趴下把腿张开 惩罚木马

<!--go-->

h市某女监内。

杜兰身着囚服,双手带铐地走在阴冷的走道上,身后,是两个冷面如阎罗的狱警。她疲惫地走着,走着,身心是悔!

直到现在,杜兰依然不能接受这个现实,她甚至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的结局会是在铁窗里度过,那些莫须有的,强加在她身上的罪名,她几乎完全不知道为什么会指向自己。她只是贪钱了一点,她只是不择手段了一点,难道,这样就要换来十年的牢狱之灾。

她试图挣扎,可仅仅只是把自己越陷越深,直到现在,她已无力自抗,只能认命地来到了这所女监,认命地服从那足以毁灭她一生的有期徒刑。

一路上,她看到形形色色的眼光,直到,她终于走到属于自己的那一间的门前,当她看清内里的人,她发现里面的那个女人痛快地笑了,而且笑得很疯狂。

杜兰被推了进去,很是狼狈地立在那个女人跟前,她想学着对方的样子鄙夷地笑着,只是,牵了牵嘴角,她却只能无力地嚎:“是你吗?”

“兰姐,好久不见了啊!”

本躺在床上看杂志,可看到进来的人时,慕希雅的笑,灿烂到仿佛开出了花,这么些日子以来,她真是郁闷了,终于来了个让她可以奚落的人物,她又如何能不开心?

“我问你,是你吗?是你害我的吗?”杜兰的眼都红了,看到慕希雅的笑,下意识地就想到会是她,要不然,以她的人脉,她想不出还有谁可以害她成这样。

眉一挑,慕希雅欠抽地问:“害你,害你什么?”

“一定是你,要不然你为什么这么笑?”

睨了她一眼,慕希雅慢条斯理地从床上坐了起来,不怀好意地问:“我笑,是因为你终于还是抛弃不了我,兰姐啊!这一次,你要陪我多少年啊?”

“你别得意,我不会让你好过的。”

兰姐气坏了,可慕希雅却凌厉了眼,喝道:“愚蠢,你难道真的以为你会进来这里,是我慕希雅的功劳么?”

“不是你还有谁?我除了你,也没有得罪过别的什么人。”

“那么苏恋呢?”

她一直以为,兰姐是她所见过的最精明的女人之一,可直到今天,她终于才发现,原来,从一开始,她就选错了人,如果不是兰姐,她可能也落不到如今的田地,所谓一失足成千古恨,或者,也就是她此时此刻的心情。

后悔啊!只是,没有后悔药可解!

“你以为她像你吗?你以为她会报复人吗?她那种个性,绝不可能是她。”杜兰是个精明人,所以,很多事她不是不明白,只是不想要去正视,直到现在,她失去了一切,她才想起自己曾经有多蠢。她的眼光一直很无敌,如果,当年坚持将苏恋挖到手,就会和她最初的设定一样,她捧起一颗巨星,成为娱乐圈最赚钱的操盘手,可是现在,一切都晚了。

慕希雅冷冷地笑,声音都似结了冰:“是啊,她不像我,她善良得像个天使,可是,天使的背后不都站着个恶魔,就算天使不出手,恶魔也会帮她不是么?”

“…………”

见兰姐愣在那里,慕希雅继续道:“宋天铭连我都不肯放过,你以为,他会让你在外面逍遥自在么?呵呵!天真。”

“就算真的是宋二少害我,不也都是因为你,要不是你,我怎么会和苏恋结下梁子?”

归根究底,是自己一念之差,如果真的是宋二少要对付她,输成这样,她也心服口服。毕竟,在凌云的实力,以宋二少的手段,如果真的要她死,甚至不会给自己进监狱的机会。对方已经手下留情,她再傻,也不至于还想要去争。

“是你先和苏恋结下梁子才搭上的我吧?怪我你觉得合适么?”慕希雅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没有在当年直接让苏恋去死,在,而她这辈子做的第二后悔的事,就是选择了一个猪一样的队友。如果当初没有听兰姐的话,一切都按自己的来,也许今天的结局也不一样,只是,再没有后悔的机会,所以,对于兰姐,她也绝不会再同情。

总之,大家都进来了,也算是有个伴了。到死都有个垫背的感觉,还真是爽!

“慕希雅,直到现在你还这么嚣张?”

