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着她的腰疯狂的撞击闷哼

第十四章张家的千年灵咒

张启明感觉到了凝重的气氛,马上收起胡思乱想的心思,认真的注视着灵叶老道士,听他继续说话。

「怎么突然觉得像是交代临终遗言的意思呢?」

灵叶老道士点点头,对张启明的态度很满意。突然开口问他了一句,

“你知道为什么你会来到这里吗?”

张启明摇摇头,这个他真不知道,他只知道,在他十五岁的那年,他突发疾病躺在了床上,他的父母就突然把他送到了这里,连他是重病之躯都不顾。

而在灵叶老道士的妙手医治下,他很快就病好了,但他的父母却狠心的把他留在了这里,这一留,就是十年的时间啊。

十年了,他在在这里足足待了十年,没有超过一天时间是离开巴山的,除了山下的小镇偶尔去过一次之外,他就没有走出过更远的地方。

而他的父母,从那天他们走了之后,就没有再见过他们一次,仿佛他们已经忘记了还有他这么一个儿子。

之前的张启明脑子笨笨的,也不会去想太复杂的东西,他是一直在心里认为,有一天他们会来看他的,他一直在傻傻的等着那一天的到来。

而这时的张启明,只是稍动脑筋,就发现了其中一定是有什么变故,不然他们会无缘无故的丢下他吗?

这天底下,哪个父母不是心疼孩子的?这世上,只见过不懂孝道的儿子,从没见过不爱儿子的父母。

这就是血浓于水的,不可分割的亲情。

所以灵叶老道士这是要告诉他父母丢下他的原因吗?

“孩子,也许你怪过你的父母亲,把你丢在这里不管不问的,其实不是他们不想,而是不能啊。

其实你本应该早就来到这里的,就是你的父母执意不想让你离开他们,所以才在家里呆但了十五岁,直到你病倒在床上,他们无可奈何之时,才不情不愿的把你送到这里。”

“为什么我是一定要来这里的?”

张启明听着有点迷糊了。

“因为命运,从你出生的那一刻开始,你就注定了这个命运,你的父母帮不了你,其他人也没法帮你,连你自己也没办法决定。

这个命运是由天决定的,上天让你背上这个命运,你就注定了这个命运。所有人都没办法逆天而行,改变这个命运。”

“什么命运?”

张启明听着听着觉得有点玄乎了,什么鬼命运,难道穿越到这里也是命运?附身在这个“天生公公”的张启明身上也是命运吗?

他厌恶这个命运,因为这不是他想要的人生,他想要的命运。

“因为灵咒,因为张家的千年灵咒,这是千百年来都与张家纠缠不清的血脉诅咒。

这是张家的命运,也是我的命运,现在也是你的命运。

你的背上是不是也有这个印记?”

灵叶老道士说着伸手扯开脖子上的衣服领口,转身露出右边的背膀子给他看。

只见他的那里有着一快巴掌大的印记,形状怪异,颜色妖异。

它呈圆形,似轮非轮,色红;外围带齿,色青;内有一弧圈,色黑。形象点比喻的话就是一轮红色的太阳包围着一轮黑色的月亮,再散发出青色的形似动物尾巴的光芒。

这个印记是不是很诡异?

张启明自己的背上也有这么一个印记,有次他照镜子看到这个印记时,就被这个印记下了一跳。

他每次看到这个印记,心里都是莫名的直冒寒气,仿佛印记里面封印着一个嗜血恶魔,时刻在准备着破印而出。

“这就是我们张家的命运印记,灵咒胎记。每过二十八年,我们张家就会有一个男婴出生,身上就会带着这个胎记,意味着这个婴儿这辈子就继承了张家的血脉灵咒。

夺天命,张家兴。

背血印,灵咒行。

离家亲,巴山请。

忘欲情,伺月灵。

这是一千多年前,我们张家的先祖,第一代灵咒拥有者,道仙张道灵留下的谚语。

所以从那以后,张家就有千年祖训,背负血脉灵咒的张家子孙,无论老幼,都不得在家里逗留,都要在巴山的老君观,伺月祭灵,不能以任何理由延误。

所以,你的父母也是不得不把你留在这里的。而且,也是我吩咐过的,每年他的来看你时,都只能远远的看你,不能相见,因为那会打扰到你伺灵的诚心。

因此,十年来,你没有再见过你父母一面,这不能怪他们,你要怪就怪我,就怪这该死的命运吧!我们谁都不想背上这个命运,可我们既然注定背上,也是无法再逃避的。”

灵叶老道士整理好衣服转身对张启明如此说道。他再叹了一口气,又转身向靠近里面的那块石壁走去,伸手向一个地方按去。

轰隆隆,那块石壁突然从中裂开,自动向两边移开,露出里面的另一个石室。

这间石室里,摆设更是怪异,张启明放眼望去,石室里只有一样东西,那就是一排排的灵牌了。

灵牌是放在似阶梯样子的特制台子上的,张启明大致看了一下,阶梯至少有六七个,一排至少有着十几个灵牌,这就意味着这里的灵牌起码有七八十个那么多。

这些都是什么人的灵牌呢?

“这些就是千百年来,张家每个背负血脉灵咒的子孙英灵牌位,以后你我都会在其中,从我们一出生那天开始,这就是我们的最终归宿。

不管生前有多大志向,有多大能力,但是为了张家,为了灵咒,就算是死了,也要静静的摆在这里,继续守着那个至死不渝的灵咒誓言,继续为张家贡献着最后能出的力量。”

灵叶老道士在台子前的香台上抽出六支香,弄燃之后,递给张启明三支,自己举着三支香拜了三拜,再插入香案里。

张启明也学着他的样子,对这些可敬的先祖先辈诚心三拜之后,才插入香案。

不为别的,只为了他们是他张启明的先祖先辈,就该三拜。更为了他们视死如归,至死不渝的精神,更该三拜。

所以,张启明这三拜,他拜得足够诚心,比任何时候都诚心,比他今天在祭月拜神大礼上的跪拜,也是更加诚心。

但是他却在心里默默地告诉说道,

「前辈,你们信命,但我不信命,所以我绝对不会坐以待毙的,我一定会找到解决的办法,破了这个千年灵咒。」(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