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隔布顶住花蕊

太子这造的是什么孽啊,箭伤刚好就又受内伤。看着慕容涵躺在床上,艳丽无双的脸上满是苍白,心里便是一阵阵刺痛,低头思索许久,终于一抬头,决定了一些事情。“紫衣,你家太子受过很多苦吧?”一旁帮慕容涵擦脸暮云忽然说道。紫衣低头,也不知道该说是还是不是。她从小和慕容涵一起长大,可以说,是她照顾慕容涵长大的,可是她从前不过与慕容涵是小姐跟丫头的关系,等到这几个月就慢慢的与慕容涵成为了,朋友。可是除了最近,慕容涵以前基本就没受过什么伤,倒也说不上受过多少苦。暮云想得是,慕容涵一个人,自小便呆在皇宫,不知道会受多少欺凌。

暮云看紫衣不说话,也就当她默认了。“紫衣,听说太子前一段时间昏迷的时候,身体是你清洗的?”紫衣心里咯噔一声,道:“是。”暮云清丽的脸上浮出一片犹豫和一丝丝尴尬,缓缓道:“不如以后我帮你吧。”紫衣的脑子一下子就爆开了,什么?支支吾吾道:“郡,郡主,这不好吧!太子好歹也是个男的,郡主这样,恐怕以后名声不好吧!”暮云:“没事,你不也一样吗?”紫衣一急,就差没给跪了。暮云看紫衣神色不对,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说?”紫衣:“没,没有!”没有越看越不对,她也不是喜欢摆架子的人,此刻也没摆出郡主的架子非要一问到底。对着紫衣说:“紫衣,你出打盆水来,我们帮慕容涵擦一下身子吧!”紫衣看着没有沉思许久,而后跪下,对着暮云说道:“郡主!紫衣今日有一事相告,还望郡主知道后莫要声张出去,此事事关重大,关乎到太子殿下的性命!”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