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地大叔轻一点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wenxue6.com

叶雨辰没能得到闫鑫的答应,不过,能这样拥抱着他,他已是满足。

拥着她,他仿佛拥有了全世界,那样的欣喜若狂。

然而,这份欣喜没能持续多久,便被走廊上迎面走来的人打破了。

温柔的松开闫鑫,叶雨辰看向前方。

闫鑫见罢,无声息的抹掉眼泪。顺着他的方向看向来人。

似乎哪里都能遇到这个让她不喜的人。

“闫寒,你怎么在这?”叶雨辰皱眉,并没有因为闫妮嫁给自己,而喊闫寒为哥哥。

同样的,闫寒也不会要求他喊。

只不过,像这种娶了自己妹妹,又来招惹别的女人的男人,闫寒是不喜的。

“我在这不奇怪,我倒是奇怪你怎么在这?不会是来找人的吧。”闫寒的眸子睨向闫鑫,那里面的含义很明显。

“闫寒,你知道我跟你妹是商业联姻。”叶雨辰没有掩藏。

人人都知道他跟闫妮是商业联姻,就比如,他知道闫妮其实是有喜欢的男人。

会答应这门亲事,同样是因为拒绝不了。

“虽说是商业联姻,不过到底还是结婚了,还是注意点好。”闫寒睨着闫鑫,眸子深邃的让人恐惧。

在那样一双眼神下,似乎所有心底的潜藏都能被公之于众。

听着他们的你来我往,闫鑫觉得疲惫。

便打开了房门,躲了进去。

看来,她还是早早的去部队好了。至少那里,不会像现在这么让人觉得无奈,觉得疲惫不堪。

“我会跟你妹离婚的,所以,转告你爸妈,他们所谓的商业联姻便是拿你妹妹的幸福做赌注,因为,我这一生永远不可能爱上她。之后她的人生除了无尽的痛苦便只剩下一片迷茫。”叶雨辰说的狠辣。

虽然,他跟闫妮的联姻不管闫妮的事。

可终究,她还是占了原本属于闫鑫的位置。所以,他不会放过她。

“等你真正做到这一切再来给我说吧。”虽然闫妮是自己的妹妹,不过闫寒看的清,每个人的人生都会经历苦难。

若是叶雨辰是闫妮的劫,那他除了提醒,也帮她不了。

“哼。”一声冷哼,叶雨辰离去。

待到走廊上空无一人,他这才看向闫鑫的房房门,皱褶了眉头。

闫鑫躺在床上,之前还了无睡意,可此刻,她竟是不到十分钟就入眠了。

待她醒来之时,已是深夜。

京都甚是繁华,看着外面的车水马龙霓虹灯。

闫鑫感慨,因为是繁华,所以,这里的阴暗也是常人体会不到的。

饥饿感传来,闫鑫沉默了半响,这才拿了钱包出门。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闫鑫前脚刚出门,后脚隔着她房间不远处的房便打开了。

而出来的赫然便是闫寒。

看着那张熟悉的脸,闫鑫蹙眉。烦躁的转身就走。

“小学,初中,高中大学是同学,部队是战友,生活是亲情。怎么,叶雨辰娶了闫妮之后,我们就成了仇人么?”闫鑫的蹙眉让闫寒不悦。

他觉得,比起叶雨辰,他应该才是那个在她心里重要的人才是。

只是这句话,他不会问出来。

闫寒的话让闫鑫步伐微顿,踌躇了一会儿便毫不犹豫的走了。

闫寒见罢,跟了上去。

闫鑫是孤儿,被领养之前,孤儿院的生活便让她见识了人情的冷暖,原本以为被领养会是她一生的救赎,那时候不曾想过,她只不过是从一个冰冷的地方被带到另一个冰冷的地方而已。

从始至终,她,似乎只是一个人。

一个随时消失在世界,都能片刻被遗忘的人。

相较于高档的餐厅,闫鑫更喜欢拍档。

因为,那些吆喝声,嘈杂的声音,会让她觉得热闹。

会让她觉得,世界不再那么冰冷。

静静的看着别人开心,她也会觉得温暖。

点上烤串海鲜,倒上一杯扎啤。闫鑫一边听着耳边的嘈杂声,一边仰望着星空。

此刻,她觉得人生不再那么孤独。

沉闷的心总算是开阔了些许,不过片刻。便被来人打断了。

第六章看着闫寒的到来,闫鑫知道,他是故意跟上来的。

闫寒不问话,直接坐在了闫鑫的面前。

“我不想看见你。”闫寒有着一张帅气的脸庞。五官棱角分明。带着严肃,带着深邃东洞察人心的眸子。

闫寒直直的看着闫鑫,下颚微扬,带着高傲,带着轻蔑。

这种高高在上的模样是闫鑫最厌恶的。

~酷`◎匠~t网正;版首t发:

