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人妇200篇

清晨,程府门前多了四匹骏马。

何愁与无涯、四郎、小敏各乘一骑,在程知节和君茹的目送下踏上朱雀街,往南门驰去。

马蹄声刚离去不到一晌功夫,门口又多了个眉头深皱的仙子。

这群人,竟真的抛下她去对付鬼王了!

玄女心中暗恼。

“玄女姐姐。”刚返身回来的君茹见了她,立即解释道:“师兄他们担心你的伤势,所以早晨没有打搅你。萧大哥说让你好好调息静养,好早日康复。等铲除了两头鬼王之后,大家再一起联手对付凶兽穷奇。”

“养伤?”玄女用力咬了咬下唇,几乎咬出血来。

若非前日莽撞,今日也不会被甩在这里了。惹得一身痛楚不说,原本应是对付阴邪鬼物主导的天罡道法,现在却只能屈居这小小长安,让她憋屈不已。

生平头一回,她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后悔。

然而玄女终究是玄女,即便伤重得几乎站不住脚,也决不会躲在幕后安逸享受。

“咻”

紫玉神剑朝天一指,天罡内息直入云霄。

“玄女姐姐,你伤还没好,我扶你回屋歇息吧。”

君茹好意上去搀着她,却被她轻轻推开。

“小伤无碍。”

“不行,师兄交代我要照顾好你的。”被推开她也不气不恼,说完之后便不由分说搀着玄女往偏院走去。

“你……”玄女正要推辞,九霄之上忽然传来一声悠扬的凤鸣声。

红云漫天,朝阳失色!

凤凰神鸟自西际而来,从云端俯冲直下,落向程府之中。

呼啦~

劲风吹得院子里的松竹树干吱吱作响。

转瞬之间,远在天边的凤凰已经飞临长安。

神鸟通灵,见玄女虚弱模样,又被人强行拖拉着,一双凤眼中立时烧起两朵金焰。

“赤霞不得无礼!”

玄女高声疾呼,喝止了三昧真火的释放。

还好,赤霞听到主人的命令后立即中断了术法。否则这把神火烧下去,恐怕何愁的小师妹就要香消玉殒,化为飞灰了。

传说中的神鸟凤凰从天而降,就落在程府之中!亲眼目睹的长安百姓无不震惊,而身处神鸟翼翅之下的陈君茹更是愣在当场,也不知是被吓到,还是惊到了。

玄女挣脱正处于失神之中的君茹,强忍着疼痛翻身跳上赤霞的后背,而后驾着神鸟冲天而起,瞬间飞离长安。

直到神鸟的影子消失在南方天际,陈君茹和程知节等人才缓缓回过神来。

“天呐,那是凤凰,传说中的凤凰……”君茹失魂般低喃着。

饶是见过许多大场面的程知节也被这一幕震得不轻。他心道:“这玄女连神鸟凤凰都能招来,来历绝对非同小可,看来昆仑仙境的确是对我大唐鼎力相助了。”

…………

且不提长安百姓对凤凰降临的纷纷议论。当神鸟消失在天际的时候,何愁一行人才刚出明德门。

凤凰现身的一幕何愁等人自然也是看到了。

“玄女姑娘走了。”何愁道。

“嗯。”无涯点点头。他虽然看不见一切,但敏锐的感知却比其他人“看”得更加真切。

“她走的方向和我们一样,难不成她要一意孤行,独自去对付鬼王不成?”

玄女的突然离去让众人不由担心起来。

以她的性子,谁也不敢肯定她会不会这么做。

“她不会这么傻吧。”牛四郎大嗓门说道:“这女人虽然脾气很差,但脑瓜应该没有比脾气还坏。”

小敏白了他一眼,嗔道:“牛哥,你能不能别总和人家卯劲呀?”