“为什么不?至少,我输了所有,也没输给你。”在没有苏恋的时候,兰姐就一直想控制她,直到后来,她成功脱离了兰姐的掌控,渐渐独大。她从出道开始,就在与兰姐抗争,争到现在,两个人都在牢里见了面,她是输了,但是,看到兰姐同来,她突然又觉得老天很公平。

她的嚣张,让兰姐很不爽,原本被打击到颓废的好斗因子,业已在当下满血复活。她冷冷看着慕希雅,又冷冷地笑着:“不输给我又如何?不想知道关于苏恋的近况么?不想知道她和二少发展到什么程度了么?”

“关我什么事?”

慕希雅不想听的,恰好是兰姐最想说的,所以,兰姐笑了,笑得很阴险:“苏恋怀孕了,而且,据说是怀了个三胞胎,不出意外的话,孩子生下来的那一天,也就是宋家对全世界宣布她身份的时刻。你可以和苏恋争,现在不行,出去后还可以再争,可是,你争得过她,又争得过那三个孩子吗?慕希雅,你输了,输的彻彻底底,再无翻身的余地。”

“你想骗我?我不会上你的当的。”这些天以来,她一直在监狱里盯着关于宋家的一切新闻动向,没有关于兰姐所提到的消息,所以,她是不会相信兰姐的,这个女人,直到现在还想跟自己斗,真是不自量力。

“是不是我骗你,你总有一天会知道,还是说,要我帮你借财经版的报纸来看看?”

财经版?难道不是娱乐版?啊!对了,宋家还不能说是娱乐大户,所以,宋家所有的消息,如果不是刻意要外露的,都不会发到娱乐版,如果是在财经版,那么,会是什么样的消息?

慕希雅的脸色,终于暗了下来,她摇着头,难以接受地跌倒在了床上:“不可能的,那个贱人还有能力怀上三胞胎?就算她怀上了又如何?二少不是瞎了吗?她和我抢了这么久,不也只抢到一个残废了的男人么?”

“是吗?可是,据我所知,二少刚刚做了手术了,而且,据说手术很成功,复明的机会,是百分之九十。你猜,他睁开眼睛第一个想看到的人是谁?你,还是苏恋?”

兰姐不甘示弱,一句比一句刺激,慕希雅终有些难以自制,吼道“闭嘴。”

“你如今奚落我,可是,我再差也强过你,至少,十年以后,我出去了还有我的家,可是你呢?你还有什么?还有什么?”提到自己的家,兰姐终于落下了泪,一意孤行,她赚了那么多的钱,就是为了让家人过得更好一点,她是穷怕了,可是,当她不择手段地夺得那一切,终究还是埋葬了她的人生,她的自由已不在,她错过的,将会是子女在未来十年的所有时间,很后悔,只是,后悔已来不及!

兰姐的步步紧逼,终还是让慕希雅崩溃地大叫了:“闭嘴,信不信我杀了你?”

哼笑了一声,兰姐讥讽道:“杀我?为什么不杀了你自己?是你造成了今天的局面,是你一手导演了自己的悲剧,也是你,拖着我一起下了水,慕希雅,我会申请调监,和你这种人住在一起,我怕我睡不好觉。”

“…………”

杀了自己吗?她需要这么做?为什么,这一刻,她竟真的有这种想法了呢?

----------------

杜兰最终还是搬出了那间牢房,慕希雅也终于从狱警手里,求到了一期刊登了有半于凌云二少爷近况的报纸,当她看完报纸的那一刻,慕希雅的心,彻底沉入了谷底。

那天开始,慕希雅没有再吃过一粒米,也没有再喝过一滴水,她生存下去的信念已失,那一刻,她只想死。

三天三夜,慕希雅在极度虚弱之中被抬出了监狱,直接送到了某军区医院抢救,可是,在医生给她吊上营养针的两小时里,她拨下针手,直接爬上病房外的窗台上一跃而出。

慕希雅死了,死相凄惨!

她用一颗骄傲的心,成就了她不足以让她骄傲的人生,她本可以光鲜亮丽的生活一辈子,可是,她的自强,自负,毁了她的一切,直到最后,她宁死也不服输,她要死在一切成定局以前,她要用行动告诉全世界,她,慕希雅,是自己抛弃了一切,而不是输给了她最为不耻的人。

她没有输,直到死的那一天,她也没输………

--------------------------

慕希雅自杀的消息,是在第二天传到苏恋耳中的,她当时还挺着个大肚子,守在刚做完手术不久,还没有拆纱布的宋天铭身边,看到报纸上的照片,苏恋觉得很反胃,想吐,却最终只能干呕了好几声。

“小恋,你怎么了,又不舒服了?”

