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柏芝的大儿子是谁的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脸期待道:“世子,你是不是要跟我们回去”

“待我伤好之后我会回去的,你们先回去吧。重,额,魔君是我的朋友,不会害我的。”

虎皮猫千想万想没想到展昭竟然会这么说,不由得沮丧着脸,垂头丧气地回猫族交差了。

唉这算怎么回事,等把玉堂的事情解决完,再打算去不去猫族吧

想到白玉堂,展昭眼底又是一阵黯然。那耗子,不会真以为自己死了,然后做出什么傻事吧

如此想着,便问白风澈自己什么时候可以回去。白风澈一挑眉,“君上说了,就你这伤势,在这将养着两三年吧,等你伤好了,修炼得差不多了,再送你回去。”

“”

白风澈和展昭交谈没多久,重素尘就回来了。白风澈作揖告退,重素尘把了一下展昭的脉,“感觉如何了”

“好多了。说起来,重兄你怎么”

“破而后立,死而后生,掉崖的时候我也以为自己必死无疑,没想到生死劫却是破了,封印解开,法力全部恢复,自然死不了了。”

看见展昭神色间有些疲惫,重素尘扶他躺下来,替他掖好被子,“元气未复,早些休息吧。”

三年后冬

白玉堂打着伞走在开封的街道上,因着天气严寒,大雪纷飞,行人都窝在家里不出来了,街上显得冷冷清清的。伸手抚着脖子上的玉猫坠子,神色黯然。猫儿,你可还好我始终不能相信你就这么死了

正在愣神间,身体本能地感觉到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抬眼一看,只见一名红衣女子不知何时出现在自己面前,能够如此无声无息看来,并非人类。

“你是何人”冷冷清清的声音,不复当年的狂放不羁。

“在下为魔君坐下十二使之首红衣,奉君上之命请白公子午时一刻到寒月楼一聚。君上还道,故人在此,还望莫要失约。”红衣微笑着向白玉堂作了一个揖,飞身而走。

“等等”什么故人白玉堂莫名地觉得心情有些激荡,想也没想就跟着红衣的脚步前行。

红衣充耳不闻,只是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果然跟上来张柏芝的大儿子是谁的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了,君上真是麻烦,直接在中午的时候再让白玉堂见展公子就好了,何必急着现在见呢

白玉堂跟着红衣几个纵越,一个不察,就失去了红衣的踪影。正暗自懊恼,一抬眼,却怔怔地定在那儿了。对面的蓝衣青年笑得温润如水,看见自己时虽有一时的惊讶,但很快就恢复过来了。白玉堂定在原地,看着那人嘴角熟悉的微笑,不由得想着自己是在做梦吧,不然为何日思夜想的人竟会出现在自己面前若真如此,他希望这个梦一直都不要醒。

展昭看见白玉堂定在原地,手中的伞也掉到了地上,不由得微微一笑,缓步走了过去。清清朗朗的一声,“玉堂。”

白玉堂猛地一把抱住了眼前的人,力道之大,几乎让展昭错以为要将自己捏碎,融进他的骨头里。埋首在展昭的肩窝,鼻端间是熟悉的气味,白玉堂哽咽着,任由泪水珠串似地滑落,“猫儿。”

展昭眼眶也一阵发热,忍了忍,将眼中的泪水逼退回去,轻轻地拍着白玉堂的后背,带着哭腔柔声道:“玉堂,我回来了。”

听展昭絮絮叨叨地说完这两年的经历后,白玉堂也算是恢复过来了,只是一直紧紧地拉着展昭的手,生怕一个不注意他又会消失。

“玉堂,抱歉,在冲霄楼的时候,那个平安结我弄坏了。”展昭微微垂下头,有些不好意思。

“傻猫,只要你能回来,别说一个平安结,十个同心结我也割头发编给你。”白玉堂笑道,搂着展昭,亲亲了那久违的唇。

午时一刻寒月楼

白玉堂和展昭来到寒月楼的包间时,红衣已经笑吟吟地站在门口等着他们俩,看见他们来了,侧身打开门“君上就在里面,两位请吧。”

当见到一身紫衣侧卧在卧榻上,眼角魔纹缭绕,瞳孔暗红的重素尘时,白玉堂还是有些不敢相信,明明已经死了的人,居然活生生地又出现在自己面前了。

“小重”

“坐。”看见人进来了,重素尘端正了身子,走到桌边给他们倒了杯茶。

“小重,对不起,要不是我”白玉堂抿抿唇,对当年之事有些黯然。

“无妨。”重素尘微微勾起嘴角,打量了白玉堂几圈,“这两年看来你修炼得很勤奋啊,修为不错。我叫你来,是为了给你这个。”说罢,从怀里掏出个小瓶子放在白玉堂面前,从里面倒出一颗绿色的药丸。

“这是什么”

“长生不老药。”