“我哪有?”牛四郎闻言眉眼顿时夸张的揉起,犹如受了天大的委屈,嘟囔道:“明明是她老针对我的。”

“你是公牛,你得让着她一点嘛。”小敏回他。

“我是公牛不假,但她又不是母牛,我干嘛让她……”

“你……唉,再多道理到了你这里也说不通。”小狐狸翻个白眼,放弃了劝说牛哥的想法。

两人静下之后,无涯才开口说到:“依我看,她应该是气恼我等将她留在程府,是以召唤神兽,先我们一步去了白龙潭。她现在伤势依然很重,自己肯定知道分寸,不会单独行动的。”

“照无涯你的意思来说,她应该会在白龙潭附近等我们了。”何愁说。

无涯点点头,回道:“她驾驭凤凰,不出一日便可赶到,比我们省了最少七日的脚程。而且有神鸟守护,她也够能安心养伤,在我们抵达之前尽量恢复状态。”

“如此说来,玄女姑娘这么做,倒是最正确的选择了。”

“嗯。”无涯点头表示赞成,随后又说:“只是不知道这短短几天时间,她的伤势能否复原。”

玄女的伤?

说到这里,何愁三人都不由心生疑惑。

以玄女的道行,人世间恐怕没有几个人能伤得了她,她的伤实在来得有些蹊跷。

“无涯大哥,你应该知道玄女是怎么受伤的吧?可以告诉我们吗?”小敏忍不住问到。

“这……”萧无涯沉吟了少顷,才回答道:“她是被大雁塔顶的一样神物所伤,我虽晓得来龙去脉,却不知其中道理。”

“事情的来龙去脉是怎样啊?”牛四郎问。

“四郎。”何愁唤了声,说:“你还是别问了,省得知道之后又和玄女姑娘闹起来。”

“我……我保证不会!”牛头拍着胸脯保证。

“嘻嘻……”小敏掩嘴笑道:“牛哥保证的事情十件有九件是不算数的,你们可不要信他。”

牛四郎闻言老脸一红,恼道:“好啊狐妹,你居然出卖我。”

小敏一抖马缰,蹿前几步,才咯咯笑道:“姑姑教我要诚实,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狐妹你别跑,看我怎么收拾你!”牛四郎夹着马腹快速追上前去,然而小敏的马已经跑得更远了。

何愁见状不禁哈哈大笑,凶兽和鬼王带来的压抑感也轻了几分。

日月飞走,转眼已过七日。

一行四人日夜兼程,终于来到了五指山境内。只要过了五指山,再往南走上几十里路,就能看到盘蛇山路,那山的南边,飞瀑落下的地方,便是白龙潭。

这一路上,何愁内息暗行,不断练习掌握灌顶所得的百年功力,七日下来也算颇有收获。牛狐两妖涉世未深,一路上问东问西,也让途中的气氛不会显得太寂寞。而无涯则耐心解答,如同一位和蔼又多知的长者。

这日,四人行经五指山,正值黄昏天暗。连续赶了七天的路,众人多多少少都有些疲惫,何愁便提议在山腰的槐树林中休息一夜。

估摸着明日中午就能抵达白龙潭了。

对付鬼王绝非易事,好好休息一夜养足了精力,也能添一点点胜算。

驻马林中,燃起篝火,吃了些干粮之后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小敏和牛四郎便靠着大树沉沉睡去。这几日,他们实在是累坏了。

何愁坐在火堆旁,闭目调息,静静运行着袁天罡传授的禁锢妙法。

他要解开第一层禁锢!

明天就要对付鬼王了,多三层功力无疑能够让自己强大许多。倘若玄女的伤没有好,自己也能牵制鬼王,帮助无涯。

妙法倒施,何愁体内雄浑的内力如汪洋倒灌大江,莫可沛御。好在他这几日一直不断熟悉着变强数十倍的功力,对这倒灌的潮水还是掌控得住的。

一刻钟后,何愁收功睁眼,张口呼出一口浊气。

双拳紧握,他能清晰感觉到自己的力量比两个月前最少强了十倍!而这,只不过是他的四成功力而已!

“空度禅师的修为真是太可怕了,怪不得连人仙转世的柳上玄都愿拜他为师。”何愁暗忖。

“沙沙……”

他刚刚收功,敏锐许多的耳感忽然察觉树林外面多出一阵鬼鬼祟祟的脚步声,听声音,似乎人数还不少。

夜深人静,荒山野岭,这鬼鬼祟祟的脚步声,莫不是……

“八个人,一个高手。”无涯低声说。

何愁嗯了一声,将青霜剑抱在怀中,靠着树干假意入睡。

好一群不长眼的小毛贼,居然把主意打到我的身上。

何愁暗笑着。禁锢刚除的他正愁无人练手,没想到就有一群蟊贼自己送上门来。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