷爷有关吧。至于他为什么知道你想找什么,你每次去鬼市,无论逮到是人是鬼都要问上两句,谁不知道你要移花术?更何况,人家还是国家的人。”

年寅作恍然大悟状,看起来知道了全部,但又好像什么也没有弄清楚。

“临邑,这次外送凶险,我一个人没底。”姑娘星星眼的撒娇。

“知道了,我和你一起去。”

“好。走走走,挣钱去。”</p>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