他关切的声音传来,苏恋心头一暖,摇头笑道:“不是。”

宋天铭不满,咕嘟着提醒:“我眼睛看不见,耳朵还是好的,这也要瞒我?”

“不是瞒你,是真的没事,我只是看到了不该看到东西,有些反胃。”也不知道那些记者是什么心理,将一张慕希雅做了影后时的照片,和她在楼下惨死的照片一起放上来,那样的对比,还真是让人唏嘘。

“什么新闻这么刺激人?说出来让我开心开心?”也许是因为一切都想通了的原因,也许是因为手术的时候,四少说过手术很成功的原因,所以,虽然还没有拆开眼前的纱布,可是宋天铭的心情却很好,好到随时都可以开玩笑。

“铭,这个消息,我是该告诉你的,只是,你要做好心理准备。”苏恋的口气并不轻松,宋天铭从字里行间就能听出端倪,他伸出手,很准确地找到苏恋的手,问:“什么事啊?搞的这么神秘?”

“其实,我看的消息,是关于慕希雅的。”

一听这个,宋天铭便沉下了脸,抗拒道:“不要再提这个人。”

“也是最后一次提了,因为,她死了。”

“…………”

最后的三个字,宋天铭用了足足30秒才算是消化干净,他想不到新闻的内容,也不太想知道新闻的内容,可是,这个消息,却真真实实地让他感觉到了压力,慕希雅死了?死了?

“在某军区医院治病的时候,从五楼跳下来,当场死亡。”她没有告诉他在此之前,慕希雅曾绝食过三天,也没有告诉他,慕希雅在坠楼后,曾用自己的鲜血在地上划了一个g,这样的绝然,让她觉得可悲,但更多的,却是觉得恐怖。她不是故意要恶毒地咒她,可是,如果这个女人还活着,她们的未来,真的会安宁么?

她死了,对她来说是什么苏恋不知道,但,对于自己和宋天铭来说,绝对是一种解脱,她知道这样的想法很残忍,可是,人都是自私的,她就不能为了自己的未来自私地想一想么?也只能是想一想了,毕竟,这个女人,永远也不会再出现在她们面前了。

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宋天铭困难地咽了一下口水,沉痛道:“她到底还是太骄傲,宁死也不愿意再改变。”

一个女人的一生,可以用花儿来形容,从含苞到绽放,从盛开到枯萎,可是,慕希雅的选择,却是在最努放的时刻,亲手斩断一切,宁可活在最灿烂的过去,也绝不要一步步走向枯萎,她就那样的绝断,以至于,亲手断送了自己的生命。

说不难过是假的,毕竟,曾在自己的生命中,扮演过那般重要的角色,可是,纵然他觉得可惜,可是,对于自己的选择,却从不曾后悔,是他造就了慕希雅,也是他亲手掐灭了她的一切,虽然,也会显得很无情,可是,为了自己的‘家人’,他想,就算是早就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当初,他的选择也一样不会改变。做错了,就应该承担后果,无论她是不是国际天后慕希雅。

只是,心依然在颤动着,为了那个曾经鲜活的生命,为了那个,曾在许多年前,让自己产生保护欲的小姑娘,死了吗?真的死了啊!只是觉得,太叹息!

“如果,你心里不舒服的话,我不会介意的,人已死,恩怨也都随风而去吧!”

有时候,苏恋也觉得自己很奇怪,恨一个人的时候,恨得要死,可是,不恨的时候,也似乎很容易说服自己。对于慕希雅,从一开始她就喜欢不起来,不是因为她有多优秀,而是因为女人的直觉。也许,一开始她就知道对方会成为自己的情敌,所以,从见到她的那一天开始,她们便互相讨厌的,直到,她结束自己的生命,将她们之间的恩怨变成了阴阳两隔。

都已是如此了?她还有什么可恨的呢?

宋天铭一叹,低声道:“我要是说我心里一点没感觉,那也是假的,我从小就照顾着她,快20年了,她就像我的亲人一样,如果,不是她犯了不可饶恕的错,我不会那样对她的,可是,她已无救可救,所以………”

“你没有错。”

他摇头,似笑似苦:“我有错,错在不该一而再,再而三的给她希望,她原本也是个单纯的人,是我把宠腻,让她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其实,也是我害了她。”

告诉他这个事实,是因为总有一天他会知道。可是,如果这个事实会让他觉得难受,她便要想办法阻止,所以,她故意挑着眉,不怎么高兴地问:“你干嘛把自己说成这样,不怕我吃醋啊?”

