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沦的熟妇教师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一个宽敞且豪华的宅院之中。

一位眉清目秀,风度翩翩的青年男子穿着一身青衫,盘腿坐在一棵千年古树之下,凝神打坐。

片刻过后,院门打开,柳昭于面无表情的走了进来。

“柳叔?”

青年男子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看着那脸色不太好的柳昭于朝自己走来。

“云儿啊,墨家小子没有死!”

“是吗?”

柳亦云只是略微的吃了一惊,随即脸色恢复如常。

“以墨御千那孤傲不可一世的性格,在获得了黄阶武心过后,我还以为他会铁定自杀,所以才故意放他下山,没想到……哼,不过就算如此,柳家的长老们也应该放心了吧。”

柳亦云想起了白日里,墨御千获得黄阶武心时的表情,长舒了一口气后,脸上扬起了灿烂的笑容。

“虽然墨家小子资质普通,但毕竟拥有武神血脉,也是个危险,我认为还是除去才好。”

听到这里,柳亦云脸色一变说道:“在这帝京武道院动手?恐怕没那么简单!燕国皇室的人还在这里,他们肯定不会坐视不管。”

柳昭于冷笑了一声后,说道:“云儿,这种事我岂会不知道,我已经以他私自下山为名,将他下放到了西院,在那种地方,就算死了,也不会有人去调查吧。”

闻言,柳亦云嘴角微扬,露出了阴森的笑意。

“西院吗?这倒是个好手笔,只是柳叔,你还是小心一点为好。”

柳昭于笑了笑道:“放心好了,云儿,我自有分寸,绝不会连累到你。毕竟,你是我们柳家未来的希望!要是因此耽搁了你的修行,回到柳家之后,我也没脸见柳家各位长老。”

随即,柳亦云站起身来,伸出右手,五指弯曲,成握状,朝着那天穹握去,企图掌控九天上的圆月。

“武神血脉,燕国公主。墨御千,本来属于你的东西,我将要全部夺走!你就去尽情的埋怨天道不公吧,哈哈哈。”

燕国帝京武道院,总共分为五个院。

东西南北中。

其中,东院是供皇室子弟以及拥有玄阶及其以上武心的天骄修行住宿的宅院。

南北两院,住宿修行的人都是拥有黄阶武心的普通弟子。

西院,早在十年前因为一场大火而变成了废墟,如今只有几间临时搭建的房间。

住在这里的人,不是修行资质极差,就是犯了错之后,受到惩罚被下放到这里的弟子。

这些弟子桀骜不驯,不守规矩,自从来到这西院之后,没人管理,便愈加的放纵起来。

赌博斗殴之事时有发生,门外虽有守护弟子,但只要他们不出院门,惹事生非,武道院对他们基本上是放任不管。

门里门外,简直如同两个世界。

墨御千和岳玲儿背着行李,来到了西院门口。

看着这有些破烂的大门,墨御千就有些头疼。

说实话,记忆之中,这边的墨御千从没有来过这里,所以,对于这里的事情知之甚少,在脑海中搜索了半晌后,只发现了一些传闻。

“不管怎么看,这里都不会是一块宝地吧!”

墨御千叹了一口气说道。

“宝地?”岳铃儿在墨御千的身边,歪了歪脑袋,好奇的问道:“少爷,为什么看见了这破烂的大门后,你会联想到宝地?”

如果是以前,岳铃儿哪怕心中很是好奇,也会强行的忍住,不敢去问墨御千,怕惹恼了他。

可是,自从墨御千下山之后再次归来,他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对自己特别的好。

墨御千回过头来,看着脸色有些红润的岳铃儿,笑道:“没什么,只是随口说说而已。”

话虽这么说,但一想到那些不好的传闻之后,墨御千竟然有些不敢进去,倒不是担心自己的安危,只是岳铃儿可是一个妙龄少女,要是里面的那些混球看上了她怎么办,自己又没有能力保护她。

想到这里,墨御千就有些犯愁。

“嘿嘿,臭小子,没想到你还挺怜香惜玉的。”

听到黑猫那猥琐的声音后,墨御千虚眯了眼睛,问道:“对了,要是我遇到什么危险了,你会不会出来助我一臂之力?”

“帮你?”黑猫听后反问了一声随即笑道:“别做梦了,小子,我们可不是在同一个世界里,就算是出事了,我也帮不了你!”

就在这时,只听得“吱呀”一声,这破烂的大门被一脚踢开。

墨御千和岳千玲赶紧的后退了一步,死死的盯着那从大门走出的身影。

一个穿着破烂大衣,头发乱糟糟的揉成一团的女子,像个抠脚大汉般扣着鼻屎从大门大摇大摆的走了出来。

然后仿佛没有看到墨御千他们二人般,从他们身旁走过。

墨御千和岳铃儿只见这个女子来到不远处的一棵树下,睡眼惺忪的松了裤子,蹲下身子,开始方便了起来。

这一幕太突然了,墨御千和岳铃儿愣了半晌后方才反应过来,赶紧的转过身去。

“天啊,竟然有这么豪放的女子?”

