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办公室系列辣文

林海之原,一道人影踽踽独行。

过去四天,和山脊牛战斗的伤势近乎痊愈。左夜并未急着赶路,前往第四层的打算在得知虚空遗迹和兽潮之后需要重新谋划。

一路行走,左夜体悟心中的道。自他修行以来,许是因为妖孽般的天赋和悟性,他就如同海绵一般不断从外界感悟吸收大道法则,而也仅是粗糙的吸纳,没有半点炼为己用的觉悟。将感悟到的法则碎片积蕴在体内,而不去引导炼化,使之真正成为本命之道的养分。于是,道则相冲,道意混乱,非但无益修为增涨,还极大滞缓了境界成长。

由此便可看出修行过程里有一位高深境界的师傅教诲提点是何等的重要。

为何修真界散修成长起来要比出身宗门世家的弟子要慢许多,那就是因为他们不单有丰厚的修炼资源,还有门中长辈时常讲道培养,所以无须担心自己走了岔路。

左夜虽然有惊人的家世和宗门背景,可他却从未接受过正统的指点修炼,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他其实也是个散修。

苍神和老道倒是提点过他修炼,但在他们惊艳于左夜绝代无双的天赋时,却忽略了一些最基本的东西。

就元气累积和大道感悟,左夜筑下的道基,不可谓不厚。可对于道基的理解,他可能还不如古涅荒天的试炼弟子,因为没有人跟他讲过这些,他虽然在修炼过程里有所注意,但也难免走了歪路。

“看来需要尽快结束这里的麻烦,赶紧回去闭关。”亡羊补牢,犹时未晚,既然走上这条路,左夜断然没有放弃回头的道理,哪怕这条路有些偏了,但谁又能说这不是道。

那既然脚下的是道,只要能继续走下去就好了。

此非是左夜的狂妄无知,一意孤行,而是这便是他的道,他的信念。

“嗯?”心想着事,左夜突生感应,望着北边方向,目之所及皆是重重叠嶂翠绿遮掩,可他却是嘴角微扬,“要开始了吗?”

第七层避兽区

风扬和潘玉儿亡命逃奔,花费五天的时间终于回到了避兽区。两人皆是火云谷当代领军人物,平时也是光鲜亮丽,意气勃发,而如今却是衣衫褴褛,狼狈不堪。

因为左夜的介入,两人从兽王境的山脊牛手里逃得生天,可真元告罄的他们在妖兽魔灵遍及的林海亦是举步维艰,短短数日经历布下十几场小型兽潮,也是他们俩命不该绝,每每都能险死还生,如今终于挨到踏入避兽区的范围,风扬和潘玉儿都不由神情一松,转而脸色惨白,身躯颤抖,一口逆血喷出,昏倒在地。

有巡防的弟子早在两人靠近的时候就发现了他们,刚通禀完镇守避兽区的大人,回头就看见两人昏迷摔倒。慌忙之下,赶紧去御空过去,不料还未动身,避兽区深处突然传来一阵雄天之力,灵压波动如惊涛之海,让身在域场之中的诸多弟子骇然色变。

天人境

这等手段也就只有坐镇第七层的天人境强者能够施展,而那位强者又恰好是火云谷的长老。

就见一抹红云升起,转眼落在风扬、潘玉儿上方,巨大吸力将两人拉扯云内,旋即化为流光钻回避兽区深处。

避兽区深处一座隐蔽的院落,苍松翠柏环绕,小桥流水潺潺,不同于危机四伏的魔狩区,和喧嚣吵闹的避兽区外围,这里宁谧闲适中更添几分高深莫测。

雅舍中,一股股火性真气波动化作片片火云缭绕,许久方歇。赤眉长髯的火云谷长老收掉身上奔腾如浪的火元之气,盯着仍旧昏迷的风扬,眉头微皱。似乎有什么奇怪的事情让他想不透,不过他也看出这两名弟子不过是心神损耗过甚,还有经脉真元枯竭,幸而及时回到避兽区,否则一身道法修为怕是要就此废去了。

如今只需将养几个月就能恢复元气,说不得此番生死历练还会给他们带来意外的突破,这些都是要看他们的造化了。

这两人都是当代精英,虽然比五域公认的那些天骄仍有差距,但在火云谷却是难得的人才,否则他也不会亲自出手将他俩接引回来,为其疗伤。

只是赤眉长老神色犹疑,在他为两人疗伤的时候,总感觉到一股晦涩气息游动不定,自己有心查探,却总是让它逃脱,后来就连自己也不确定是否有这东西存在了。

“当真是古怪,妖兽灵智低下,擅长识念攻击的只能是魔灵,可第七层的魔灵修为不可能避开我的探查,如果这能做到这俩人又怎能活着回来……难道真是我的错觉?”

这位长老看着浓眉大眼,粗犷的一塌糊涂,心思却如微尘细腻,让人不由感叹:

丑人多作怪啊!

