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紧 好湿 硬的不行

第三十四章

嘭!

撞击声响彻。

陆云的剑气斩在青年周身那金色的光罩之上,没有意外的扩散开来。

“你是谁!?”

青年借着那股撞击之力,身躯向着后方退去,同时他双目阴冷,紧紧的盯着陆云,寒声道。

他的心中充满愤怒,这原本是志在必得的一场袭杀,然而因为陆云的出现,不但没有成还使得自己这方折损这两人。

闻声,陆云沉默以对,只是指尖剑气喷吐。

“哈哈哈!白虎堂,你们等着承受我们真剑宗的怒火吧!”

而此时,那真剑宗的青年却是大笑出声。

他的周身有着不轻的创伤,嘴角有鲜血落,然而他的脸上却带着一种畅快的笑意,因为陆云的出现,解了他的必死局,使得他此时显得无比轻声。

“哼!和白虎堂作对,你准备承受白虎堂的追杀吧!”

那白虎堂的青年双目紧紧盯着陆云,而后毫不犹豫的转身而去。

看着青年远去,陆云两人很有默契的没有追击。

“兄弟,大恩不言谢,在下真剑宗凌风。”

见那白虎堂的青年远处,一旁那名真剑宗的青年抱拳道。

“陆云。”最//快//更//新//就//在黑//岩//阁

闻声,陆云也是微微颔首,随即报出自己的名字。

“不知道陆云兄弟的师门是?”

一旁的凌风带着试探出声道。

在其看来,陆云的实力不俗,且杀伐果决,重要的是看上去年纪不大,这样的人物即便是在太玄皇朝,也称得上天才人物,必定不是什么无名之辈。

闻声陆云微愣,随即出声道:

“我并没有加入哪方势力。”

“散修!?”

一旁的凌风闻言一愣,随即眼中光芒闪烁,极速的思考着什么。

“嗯。”

陆云轻声应答,他的双目却是看着远处,这山峰太大了,以至于他想要去找秦阔,却不知道从何下手,掠一思忖,陆云出声道:

“我要去寻一个朋友,保重。”

话落,根本不给凌风反应的机会,转身而去。

见状凌风一愣,却是没有出声阻止,对于这里,他比陆云的了解要更多,所以他并不急迫,而是笃定道:

“我们还会见面的。”

………………

陆云一身血衣,在这里踏步。

他的动作并不急迫,脸上却有着一种冷意,加之那血衣,使得进入这里的人见到陆云之后,都带着一种警惕,同时远远避开。

对于众人的那种惧意,陆云看在眼里,却并不太在意。

仿佛自从修炼的太阿决,在吸收了那些凶兽的鲜血之后,陆云的性情也是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一些改变,使得他原本就清淡的性子,变得更加冷清起来。

这里很大,陆云并没有什么头绪,甚至根本不知道秦阔几人是不是真的进入到这里。

越来越多的人在这里踏步,各个势力的人开始向着一起聚集,神色间带着一种警惕,甚至带着一丝争锋相对的恶意。

只是倒是没有人与之前那些白虎堂的青年一般明目张胆。不过陆云相信,这只是时间问题,这些人恐怕忍不了多久…

嗡!

翁鸣声骤起。

此地的重任皆是一惊,随即抬头望去。

只见虚空之中,那些游离的光正在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淡,仿佛下一个便会消散。

轰!

大地轰鸣,而后那些光向着下方铺盖而来,迷蒙的光如同巨大的幕布向着下方的大地上覆盖而来。

陆云双目大睁,因为他发现,在那光芒之下,自己竟然避无可避,整个人仿佛被一种伟力笼罩,使得自己的一切行动都被禁锢。

嘭!

猛然间,一道如同炸雷的声响传出。

陆云只觉得整个人仿佛被一股巨力在顷刻间撕裂成虚无,甚至连意识都有一瞬间的混沌…

直至空气中一股草木的清香之气传来,陆云缓缓睁开双目,眼前所见,是一片巨大的山脉,连绵的山脉仿佛没有尽头,四周古木参天空气中有着一种浓郁的天地灵气。

猛然间,陆云瞳孔收缩,他的脸上带着惊疑。

“幻觉么…?”

只见此时的陆云,一身白衣纤尘不染,根本没有那种血衣的冷冽。

仿佛之前的一切都只是幻觉,一切仿佛只是一场梦境一般。

“太阿决!”

而此时,太阿决的心法在脑海之中流转,让陆云确定,之前经历过的一切并非幻觉。

“杀!”

远处,喊杀生骤然响彻。

而后激烈的碰撞生响起。

闻声,陆云脸色微变,低声道:

“这里就是太玄皇朝的地域了么?”

这一切太过神异,仿佛一场梦境,但是这梦境却无比真实,此时的陆云仿佛还能嗅到那种浓重的血腥气。

沙沙!

一阵极轻的脚步声传来,陆云双目一闪,随即脚下轻踏,向着前方掠去。

咻!

破空声响起,一抹剑光自一株古树之后呼啸而来。

陆云双目微冷,随即左手轻抬,同样一股剑气呼啸而出。

嘭!

剑气碰撞,发出沉闷的声响。陆云前进的动作也是为之一顿。

“咦!”

一旁一道略带意外的惊咦声传来。

只见那古树之后,一道身影闪身而出。

那是一名青年,此时脸上带着一丝意外,看向陆云的目光却是带着一种冷意,道:

“将你的收获交出来,可以饶你不死。”

“太华宗的人?”

见状,陆云目光微冷,因为后者正是之前跟随在那名太华宗弟子林晨身边的人。

闻声,青年一愣,随即傲然道:

“既然知道我是太华宗的人,就乖乖束手就擒!”

陆云嘴角轻掀,脸色略带讥讽的看着后者,出声道:

“太华宗,让你有骄傲的本钱么?”

陆云神色间有着一种毫不掩饰的轻蔑,仿佛根本不将后者放在眼里,这种姿态令青年微愣,眼中也是闪过一抹惊疑,陆云的姿态让他怀疑后者是不是哪个大势力的人。

“你…你是哪个势力的人?”

青年的语气中透着一抹谨慎,言语也不再那么咄咄逼人,带着一种试探。

“哈哈哈哈,太华宗…怎么,怕你惹了不该惹的人?”

见状,陆云大笑出声,神色间有着一种鄙夷不屑。

“你敢耍我!”

见状,青年的脸色涨红,心中怒意翻腾。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