闻声,宋天铭淡淡地笑了,握着她的手,也下意识地收拢着,她知道他在紧张,害怕自己真的介意,可是,她却并不出声,只任他紧紧握着自己的手。终于,他又开了口,可怜兮兮地问:“跟一个死人也要吃醋的吗?你什么时候这么好妒了?”

苏恋继续挑眉,呛声道:“你不知道孕妇是会改脾气的吗?”

“那就妒着吧!反正,有你在身边,我也不会再看其它人。”将她的手,拉起来放在自己心口,他傻傻的笑,她也跟着傻傻地笑:“哼!说的好听。”

“什么叫说的好听啊!我还能好好做呢!只是,某人不能做啊!真遗憾。”

“………”

又不正经了,这货自从她们合好以来,就恢复成了这模样,对于某件事的执着度惊人地可怕。话说,这家伙的脑子里就不能装点别的么?旧情人死了耶!他就是装也得装的伤心一点嘛!现在就想那么‘邪恶’的事。

真是,思想太邪恶了,心理太龌蹉了………

---------------------------

三天后,阳光明媚。

苏恋接到首映邀请函的那一天,宋天铭的双眼,也要解开最后的束缚了,为了自己的男人,苏恋毅然而然地拒绝了参加首映礼,可是,因为leo的缺席,导演要求苏恋一定要过去,想了想,苏恋最后还是选择了拒绝。

冯导无奈之下,一个电话打到了宋天铭的手机上,他想了想,只对她说了一句:“你的人生第一次,一定要去啊!”

她担心他睁开眼睛看到的第一个人不是自己,所以,死活不肯听,想了想,宋天铭又说了一句:“要不,我陪你一起去?”

“可是,你今天不是要………”

他笑着摇头,轻轻松松地打断她的话:“我也想看看,你在第一部戏里的表现会不会太逊!”

闻声,她嫣然一笑:“好啊!那就拆了纱布一起去看吧!我保证,会让你吓一大跳的。”

“等着你的那一大跳。”

“………”

其实,她很担心的,担心就算手术成功后,他能睁开眼,却还是看不见,可是,听到他这么一说,她竟真的安心了许多。是啊!他一定会好起来的,他还有那么多该看的东西没有看呢!他一定会看到的,一定………‥

是四少亲手做的手术,也是四少高兴地宣布着手术的成功,所以,拆纱布的那一刻,四少轻笑着对苏恋点了点头,虽然同样地担心,可是,对自己的医术,四少有信心。

一圈一圈,一层一层,当束缚层层解开,宋天铭终于露出他完颜的俊颜,起初,他只是闭着眼,直到四少告诉他,可以睁开的那一刻,他才小心翼翼地扇动着双眼,慢慢地,慢慢地睁开了原本凌厉的眸。

苏恋摒着气,一直站在最前面,她甚至夸张地将四少都拖到了她身后,然后,她对上他的眼,就那么傻傻地对视了几分钟。很长很长的时间内,她都不敢说话,他也没说话,就那么傻傻地对视着。从最初的喜悦,到徙时的不确定,苏恋原本就紧张的脸,终于渐渐惨淡成青白交加的颜色。

她尴尬地一笑,动作夸张地握住了他的手,说:“这个,才做完手术也没有多久,应该还有恢复期的,没事,没事的。”

“…………”

宋天铭没有说话,仍旧那样呆呆地‘看’着她,那木然的眼神,那空洞的眸光,苏恋心一酸,却只能强忍着眼泪继续笑着说话在:“其实,我觉得,你应该能看到东西了,虽然,暂时还看不清,是不是?”

“…………”

结果到来之前,她抱了太大的希望,她甚至做好了拆纱后互相抱头痛哭的准备,可是,他的反应,让她明白了一切,因为害怕刺激到他,所以她不敢再哭泣,只能强装坚强地笑着对她说:“哈哈!还看不清的话也没事的,再给四少一点时间嘛!也许,也许还有什么地方搞错了,应该,还有办法解决的,真的。”

“…………”

沉默,沉默,沉默!

宋天铭傻了,宋天铭呆了,宋天铭彻底的不再有反应了。苏恋的眼泪终于掉了下来,忍着心头的酸涩,她将他的手握在自己手中,语重心长地劝:“铭啊!你不要这样,就算,就算真的失败了,也没关系的!我不介意,真的不介意。”

“…………”

无论她如何说,无论她如何做,始终唤不回他的反应,苏恋终于忍不住了,悲伤道:“好,好,好!就当你看不见好了,就算你看不见好了,没关系,我说了没关系的,你干嘛还要这样?不高兴就叫出来,吼出来啊!别憋着,你这样,让我,让我很难受………”

直到最后,她难过到不能继续,他却突然抬起头,捧起她的脸,说:“你不介意,可我介意。”

以为他受不了刺激,又要崩溃,苏恋摇着头,反握住他捧往自己脸的手,急急地劝道:“你不要这样………”

打断她的话,他的眉头拧的很深很深:“妈都给你吃了什么?怎么怀孕的人还能瘦成这样?”