“铃儿,你不是女孩吗?干嘛也转过身来?”

墨御千发现身边的岳铃儿也转过身来,不由得好奇的问道。

谁知岳铃儿红着脸说道:“少爷,就算我是女子,也不能无礼的盯着人家小解啊。”

“喂,你们两个是什么人?”

片刻过后,一个慵懒的声音传来,墨御千虚眯了眼睛,心想,这是我想要问的问题吧,哪有这么不知羞耻的女子竟然当着别人的面小解的?

穿着破烂,浑身邋遢的女子来到墨御千身边,仔细的打量了他们二人一眼后说道:“你们是新来的?”

听了这话,墨御千点了点头,看来,这个西院不仅是传闻中的那么混乱,这已经称得上是杂乱了。

“是吗,那就进来吧,这都大半夜了,还会被下放到西院,你们究竟是犯了什么事啊?”

女子打着哈欠,说着先一步走进了大门,墨御千和岳铃儿对视一眼后,跟了进去。

“没什么大事,就是得罪了上头的人罢了。”

墨御千说道。

“上面的那些老东西吗?得罪了好啊,反正没一个好的。”

女子说着便停下脚步,回过头来看了一眼墨御千身边的岳铃儿问道:“你又是犯了什么事?”

岳铃儿摇了摇头脑袋,尽管盯着自己的是一个女子,但被她这么直勾勾的盯着,岳铃儿还是有些心慌。

“我……”

不等她开口,墨御千就说道:“她是我的好友,不忍心看我一个人受苦,所以来陪我的。”

听到这话,岳铃儿的脸更红了,心跳得很快,从来没有过的,这让她快要窒息了。

“朋友?少爷竟然说我是他的朋友!”

此时的岳铃儿仿佛吃了蜜一般,心里甜甜的,红彤彤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表情。

女子听了这话,看了一眼墨御千,然后伸出手来,挠了挠露出来的平滑小腹说道:“这样啊,真是个好朋友,不过,往后你可要注意一点,在西院,是没有所谓的朋友的。”

一个宽敞且豪华的宅院之中。

一位眉清目秀,风度翩翩的青年男子穿着一身青衫,盘腿坐在一棵千年古树之下,凝神打坐。

片刻过后,院门打开,柳昭于面无表情的走了进来。

“柳叔?”

青年男子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看着那脸色不太好的柳昭于朝自己走来。

“云儿啊,墨家小子没有死!”

“是吗?”

柳亦云只是略微的吃了一惊,随即脸色恢复如常。

“以墨御千那孤傲不可一世的性格,在获得了黄阶武心过后,我还以为他会铁定自杀,所以才故意放他下山,没想到……哼,不过就算如此,柳家的长老们也应该放心了吧。”

柳亦云想起了白日里,墨御千获得黄阶武心时的表情,长舒了一口气后,脸上扬起了灿烂的笑容。

“虽然墨家小子资质普通,但毕竟拥有武神血脉,也是个危险,我认为还是除去才好。”

听到这里,柳亦云脸色一变说道:“在这帝京武道院动手?恐怕没那么简单!燕国皇室的人还在这里,他们肯定不会坐视不管。”

柳昭于冷笑了一声后,说道:“云儿,这种事我岂会不知道,我已经以他私自下山为名,将他下放到了西院,在那种地方,就算死了,也不会有人去调查吧。”

闻言,柳亦云嘴角微扬,露出了阴森的笑意。

“西院吗?这倒是个好手笔,只是柳叔,你还是小心一点为好。”

柳昭于笑了笑道:“放心好了,云儿,我自有分寸,绝不会连累到你。毕竟,你是我们柳家未来的希望!要是因此耽搁了你的修行,回到柳家之后,我也没脸见柳家各位长老。”

随即,柳亦云站起身来,伸出右手,五指弯曲,成握状,朝着那天穹握去,企图掌控九天上的圆月。

“武神血脉,燕国公主。墨御千,本来属于你的东西,我将要全部夺走!你就去尽情的埋怨天道不公吧,哈哈哈。”