一时摸不清头绪,隆延索性不管。此诚多事之秋,第四层发现虚空遗迹的消息被几大超级势力封锁,虽然有风泄露,但谁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情况。火云谷好说也是一等势力,却被派遣出来寻找开启遗迹的钥匙,这比魔狩试炼还要危险几分,试炼考验的是你在妖兽魔灵环伺之下能否生存,并突破自身极限。而是搜寻任务多数时候都是主动深入那些危险之地,若不被察觉还好,但凡有一点纰漏,他们要面对的不单是一两只妖兽厮杀,往往会是引动一场兽潮出来。

现下火云谷的试炼弟子只剩下三成左右,其中多是在后来搜寻的时候死于兽潮之下,饶是火云谷大家大业也很不住想咆哮几声,本来试炼就有风险,如果是运气不好,全军覆没也无可厚非,毕竟龙门窟内危机重重,就算天人、丹涅近期也死了几个,可分明能好好试炼,而被踢出来送死那就冤枉了。

魔狩试炼,每个宗门世家前来的多是门中的精英弟子,损失五成就要痛到割肉了,而如今损伤已经是在剜心了。

撇去试炼不谈,再来的一则消息让本就阴郁的隆延脸色又暗霾了几分。

异度魔族出现了!

当初古老的尘界八族势力打开通道让各门各派的天人、丹涅强者降临第五层,他们的任务就是打探异度魔域的情报。时隔两年,除了分配到秘境各层镇守的强者之外,其余人皆是在暗中调查魔族踪迹,而前不久,在数位丹涅之尊联手打开的第三层结界屏障后,异度魔域的先遣军终是暴露。

双方随即展开一场惊天地泣鬼神地血戮厮杀,可最后的结果却是十一位丹涅之尊,陨落五人,六人受伤,而对方仅仅陨落了三位丹涅境魔类,而受伤的魔族却拥有超速再生的天赋,有庞然旺盛的血气支撑,只要不是致命伤,短短时间内就可恢复巅峰战力。两方人马,高下立判,若不是后来尘界这边的强援来得及时,待那些魔族还未恢复完全,余下的人能否安然退走都且两说。

他们遇到的不过是十魔一组的小队,许多异度魔族已经渗透到了龙门窟各层,只待时机成熟便撕裂虚空结界,入侵尘界。

如今秘境之内风声鹤唳,把试炼弟子派出退回外围也有出于保护的想法。毕竟他们拥有成为强者的潜力,却还不是强者,战力不足以抵抗魔族,遇见魔族只会是平白送死,这些人死一个都将是某个宗门的损失。若有差池,就算丹涅之尊也无法承担。

就在隆延忧心忡忡的时候,左夜已经来到一片森林深处,参天巨树不知生长了多少岁月,繁茂的树冠遮天蔽日,不泄一丝天光,潮湿的空气里散发着枝叶腐朽的气息,森幽的暗氛中一双双血色兽眼戒备地盯视那个行走林间的少年,眼神中充斥着对血食的渴望与贪婪。不过兽族对危机有天生的感应力,这小子分明有古怪。这都已身入虎穴,他又哪来的勇气闲庭信步,而且手中的玉珏吞吐微弱的光芒,引而不发,在这暗潮汹涌的气氛下颇显诡谲。

也有化妖、妖灵这样战力的妖兽忍不住扑去,可不等近到那人跟前,就被他体内迸发的炽热黑焰击杀,强大莫测的手段成功震慑了百兽,纵使兽王也在黑魔炎爆发的时候感受到了些许威胁。

“嗯,这里不错!”似乎没看见暗处蛰伏的无数妖兽,左夜找到一处方圆百丈的空地,四处打量,然后又对比远处不知算计什么,最后满意地点点头,做了决定。

手指轻点额心,一股浑然识念如泉奔涌,庞大的识念力量笼罩百丈,不让外界难以窥伺里面状况。

再以识念为笔在地上一番勾画,然后手掌反转,硕大的牛角凭空浮现,弥散着兽王之威。

左夜神色严肃,抬手将牛角打在半空,化掌成爪,抽取山脊牛的气息和一缕兽威。同时运转魔功,将真气导入另一只手上的玉珏当中,口中轻吐几个音节,只见手上那块玉珏吞吐光芒逐渐增快,似绞碎了其中光影,玉内混沌一片,左夜顺势将抽出的那缕气息兽威导入玉珏之中。

但见毫光盛放,一抹山脊牛的影子悄然烙印在混沌上面,转瞬又被光影吞没。

成了!

左夜深吸口气,收回悬在空中的牛之角,弹动指尖两道流光没入地下,瞬息两股浩然气息席卷扑面,一股飘渺如**,一股幽冷含天煞,地表旋浮起两片大阵阵纹,纹路交错,晦涩难明,左夜将玉珏放在中央阵眼,以牛角划破掌心,滴在玉珏上面。

幽暗里,血气弥漫,一只手优雅地抬起,手中握着盛满鲜血的角杯,像要对世间预示着什么。漆黑之中只见一丝微翘的嘴角甚是邪魅,带着无尽嘲弄和戏谑,但见那只高举的手快若闪电,轰然插入大地。

「一瞬开阵」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