“阿姨给我吃的很好,你不要随便怪她,她………”顿了一下,苏恋的眸中精光大放,紧握着他的手,突然也更加用力了:“你说什么?你说我瘦了?”

终于,他笑了起来,带着些孩子气的表情,说:“傻瓜,你以为我真的瞎了吗?你不信我,老四的医术总该信的吧?”

“你真的看得见?这个,这个是几?”

比划着伸出一支手指头,在他眼前晃了晃,他不忍指了她的意,只得老实地答道:“一。”

又加了一只手指头,比出个剪刀手,她继续问:“这个呢?”

“二。”

将两只手都伸到了他的面前,她激动地问:“那这些呢?”

“十。”

话到这里,宋天铭终于忍不住了,问:“你究竟是在对一个失明患者做确认呢?还是在对一个失脑患者做鉴定呢?”

听到这话,苏恋突然就不做声了,原本还只是潺潺细流的眼泪,突然就跟开了闸的水,汹涌着,滚滚而来。她气得直抖,也不管病房里还有着宋家的长辈,指着他的鼻子就骂:“混蛋,你看得见刚才还那样,你吓死我了,你混蛋,混蛋…………”

他笑着拉下她的手,痞痞地答:“是,我是混蛋,可是,我这个混蛋终于看得见了,小恋,我看得见了,看得见了。”

在他说出一迭声的看得见后,苏恋的心又软了,她不顾一切地扑进他怀里,又哭又笑:“吓死我了,吓死我了,以后你不许这么吓我了,我都能感觉到孩子们在和我一起发抖,你吓到她们了知道不知道?呜呜………”

一听这话,原本还在嘻嘻笑的宋天铭被吓到白了脸:“啊?孩子们在抖,你不要吓我,你,你没事吧?”

“看你还敢不敢玩,你自己摸摸,是不是在抖?”

紧张地将手放到她已经很明显隆起的小腹上,当腹部的颤动隔着不算薄的衣料传出,宋天铭的脸,顿时更白了:“天啊!真的,真的在抖耶!会不会有问题啊?要不要叫医生啊?”

她扁着嘴抹泪,一边抹一边怨:“看你还敢吓我?”

自知做错了事,宋天铭后悔不迭地解释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吓你的,我只是刚开始有些不适应,然后,我,我自己也傻了,你不知道重新看见的那一刻,我的内心有多激动,因为太激动所以才说不出话来的,不是要故意吓你的,小恋,你真的没事吧?啊?”

话到最后,苏恋好像不抖了,可是,这个还玩闹着的男人却抖起来了,苏恋没好气地睨了他一眼。这才轻摇着头,笑着吻他的额,重重的啵的一声响过后,她含着眼泪微笑:“我没事的,孩子也没事,他们会抖,也许,只是因为感受到了爸爸,要不要再摸摸他们?”

“好。”

迫不急待地重新摸上她的肚子,一边摸,他还一边嘀咕着:“可是,你的肚子怎么会这么大?不是才四个多月吗?”

毫不客气地白了他一眼,苏恋横道:“拜托,你的孩子也是人家的三倍之多好不?能不大吗?”

一听这话,宋天铭得意地笑了:“哈哈!也对也对!只是,平时看不到的时候,摸着还没有感觉,现在看到了,真的觉得,太神奇了,怀足月的时候,你的肚子该大成什么样啊?”

人逢喜事精神爽,20(百分号)的希望,他也能打破,睁眼的第一刻,看到的是自己最爱的女人,现在,他还摸着自己最宝贝的三个孩子,种种的种种全部集中在一起,这个时候,宋天铭只想大笑三声,告诉老天爷他有多开心,他有多高兴。

“傻,怎么可能足月生?三个娃呢!提前就得出来报到了。”

闻声,宋天铭诧异地瞪大了眼:“真的吗?那会是几时?”

