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刺激故事

一 ,最快w更新灵魂最深处等你最新w章w节!

顾雨双目无神的望着眼前的父母,随后疯狂的跑进了自己房间。

顾国伟脸上的肉因为生气用力的抖动,他望向顾云,“去你屋看看你姐……”

“爸,姐说的都是真的吗?”

“快去……”顾国伟大喝一声。

顾云走后,顾国伟无力的坐在了沙发上,他胸口忍不住的颤抖,“这件事她怎么可能知道?”

张惠玲眼光 闪烁,她拉着顾国伟走进了房间,“要不?咱们把当年的事情告诉小雨,毕竟她也那么大了,况且当年的事情也并非全是你的错。只要是人在紧要关头都会这么做不是?”

——

顾梦从没想到,他爸的死因竟然是这样的,虽然那次他爸是不顾自己生命救下了大伯。

但他大伯却不应该一直藏着这件事情不让他们知道,并且这些年顾雨跟张惠玲处处跟他们家为难,他大伯却并没有帮上他们家任何忙。

但或许最近他们一家子 良心发现,并没有像以往那般针对。

宴会随着时间的推移也渐渐结束,灵晶跟王佳佳也看到了顾梦的不正常,询问无果之后只能起身告退。

陆冷离抱着顾梦,“因为你爸的事情?”

顾梦心底一惊,不过也只是点点头,“你都知道了?”

陆冷离把手搭在了顾梦的身上,“刚才无意间听到你哥说了,你有什么打算?”

顾梦心底乱极了,她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去告顾国伟吗?但那毕竟是他的亲伯伯啊,但要是就这么揭过去,他爸的死因他们都不敢吐露的话,他爸不就白死了?

如果不是因为顾国伟,或许他们现在一家四口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如果不是因为顾国伟,或许她哥也就不会坐牢。

“我,我不知道,我没想到我爸的死竟然是这样的,冷离,你教教我要怎么办?”顾梦抱住陆冷离止不住的抽涕。

虽说他爸已经死了两年多,但如今得到这样的消息,却一时间让人难以接受。

“过段时间就是你爸的忌日,到时候我会让顾国伟自己吐出真情,如果你还觉得不解恨,我可以把他公司弄垮,让他付出代价!”陆冷离抱着顾梦,眼光 闪烁道。

第二天起床,顾梦本以为陆冷离会拿着户口本去办理公司的交接业务,没想到却并非如此。

“上车!”等顾梦走出卧室还没打扮就被陆冷离拉到了别墅外。

“干嘛去啊?小伊跟小夕还在家呢,你刚 接手公司,去忙你的吧!”

陆冷离并没有听从顾梦的话,而是直接踩下了油门,五分钟后,车子顺利的驶到了民政局门口。

望着面前一个个的情侣,顾梦心底充满了温馨,她从来没想到陆冷离在拿到户口本的那一刻竟然是 在第一时间跟她办理结婚证。

或许这一刻才是顾梦生命中最值得自豪的时刻吧,陆冷离给我自己了太多,而她能够回馈的却没有多少。反而之前还一而再在而三的因为一些事情伤害他,可是从今天起,她知道她在也不需要这么做了。

因为他和她已经成为了他们,他们在也不会因为任何事情而估计别人的感受,他么能够照顾彼此,再也不想受到别人的挑拨。

那方千万人都说他不好,她也以及不这么想,因为他给了她整个世界。

结婚证办理的很低调,并且没有丝毫有心人关注,只是当顾梦跟陆冷离拉着手从民政局走出来的那一刻,一个弱小的影子却从旁边冲了过来。

“夏小小?”顾梦心底咯噔一下,对方到现在还不肯放弃陆冷离吗?陆冷离都那么明显的拒绝她了,为什么她还是那么冥顽不灵。

“你来这里干什么?是想祝福我跟梦梦?如果是这样,等到婚宴上说也不迟!”陆冷离静静的望着夏小小,眼中有一层淡淡的厌恶。

夏小小踉跄的退后两步,她现在即使再做什么 好像也改变不了结局了,她所想的随着顾梦的出现早已经泯灭。

没有去看像是疯了一般的夏小小,陆冷离拉着顾梦的走走向了车子。

“我这就派人准备我们的婚礼,到时候,我要让全世界的都知道,你是我陆冷离的女人!”

——

灵晶把应泽宇得乙肝的事情告诉她父母,她本以为父母知道这个消息后会立刻扼杀掉他们的爱情。并且她也早就做好了抗衡到底的准备,只是没想到,两个人老人却是生不起任何的反对之声,反而让他们抓紧时间操办婚礼。

陆冷离联系了不少国内外的专家,但应泽宇的病已经有一段时日,并且乙肝也不是普通疾病,他们可以尽全力让生下来的孩童不受影响,但应泽宇想要恢复健康却是不可能。

田子默在西江市的夜晚点亮了无数的烟花,并且郑重的向王佳佳结婚了。她从来没想到自己的幸福来得那么突然,最终要的是这场求婚仪式还在电视上广播了。

当几人商量后,几人一致决定他们的婚礼将在同一时间同一场地举行。

当一声声礼炮响起的时候,夏小小悲切的走进了婚礼现场,只是她前脚刚踏进去,就被一个胳膊给拦下来,“小姐,参加我姐夫的婚宴是需要请柬的!”

夏小小的眼睛一眯,望着面前这个从没见过的青年,“你是谁?”

小伊从身后探出了头,显然还是有些惧怕夏小小,她拽了拽男人的衣袖,“舅舅,就是她要一直跟妈妈抢爸爸,坏女人!”

听到小伊的提醒,男人立刻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哦? 原来是夏小姐?失敬失敬,夏小姐这边请,夏小姐喜欢我姐夫这样的男人?我告诉你,我姐夫的泡妹技巧也是我教的,如果不是当初我跟他说,他是怎么都追不上我姐的!”

