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人与动性行为视频

一夜的大雪,银装素裹了整个世界。 hp://772e6f742e6f%6

耶律宗真为了不打扰萧挞里的好梦,洗漱时去了外殿。

宫人们也都蹑住了手脚,轻声行动。

萧挞里眯着眼,佯装不知,等到耶律宗真穿戴齐备准备出发去往八方殿时,才起身站在窗边目送他离去。

“娘娘,太后让奴婢过来服侍您了。”

瑶儿走了进来,轻声说。

“知道了,本宫一会儿就去给姑母请安。”

萧挞里回过头,朝着这个新来的女官笑了笑,走到床榻前,又和衣睡下了。

她很少管理宫里的事宜,每日除了教养儿子而外,就只是礼佛诵经,偶尔还去练练箭法,免得手生了。

所幸,宫里的下人们还算安守本分,她给她们自在,他们还她清静。

困乏的双眼刚刚闭拢,就进入昏昏沉沉当中,耳畔有细小的声音,有哭泣的,由吵闹的,有怜爱的,有咒骂的。

“又是梦魇么?为何总也清醒不过来。”

萧挞里有些慌,心突突的,想在虚无缥缈中抓住一根浮萍,伸手来看,却又是女子的头发。

“啊呀!”

大叫一声,浑身冷汗地醒来。

“娘娘,您这是怎么了呀?”

床帏帐外,是瑶儿的一阵阵仓皇的轻唤。

“啊,没什么,只是做了一个噩梦。”

心一沉,低声答道。

最近这一段时日,萧挞里总是噩梦连连,似乎有不祥的预感。

对于姑母的手段,她是心知肚明的,但她却打心眼儿里不愿意看到那样的事情发生。

“那可是太可怕了!姑母呀,难道你老人家就非得那样做吗?我萧挞里没有什么野心,只想这样平平安安地相夫教子就心满意足了。”

想到这里,她爬起来,坐在梳妆台前,等着婢女们服侍着梳洗打扮。

“走吧,去天祥宫。”

准备就绪,该去请安了。

车辇行至天祥宫,萧挞里如同往日一样,从容下车,迈步,拾阶而上。

殿门前执事的宫娥和内侍表情有些异样,尽管依然躬身施礼,却不让再进一步。

“怎么,本宫来给姑母请安,你们这些奴才也要拦吗?”

萧挞里冷冷地看着拦住她的两个人,声音之厉前所未有。

但那黑衣老内侍仍是挡在石阶前。

“老奴小哥奉太后的旨意,任何人都不得进宫的!”

“你这个狗奴才,太后怎么了呀,快让本宫进去看看吧。”

小哥如此一说,更是惹恼了萧挞里,来了犟脾气,扬手扇掴,力道虽是不大,却足以震慑住众人。

甩开众人,几步迈上石阶,伸手推开殿门。

大殿里有只两个人,除了太后萧耨斤而外,还有一个就是安大总管。

两个人坐得很近,似乎是在密谋着什么。

太后的大红罩衣下是雪白的寝裙,凌乱的长发还不曾整理。

他们惊愕地回首,见到有人来有些慌乱。

眼前的这一幕,把个刚才还气势汹汹的萧挞里惊着了,呆若木鸡,一动也不动地站在原处,进退两难。

那样的一刹那,屋里的三个人都是尴尬的。

“啊呀,哈哈哈!娘娘您瞅瞅,奴婢正准备给太后梳妆,安大总管就来了,说是有要事回禀。奴婢就回避了……没想到娘娘驾到,恕罪呀!”

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从身后传来,是琼儿。

她的双手捧着一只太后专用的金洗脸盆。

只是,一时疏忽,盆里没有水,空的。

“姑母……啊不!太后恕罪!”

猛然低身下跪,颤抖着喉咙说。

“为何没人禀告哀家?”

显然,萧耨斤的语气里有了几分怒意。

“都是臣妾不好,是臣妾硬闯进来的。”

慌了神。

“哈哈哈,没什么的,哀家与安大总管正在商量要事,所以才让奴才们守着门的。只不过,这些奴才也忒死心眼儿了,怎么能拦哀家的至亲之人哟。哈哈哈!”

须臾,萧耨斤就转换了表情,大笑起来。

还一边笑着,一边轻轻地拍了拍侄女的后背。

“啊,既然姑母正在和安大总管商量要事,那臣妾就先告退了。”

萧挞里冰雪聪明,心领神会。

整个过程,安大总管没发一言,只是微笑地坐在那里。

琼儿早已招来车辇,扶主子坐上去。

萧挞里回头,看见那个被她掌掴的黑衣老内侍依然站立在那儿,满脸是笑。

“好好替本宫谢谢那个人,赏银一万钱。”

小哥听主子如此,献媚着鞠躬唱诺。

萧挞里没有理会,车辇立时启动。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