“我哪知道,这就要等到那一天再说了,其实,我只要他们健康,哪一天到来都可以。”说着,苏恋也欢喜地摸上了自己的肚子,医生说,孩子有三个,所以,不可能长得足月一定就会生下来,所以,她会比别的母亲更早见到自己的孩子,一想到这里,苏恋的心,便泛里阵阵的甜,甜到像喝了蜜。

“真希望快一点见到我们的孩子。”

“我也是。”

“…………”

一家五口,无比温馨的画面,没有人愿意打扰她们,也没有人愿意开口插话,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退出了病房,将温馨的时间,留给最温馨的一家人。

这一刻,大家的心里都无比感慨。

四少想:太好了,二哥的眼睛终于看得见了。

三少想:太棒了,终于不用再天天跑医院了。

大少想:太牛了,老二为什么可以一次命中三枪?

宋妈想:太幸福了,她的儿子终于看得见了。

宋爸想:太感动了,老二好像变得越来越有人情味了。

姑奶奶想:太庆幸了,自己好在没有成功拆散这一对,要不然,那该多后悔?

老爷子想:太纠结了,家里的房间该装修了,可是哪一间才更适合做婴儿房呢?

---------------------------

四个月后。

片段一:吃货就是这么养成滴!

苏恋坐在自己房间的阳台上吃着葡萄,一边吃,还一边不停地叨叨着:“有钱真好呀!这么大一片樱花园,看着真是赏心悦目。哎!老公,你给我再拿一串来,这葡萄真甜真好吃。”

宋天铭深深地瞅并苏恋的双下巴一眼,担心地说:“老婆,你就不能不吃了么?再吃下去,生完孩子你也成球了。”

双眉一竖,两眼一瞪,苏恋不爽道:“说什么呢?我圆成这样都是赖谁呢?”

“赖我。”

老实地点头,宋天铭一脸诚恳地认错,完全没有之前的霸道与蛮横,完全是一幅受害小媳妇的可怜模样。

本想从椅子上起来的,奈何肚子太大,实在动不了。

于是,苏恋索性不动了,指了指自己身前的位置一下,宋天铭便自动自发地站到了她跟前,刚站好,苏恋就又开始发飙了,态度十分恶劣,万分嚣张:“对啊!要不是给你生娃,我至于肥成现在这个样子啊?三个娃呢!你生生,你生生?”

继续认错,宋天铭彻底变成了‘奴才’像:“是,是,我生不了,所以,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对,就是你的错,所以,再拿一串来,要洗洗干净点啊,不干净吃了对孩子不好。”

“………”

怎么还要吃呢?今天都吃了三串了好不好,三串啊三串,难道加上孩子四个人,就一定要吃四人份的么?知道的知道他是在养老婆孩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养‘zhu’呢。就不能不吃么了?都快160了还要吃?还要吃?

他真不是舍不得这个钱啊,他是怕她的胃受不了啊!

啊啊啊啊啊!

片段二:老公就是这么蹂/躏滴!

浴室里,蒸腾的雾气在镜子上结出了一层薄薄的水气。

苏恋慢条斯理地泡在浴缸里朝身上泼着水,一边泼,一边对宋天铭吆喝道:“老公,背上搓搓。”

“是,马上来。”

某铭迅速掠了过来,举着帕子嘿哟嘿哟地给媳妇儿擦着背,感觉到手下的质感越来越肥腻,某铭的脸,也皱得越来越严重。

“老公,够了够了,背上够了,来帮我做做腿部按摩。”

“有,马上来。”

迅速转移阵地,某铭从苏恋背后夹着小板凳很快到了身前,又开始嘿哟嘿哟地给媳妇儿搓腿,搓着搓着,某铭的眼神儿便飘走了,直勾勾地瞅着苏恋原本就汹涌的某个部位。

“老婆,那个,你好像又大了啊。”

痛苦啊,唉!这么久没有那啥那啥了,真是很想要啊!想要啊想了啊!!!!

苏恋拿着水勺正一勺一勺往自己大到惊人的肚子上浇,一边浇,一边理所当然地说:“当然了,孩子在长嘛!肚子肯定大。”

“我说的不是肚子。”埋头苦干的某铭,感觉到身体似乎起了某种自然反应,当时便紧张地别开了脸,不能再看了,再看明天又得自己洗内内了。嘤嘤嘤………

眼一翻,苏恋挺横地问:“那你说的哪儿?”

“只怕得有34f了吧?实在是太,太凶残了。”艾玛!这种尺寸,也只有在某岛国的特殊片种里能看到了,实在是太太太太太刺激人了,可惜,心动不能行动,行动只能冷冻!

