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图又色又黄动态图片

一秒记住【文学楼】,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ps:本书将更名为《极品贵胄》,特此通告。

…………

三通电话,直接让严国涛和董必武之前谋划好的合作胎死腹中。

官大一级压死人,更何况还是不知道隔了多少个位面的人物。

换作平日里,别提对方亲自给自己打电话,就算严国涛想方设法找人家搭话对方根本就不可能会搭理他这样微不足道的小虾米。

他这个所谓的严局在普通老百姓眼中虽然是高高在上权柄在握的大人物,但是在那位眼中,他只不过就是一只没有任何反抗力量的蝼蚁,伸只手指头就足够碾死他。

就算严国涛再傻,也明白今晚被拷进来的那个年轻人来头大得可怕。能惊动萧明堂发话,这来头,至少和董必武不是一个级别的。

当然,是董必武远远比不上他。

果然不是金刚钻不揽瓷器活,难怪敢肆无忌惮的将董必武得罪死,原来真是有恃无恐。

这个时候,严国涛自然知道自己该做如何的决定,心中暗骂董必武差点给他惹了个大麻烦,但脸色却没有什么表示,面无表情的看向茫然的董必武,拱了拱手道:“董少,抱歉了,上头发话让我放人,我只得按命办事。”

董必武这个时候还能说些什么?

逼严国涛抗命继续办死李经略?

先别提严国涛会不会为了他冒掉官帽子的风险,就算严国涛有这个胆子,他自己也没有这个魄力。他不是那些没脑子的坑爹一族,他可以无所顾忌的施手段整死一个没背景没身份的普通人,但是眼下这个情况,就算是他老子在这里,都不得不选择低头。

被人差点掐死却被逼无奈要忍气吞声,跋扈惯了的董少此刻心头憋屈得想要吐血,但是形势比人强,这笔屈辱他就算咬碎了牙也得咽下去。

董必武以往都是处于拿捏人生死操控人命运的强势方,可是此时此刻头一次体会到了身不由己的弱势面,他也没继续不自量力的打电话找各方面施压,在zj地头上,谁还能压得过那位?

董必武没脸继续在这里呆下去,勉强挤出一抹笑意算是保全了风度,道了声告辞,严国涛将面子功夫做主,亲自送董必武到分局门口。

“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为非作歹这么多年,这回终于撞到铁板了吧?!妈旳,差点害死老子!”

待董必武身影消失后,严国涛才愤愤然低声骂了句,发泄了一番后,随即忙不迭转身大步流星的走向审讯室的方向。

审讯室内。

地上已经扔满了烟头,方队看了看时间,已经过了半个多钟头,怎么那边还没有消息?

李经略仍然气定神闲,呆在着压抑沉闷的审讯室内,却仿佛在自己家一般,背靠在不怎么舒服的铁椅上,一脸悠然自若的神情,如果不是他手上还靠着一幅明晃晃的手铐,只怕外人很容易认为这厮是被请来做客的。

“方队,不用着急,想必很快就会有结果了。”

听到平淡的声音,方队一怔,随即哭笑不得的转头看向镇定得不像话的青年,好像这小子才是即将迎来凄凉下场的罪犯吧?为什么现在搞的自己好像比他还要焦急?

“小子,你现在应该祈求时间过得慢点再慢点,等结果出来,恐怕你就无法再像现在这般悠然了。”

李经略不置可否,似乎被拷久了有些酸麻,扭动了一下手腕,看了眼审讯室大门的方向,淡淡道:“方队,是时候了,给我解开吧。”

解开?

方队一愣,怔怔的看向李经略,怀疑这小子是知道自己即将大难临头所以心态扭曲开始胡言乱语了,他经手过不少案子,那些罪犯在结果出来的那刻几乎都会崩溃,但李经略似乎还好,没有像那些犯人般竭斯底里。

看了眼那副手铐,方队摇头轻叹道:“小子,像解开这幅手铐,可以,但是恐怕要等下辈子了……”

他笃定的话音还没落地,审讯室大门猛然被人从外推开,看到严局风风火火的闯进来,方队连忙站起身,低了低头恭声问好叫了声严局。

严国涛并没有搭理他,或者根本没功夫搭理他,他视线紧紧锁定在审讯桌后的那个沉稳青年上,脸上带着拘谨甚至有些恭敬的笑意连忙走了过去,“是李少吧?我是西湖区分局局长严国涛,我代表西湖区警方向李少表达歉意,实在是抱歉,这次完全是我们警方工作的失误,冤枉了李少,害的李少受惊,实在是不好意思。我会自行想上级领导请罪的。”

看着前倨后恭的严局,方队眼睛瞪大,呆滞当场。

剧情反转得实在是太快,他怎么也想不通,为何严局前后态度反差会如此巨大,这次来不是应该将这小子收押待审么?怎么居然点头哈腰的认起错来了?

“原来是误会。”

李经略站起身,看着讪讪笑意的严国涛,晃了晃手,嘴角噙笑道:“那严局现在可以帮我解开了吧。”

“当然当然。”

严国涛如大梦初醒,转头对着发呆的方队喝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给李少将铐子解开!”

方队回过神来,心颤了一下,连忙走了过来哆哆嗦嗦从兜里拿出钥匙给李经略开锁,甚至不敢抬头看李经略诡异的眼神。

“李少,今晚真是对不起,事情我们已经调查清楚了,李少完全是受害者,没想到那些地痞流氓居既然嚣张到了如此程度,简直是无法无天!李少放心,我们一定会从严从速办理此案,给李少一个满意的交代。”

一边送李经略朝分局外走去,严国涛一边嫉恶如仇的说道。

先前李经略被拷进来局子里那些值班的小警员都是看到的,可是现在居然毫发无损的走出去不说,局长大人居然还亲自作陪,那架势,不知情的,只怕会认为是上级领导来视察了。

什么情况?

所有人面面相觑。

看到严国涛只字不提董必武,李经略眯了眯眼,不动声色,在分局门口和严国涛握了握手,笑道:“那就麻烦严局了。”

“不麻烦不麻烦,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严国涛连连摇头,笑意拘谨。

李经略点点头,收回手,回头看了眼警局大门上悬挂的偌大警徽,笑了笑,随即转身走下台阶。

“严局,这小子究竟是什么来头?咱们就这么放他走了?董少那边咱们怎么交代?”

一直跟在后面的方队这个时候才有机会问出心中的疑惑。

“交代?我他妈还想找董必武要个交代呢!老子这次差点被他给害惨了。”

想到先前接到的那几个来头一个比一个惊人的电话,严国涛到现在仍心有余悸,甚至都没忍住在属下面前彪了粗话。眯着眼看着李经略修长的背影,严国涛喃喃道:“未来省委的第一大秘亲自打电话来让我放人,你说他什么来头?”

说完,严国涛便拂袖转身。只留下方队一个人呆着原地。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