“你蒙我呢,还真有这东西,不会是秦始皇的吧”白玉堂见重素尘不将当年之事放在心上,心中松了口气,兼之展昭回来了,又恢复成以往潇洒不羁的样子。

看见重素尘很认真地点了点头,白玉堂抽了抽嘴角,“真、真的是秦始皇的”

“我亲自去皇陵拿回来的,你说呢”重素尘挑眉。

“不是说秦始皇吃了这东西也没用吗”

“呵,这长生不老药其实还是从我魔界流传出去了。几百年前魔界曾经发生过一场叛乱,有叛徒将这药方带去了人界,人界才开始有了这东西。至于秦始皇吃了没有那自然是吃的方法不对。”

重素尘将药化开在水里,并指如刀在自己腕上割了一刀,鲜血滴滴答答地流入碗里,和水混在一起,不屑地嗤笑,“这药如果不用魔族的血来做药引,那也只不过是催命符罢了,还想着长生不老,简直笑话。”

“你要我喝这东西”白玉堂皱皱眉,一脸嫌弃地看着碗里的药水。

“展昭的寿命远远长于你,喝不喝,你自己决定吧。”

“”白玉堂沉默了一下,随即以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一把将碗端起来喝了个干净。

不知想到了什么,白玉堂神色变了一下。“我说小重,嗯你掉悬崖的三个月后,沈菁桐来了开封,然后现在一个人住在无涯谷,你要不要去看看他。”

白玉堂想起那时候沈菁桐来的样子就觉得心悸,沈菁桐听得重素尘的噩耗,神色平淡,波澜不惊,然而那眼里的寒冰与杀意却让人胆寒。白玉堂本以为他会杀了自己解气,没想到沈菁桐只是捏紧了拳头,沉默了好一会儿,缓缓松开拳头,冷声道:“从今以后我会留在无涯谷,我不希望在那里再看见你。”

重素尘听得白玉堂的话,默然,随后一笑,“自然是要去的。”

他犹记得离开魔界前的情景:

“阿尘,你真的要离开”黑衣男子站在重素尘面前,看着这个已经和自己一般高的弟弟,难得地皱了皱眉。

“没错。魔界容不下他,那么我也只能走了。反正现在天下平定,我这魔君不做也罢,只是说不得皇兄你要辛苦一些了。”

“唉你啊罢了,这位置我始终给你留着,你什么时候想回来了就回来吧,另外把十二使带去人界,就你一个人,我不放心。”黑衣男子沉默片刻,终是叹了口气,顺了重素尘的意思。

无涯谷。

“师父,师父”玄鹤把药放在沈菁桐面前,看他还在看着面前的桐木琴发愣,不由得叹了口气,轻唤了两声。

师父的身子越发地差了,也不知道是念着谁,每天只看着这桐木琴发愣。问他原因,他也只是淡淡地张柏芝的大儿子是谁的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道:“这是我替他做的琴。”

玄鹤不知道他是谁,只知道师父一直念着这个人。他曾经一直奇怪这无涯谷不是重素尘的地方吗,这么师父就这么堂而皇之地住进来也没有一个下人说半句不是。后来,想了想,终是想明白了,师父口中的他是这无涯谷的主人吧。

说起来,其实玄鹤看起来和沈菁桐一般年纪,只是沈菁桐是上古遗族,容颜几乎不变,不然按照年龄已经可以做他的爷爷了。

“师父,该喝药了。”玄鹤看见沈菁桐没有反应,又叫了一声。

“先放在这儿吧。”淡漠得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

“这药已经热了三次了,再热就没用了。”知道是劝不住了,玄鹤把药端起来,正准备送回厨房。没想到刚拿起药,沈菁桐忽地激动地一下站起来,直直将他手中的药碗撞翻。

“师父”玄鹤一惊,正想发问,然而刚抬起眼,顺着沈菁桐的视线看过去,不由得愣住了。这个紫衣男子什么时候进来的长得不像是人啊

正想问问师父是怎么回事,只见沈菁桐一步一步地走过去,颤抖着将重素尘搂在怀里,哆嗦着道“阿尘,你终于回来了。”

“菁桐,我回来了。”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终于写完了,我要下楼去跑圈,终于不用被人催文啦啊哈哈哈哈哈仰天长啸

下面是正经的:

感谢大家这一路来的支持和陪伴,感觉各位亲的捧场和鼓励onno

其实这文是我偷懒了,不想写下去了,实际上还有几个梗没写,比如白风澈的过往啊,展喵和五爷回娘家划掉猫族的事情啊,再比如去襄阳前本来还有两个案子,结果被无良的我给咔嚓掉了

最最最重要的一条其实我一开始设定的时候,重谷主是个女人来的,然后发现写不下去了or还是男人写着顺手

大概就这样了,各位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有缘再会づ ̄3 ̄づ╭

: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