“咚”地一声,某个水勺直接敲上了某铭的头,苏恋恶狠狠地吼道:“老公,你还有没有点革命自觉啊?你的思想觉悟肿么这么低咧?对着一个孕妇,啊啊啊,还是八个多月的孕妇,你竟然也能想到这么‘色/情’的东西,老公,你真的让我太失望了………”

“拜托,摸不让摸,亲不让亲,舔也不让舔,现在,是连说都不让人说了啊?老婆,你的思想觉悟也太高端了吧?”

要是每一家的夫妻生活都这么高端的话,男人们怕是谁也不想再生娃了吧!折磨啊!好赖他这是一步到位搞了仨,要是一次搞一个,连搞三个那岂不是要他‘老二’的命了?

“是谁说的呀!那个会伤到孩子。”头一昂,小鼻子朝天,苏恋非常不客气地抬出某铭当年的话,想当初,她那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啊,色/诱,声/诱,只差没有霸王硬上弓了,这厮当时就是这么回她的,现在,她还给他,哼!哼哼!

拧眉,某铭百般不爽:“又没有做,还能怎么伤?”

“你还想做呀?我现在这个样子你也有兴趣?老公,你真是‘饥不择食’了呀!”

听到这个形容词,某铭败北,无力道:“拜托!有人这么形容自己的么?饥-不-择-食………”

‘咚’地一声,某铭的头又惨遭蹂/躏,他捂着头,一脸哀怨地看着苏恋,刚打算憋出几滴鳄鱼泪来演一把‘苦情戏’,比某铭演技更高的苏恋突然比他更早地惨叫一声:“哎呀!”

自打苏恋怀孕以后,某铭似乎已经习惯了她的一惊一乍,只懒洋洋地问:“咋了又?”

“我好像,尿尿到浴缸里了。”

“………”

天雷那个滚滚啊!晴天那个霹雳啊!三观那个尽碎啊!

话说,这种事做了也就做了啊!肿么能这么直接地说出来?他,他,他,他已无力吐糟了呀!

“啊!”

又一声惨叫声传来,宋天铭脑门上直接挂满了黑线,他无比‘崩溃’地问:“又,又怎么了?这回该不是要大便到里面了吧?”(呃!话说,铭童鞋,乃这回真的想得有点多,要不要想这么重口的东西咧?作者大大我都有些受不了你哒!)

“不是,老公啊!好像刚才不是尿,是,是羊水破了!”

一听不是尿,宋天铭当即便松了一口气,歪着头问:“羊水破了?什么东西是羊水?”

苏恋声音有点抖,人也有点抖,紧抓着宋天铭的手,也就抖得更厉害了:“老公,我要生了,啊!要生了啊!”

听到这话,某铭当时便傻了眼,半晌,他突然也惨叫起来:“啊,啊啊啊,我要生了,要生了,啊啊!不是,是老婆要生了,要生了,啊啊!妈,小恋要生了………”

片段三:生娃就是这么幸福滴!

从产房里‘哇’‘哇’‘哇’的三声嘀哭开始,某铭的世界就彻底颠覆了,瞅了瞅摇篮里的三个小不点,某铭大骇:“妈,为什么孩子这么小?不是说有小猫大吗?这哪里是小猫,这简直就是三只小老鼠。”

一听这话,宋妈不乐意了:“老鼠也是你生的,你就是老鼠他爹。”

俊眉一拧,某铭也同样不乐意了:“妈,您这怎么说话的?”

“你先怎么说话的?”

“那,这也太小了吧?”

老实说,宋天铭从没想到新生儿能小成这样,虽然在生下来之前,他已偷偷跑去看了别人家的小孩子,可看着自己眼前的三个小不点,还是有点心里犯怵。

老大男娃一点三公斤,老二男娃一点四公斤,还有一个老三女娃居然最重,是一点六公斤。这这这,这完全不在他的接受范围之内啊!太小了,都抱不上手。

宋妈白他一眼,没好气地吼道:“一次生三个,一个五六斤,你以为小恋的肚子是航空母舰啊?”

“呃!可是,这么小,我不敢抱。”

闻声,宋妈一笑,抱起三胞胎里其中一个送到他手上,一边帮他一边教:“傻样儿,来,妈教你,就这样,这样,对了对了就这样。”

“………”

某铭被点穴了,某铭动不了啦!这这这,宝宝太小了,一次三个放手上都没啥子感觉的,这感觉,太太太让人觉得心虚了:“妈,妈妈妈,快把他们弄下来,我怕掉了。”某铭被吓得哇哇大叫,连说话的声音都在抖,天啊!为什么抱自己孩子的感觉,不是激动而是害怕?这太分裂了,他有些hold不住!