在他的面前,她总能轻易感觉到自己低人一等。感觉,自己被他瞧不起。

所以,她不愿意看见他,哪怕隔着老远,她都会想尽办法避开他。

可是,他从来不如她所愿。一逮到机会,便会上来恶心她。

“我听你妈说,你要回部队了。怎么还有闲情逸致跟已婚人士眉来眼去,搂搂抱抱。”她嫌弃他?闫寒轻哧。说出的话毫不留情的刺激着闫鑫的心脏。

果然是闫家人,他骨子里带着的便是邪恶。

“现在这个社会瞬息万变,上一秒闪婚,下一秒离婚的多得是。若我能耐,让叶雨辰离了闫妮再娶我,也是好的。毕竟,我们本来就是情侣,比起他们商业联姻,叶雨辰定会选我多一点吧。”闫鑫带着思考。

闫寒想刺激她,也要看她会不会如他所愿。

“看来,你也没多少尊严,劈腿的男人竟会上赶着求挽回。”闫寒说话毫不客气。

闫鑫听罢,当下便冷了脸。

她盯着他,眼神里是毫不掩饰的厌恶。

闫寒皱眉,眼神越发的深邃。

两人就这么对视,也不说话。

也不知过了多久,闫鑫才觉得自己没必要跟他争辩。

因为从他们相遇开始,他就从未给过她好脸色。

被他损,似乎已经不知道千百多少回了。

“若是损我,你会好受,你请便。”闫鑫松了口气。

像闫寒这种男人,你越跟他犟,他就越会整治你。

你若是毫不在意,想必,他也没趣。

闫鑫的猜测没错,闫鑫的示软,到叫他不知还能说些什么。

“我跟上面打好招呼了,到时候你跟我一起回部队。所以,这些日子,你先暂时回闫家。我走的时候,会通知你。”闫寒开口,声音带着不可反驳。

然,他话音一落,闫鑫脸色大变。

她嗖的起身,眉宇间带着怒火。眼神里的厌恶更深。

“闫寒,别多管闲事,跟你多接触一秒,我都会厌恶至深,更别说跟你一起回部队了。”闫鑫厌恶的说完,便扔下几张百元大钞,怒火腾腾的离去。

坐着的闫寒眉间皱褶的更深,就连他常年不动的面容也是冷了下来。

闫寒跟闫鑫就像是磁场,一正一负,但凡有一方想要靠近,便会排斥离得更远。

好好的心情瞬间糟糕透顶,闫鑫转场酒吧。

跟着这些不认识的人声犬色马,她终是再度消失了烦闷。

酒能消愁,哪怕是暂时的,闫鑫也是庆幸。

部队不能喝酒,出来了,她也打算来个不醉不休。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终是感觉头昏眼花,撑着最后的精力出了酒吧。

冷风袭来,内心翻滚,撑着墙壁,她翻江倒海。终是把灼热的胸口腾空了。

“恩。”轻哼着,闫鑫努力的睁开双眼,往前方走去。她试图打车回去。

却在走了几步之后,悠悠的跌落在地上。

“啊。”闫鑫感叹的闭上眼睛,一时心酸,竟是忍不住泪流满面。

“哟,这小妞怎么哭了?难不成是失恋了?”黑暗下的肮脏从未消失过。

三两个混混向着闫鑫走去,那眼里除了打量,还有新生的邪恶。

“妹妹,你醉了,我们送你回去吧。”两男人暧昧的架起闫鑫往黑暗的小巷子里走去。

闫鑫恍恍惚惚,已经没力气挣扎,却也知道自己面临的是什么。

“敢动军军人。”闫鑫用尽力气说出这句话。

架着她的两个男人步伐停顿之后面面相觑。

却又在欲望使然的驱使下,继续拖着闫鑫向小巷子里走去。

待到无人的角落,两个男人将闫鑫大力一扔。

被如此晃动,闫鑫终是忍不住昏了过去。

昏迷之前,她苦笑,想来,再次醒来,她的世界会崩塌的彻底。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