小伊气鼓鼓的摇着头,抬起手来吃力的推着旁边的婴儿车,“妈妈你快来啊,弟弟太重了!”

顾菊在大会上游刃有余的游走,她身上穿着平生最贵的衣服,裂开的嘴半天都没有闭过,“刘总你好,我?我是顾梦她妈啊,哎呦呦不敢当不敢当,生意的事?放心,我会替你在我女婿面前说的。”

“啥?红包?不行不行,我是有原则的人,什么?让我转送给新人,成成成!”

顾菊脸不红心不跳的从男人手里接过一个厚鼓鼓的红白,顺势放进了今天刚买的包里。

“幸好老娘今天刚买了一个包,这有钱人也真是的,没钱的时候花两千买个真包也觉得是假的,等到有钱的花三十买个假的人家都觉得是真的!”顾菊脸上简直乐开了花,拿着杯红酒不时的跟那些不认识的人打招呼,逢人就是说自己是顾梦妈。

“哎呀,梦梦她妈,我说怎么一直找不到你, 原来在这呢!”姜云凤也眯着眼睛走了过来,虽说她女婿跟陆冷离田子默比差了远,但他们一起举办婚礼,也是够让人羡慕了。

陆宏站在远处,脸色简直比乌云还黑,只是还没片刻,辛凯文就从旁边走来替他 打开了车门。

“你在这里做什么?”

“陆总知道您 一定回来,特地让我在这里等您!”辛凯文开口说道。

听到这话陆宏阴沉的脸上才稍有变换,秦瑶也及其不情愿的从车上走了下来。

看到对面有一对中年夫妻走了过来,顾菊赶忙迎了上去,“两位怎么现在才到?快进去吧,我女儿梦梦的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

陆宏阴沉着脸,冷冷的扫了一眼顾菊,秦瑶厌恶的盯着顾菊,“正好,我儿子陆冷离的婚礼也要开始了!”

顾菊心底一颤,脸上顿时乐开了花,“哎呦,亲家啊,你悄悄我什么眼神,这都没认出来!”

随着一声声致辞的宣布,婚礼也进行到了中期,王佳佳轻咳一声,“阿梦,我猜你妈那包里肯定是一沓沓收到的红包!”

顾梦脸上一红,刚准备走过去拿走她妈手里的包就被陆冷离一把拉住,“妈喜欢就让她拿,正好给小夕买奶粉!”

顾梦点点头,不过当陆冷离下句话脱口而出的时候,她的脸上彻底充满了红晕。

“你的奶,我吃!”

顾梦正想扬起手臂朝着陆冷离锤过去,这时才发现并没有注意到陆冷离说出的话,也只好放下了拳头。

顾雨挽着申言齐的隔壁站在下面,满脸都是羡慕,“言齐,我们时候举办婚礼啊?”

望着台上的人,申言齐的嘴角慢慢勾勒出一个笑容,“一直想给你一个惊喜,我已经租定下了巴厘岛的地方,两个月后我们就结婚!”

还记得当初顾梦跟他说过,她喜欢天高海阔的样子。

陆宏最终还是把陆天集团交给了陆冷离,秦瑶也无奈的放下了所有对顾梦的戒备。

在顾梦父亲的忌日上,顾国伟道出了当年的实情,并且在顾梦父亲的坟前抱着墓碑痛哭了一场。

之后顾梦才知道, 原来顾菊早就知道了当年事情的真相,只是她一直没有揭穿而已。

在宴会上受到了红包够顾菊挥霍一段时间,但她用了其中不少的钱买了无数的玩具给小伊和小夕。

顾梦想要把她接到别墅,但顾菊说更习惯住在家里,因为那里更有感觉。

随着时间的推移,一切的一切都走上了正轨,梁齐(小伊舅舅)不知道以什么手段竟然追上了夏小小,并且还大胆的见了夏城。

夏小小父亲当即就拒绝他,但当半年后,夏小小大着肚子走上门的时候,夏城的嘴里也只能留下一声叹息。

时间不知不觉就已经往返了很多遍,当顾梦拉着小夕的手走进幼儿园报道的那一刻才知道, 原来这个世界还有这么一大家子人。

“顾梦?你怎么也在这?”王巧芬拉着自己的孙子愤愤的望向顾梦,“走,我们不在这家幼儿园了,换一家!”

顾梦讥笑一声,这么多年过去了,没想到王巧芬竟然这是这样,她望向那个跟乔安一点都不像的孩子,“我劝你还是带着孩子做一下亲子鉴定的好,否则真不知道孩子应该姓什么!”

乔安警惕的望向顾梦,“你这是什么意思?”

顾梦冷哼一声,拉起小夕就朝着报名处走出。

——

“什么破数学简直太简单了,还是六年级的题还算看得过去!”听到刚幼儿园毕业的小夕这么说,顾梦简直不知道应该露出什么表情,她摇了摇头后无奈的走出了房间,小夕真的是继承了陆冷离的智商,没想到她也能生出这么变态的儿子?“哎……或许能继承我的,只有这一身的美貌了……”

小伊轻咳一声朝着小夕那边挪了挪,“弟弟,我的作业就让给你了,你要是还想做,我这里还有好多!”

小夕翻了翻白眼,“妈,姐姐又让我给她做作业!”

小伊一把揪住了小夕的耳朵,“你信不信我把你上次扎坏爸爸汽车轮胎的事情说出去!”

“哎呦,停停停,我做我做,从今天起你以后的作业都包在我身上 得了吧!”

小夕这才眯起了眼睛笑了起来,“行,看你这么勤恳的份上,子默叔叔今天刚买了一个全息眼睛,我带你去他家玩!”(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