燕国帝京武道院,总共分为五个院。

东西南北中。

其中,东院是供皇室子弟以及拥有玄阶及其以上武心的天骄修行住宿的宅院。

南北两院,住宿修行的人都是拥有黄阶武心的普通弟子。

西院,早在十年前因为一场大火而变成了废墟,如今只有几间临时搭建的房间。

住在这里的人,不是修行资质极差,就是犯了错之后,受到惩罚被下放到这里的弟子。

这些弟子桀骜不驯,不守规矩,自从来到这西院之后,没人管理,便愈加的放纵起来。

赌博斗殴之事时有发生,门外虽有守护弟子,但只要他们不出院门,惹事生非,武道院对他们基本上是放任不管。

门里门外,简直如同两个世界。

墨御千和岳玲儿背着行李,来到了西院门口。

看着这有些破烂的大门,墨御千就有些头疼。

说实话,记忆之中,这边的墨御千从没有来过这里,所以,对于这里的事情知之甚少,在脑海中搜索了半晌后,只发现了一些传闻。

“不管怎么看,这里都不会是一块宝地吧!”

墨御千叹了一口气说道。

“宝地?”岳铃儿在墨御千的身边,歪了歪脑袋,好奇的问道:“少爷,为什么看见了这破烂的大门后,你会联想到宝地?”

如果是以前,岳铃儿哪怕心中很是好奇,也会强行的忍住,不敢去问墨御千,怕惹恼了他。

可是,自从墨御千下山之后再次归来,他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对自己特别的好。

墨御千回过头来,看着脸色有些红润的岳铃儿,笑道:“没什么,只是随口说说而已。”

话虽这么说,但一想到那些不好的传闻之后,墨御千竟然有些不敢进去,倒不是担心自己的安危,只是岳铃儿可是一个妙龄少女,要是里面的那些混球看上了她怎么办,自己又没有能力保护她。

想到这里,墨御千就有些犯愁。

“嘿嘿,臭小子,没想到你还挺怜香惜玉的。”

听到黑猫那猥琐的声音后,墨御千虚眯了眼睛,问道:“对了,要是我遇到什么危险了,你会不会出来助我一臂之力?”

“帮你?”黑猫听后反问了一声随即笑道:“别做梦了,小子,我们可不是在同一个世界里,就算是出事了,我也帮不了你!”

就在这时,只听得“吱呀”一声,这破烂的大门被一脚踢开。

墨御千和岳千玲赶紧的后退了一步,死死的盯着那从大门走出的身影。

一个穿着破烂大衣,头发乱糟糟的揉成一团的女子,像个抠脚大汉般扣着鼻屎从大门大摇大摆的走了出来。

然后仿佛没有看到墨御千他们二人般,从他们身旁走过。

墨御千和岳铃儿只见这个女子来到不远处的一棵树下,睡眼惺忪的松了裤子,蹲下身子,开始方便了起来。

这一幕太突然了,墨御千和岳铃儿愣了半晌后方才反应过来,赶紧的转过身去。

“天啊,竟然有这么豪放的女子?”

“铃儿,你不是女孩吗?干嘛也转过身来?”

墨御千发现身边的岳铃儿也转过身来,不由得好奇的问道。

谁知岳铃儿红着脸说道:“少爷,就算我是女子,也不能无礼的盯着人家小解啊。”

“喂,你们两个是什么人?”

片刻过后,一个慵懒的声音传来,墨御千虚眯了眼睛,心想,这是我想要问的问题吧,哪有这么不知羞耻的女子竟然当着别人的面小解的?

穿着破烂,浑身邋遢的女子来到墨御千身边,仔细的打量了他们二人一眼后说道:“你们是新来的?”

听了这话,墨御千点了点头,看来,这个西院不仅是传闻中的那么混乱,这已经称得上是杂乱了。

“是吗,那就进来吧,这都大半夜了,还会被下放到西院,你们究竟是犯了什么事啊?”

女子打着哈欠,说着先一步走进了大门,墨御千和岳铃儿对视一眼后,跟了进去。

“没什么大事,就是得罪了上头的人罢了。”

墨御千说道。

“上面的那些老东西吗?得罪了好啊,反正没一个好的。”

女子说着便停下脚步,回过头来看了一眼墨御千身边的岳铃儿问道:“你又是犯了什么事?”

岳铃儿摇了摇头脑袋,尽管盯着自己的是一个女子,但被她这么直勾勾的盯着,岳铃儿还是有些心慌。

“我……”

不等她开口,墨御千就说道:“她是我的好友,不忍心看我一个人受苦,所以来陪我的。”

听到这话,岳铃儿的脸更红了,心跳得很快,从来没有过的,这让她快要窒息了。

“朋友?少爷竟然说我是他的朋友!”

此时的岳铃儿仿佛吃了蜜一般,心里甜甜的,红彤彤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表情。

女子听了这话,看了一眼墨御千,然后伸出手来,挠了挠露出来的平滑小腹说道:“这样啊,真是个好朋友,不过,往后你可要注意一点,在西院,是没有所谓的朋友的。”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