“好好抱着,这可是你的孩子。”

都快哭了,某铭求饶道:“我知道是我的孩子,能等他们再大点我再抱么?太小了。”

“是小了点,所以才要学着抱啊!来,妈帮你抱一个,我的乖孙孙哎!”从宋天铭圈成一个摇篮的手臂中接过最小的妹妹,宋妈的脸上都笑成了一朵花,那种满足,已经找不到词来形容。

少了一个,心里稍稍放松了一下,宋天铭拧眉瞅了瞅怀里的小不点儿,问:“妈,哪个是老大,哪个是老二啊?最小的妹妹又是哪个呀?”

“喏!就知道你分不清楚,孩子衣服上不是给编着号吗?一二三,老大老二老三,三号那个就是妹妹,在我手里抱着呢。”宋妈一边解释,一边细心地从襁褓内翻出她做的编号牌,宋天铭一看,当时脸就绿了:“妈,您可真有才,编号…………”

买回家的宠物都有个名字,结果,自己的娃却只有编号,有这么当奶奶的么?这可是亲孙子啊!

“不然咧!等你爷爷的名字取出来,估计咱们也该出院了。”

“有这么夸张吗?”

宋妈嘴一撇,开始如数家珍:“你大哥的名字,你爷爷娶了一个月,你的名字,你爷爷用了一百天,老三的名字用了半年,老四最晚,用了一年,周岁的时候才有名字,平时就叫宝宝。你想想看啊,一个名字就要这么长时间,一下子要三个,而且还是两个男孩子,一个女孩,可想而之,有多为难你爷爷了。”

“要不,我们自己取名字吧?”

如果真的爷爷太为难,他不介意自个儿想的,这事儿,没这么复杂啊!

“想让你爷爷气得抡拐打你么?”

“…………”

好吧!就当他什么也没说。

“其实吧!不管叫什么,我都开心,这下子圆满了,孙子孙女儿都有了,儿子,妈一直想跟你说来着,干得好。”从未像现在这般幸福的宋妈,升级做奶奶后,整天都收不拢嘴了,逢人就夸,逢人就笑,完完全全已经泡进蜜罐子里头出不来了。

“妈,我能把这两小子先放下来不?我抱着他们好害怕弄掉了。”

宋妈脸一丧,吼道:“好好抱着,掉了我抡你。”

“妈,我怕真掉了。”

这么两小东西,真是为难他这个当爸的呀!真心不知道当爸是这一种感觉啊!完完全全不知所措。

“哎!你别动,别动,我来我来我来…………”

看着母亲一个个将娃们放回摇篮里,某铭汗流颊背地松了一口气,艾玛!抱孩子是个技术活,真得好好炼啊!

病房内,苏恋嘴里咬着小毛巾,双手抓着床板,泪眼婆娑,娇躯微颤。

“啊!疼啊!”

终于,苏恋爆发了,虽然没有惨叫,但也憋不住不停地叫唤着。疼,真的疼,比她生孩子那种感觉还要折磨人。

“二少奶奶你忍着点啊!催奶的时候,是有点疼的,可是,这要不疏通啊!涨奶厉害了可是要结块发烧的。”苏恋的催奶师是宋妈亲自挑的,据说是h市最好的一位,可是,即便是这位传说中的轻手催奶师,这催起来的时候,也实在是疼得让人受不了。

一听这话,苏恋又焉了:“这,这么可怕?”

“对啊!要是烧起来了,孩子也没奶吃了,这个初乳对孩子是最好的,吃了后孩子的抵抗力都会比较好,所以,为了孩子,二少奶奶就忍忍吧!”

她可不就是忍着呢?但是真的疼呀,疼得人受不了。

“啊!疼!”

给她叫唤得心一抖,摧奶师一笑:“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二少奶姐,忍忍吧!”

“啊啊啊!疼死了,还要多久啊?”

“一天两次吧,一次一个小时左右。”其实这也看人的体质的,不过,应该催两天就差不多了,毕竟,苏恋这汹涌的胸部,一看就感觉是含奶量极饱满的。

她想哭,可是,为了孩子,她只能忍,忍着忍着,她又嚎叫起来:“杀了我吧!艾玛,好疼。”

“您别叫了,你叫一下我手颤一下,这样就得催更久了,更疼了。”

“呜呜!”

“一会我给您做完疏通后,记得记二少抱孩子抱来啊,多吸吸就通了,彻底通了就不用再催了。”

“真的?”

“当然。”

“呜呜…………”

生娃是门技术活,可是,催奶居然是个比生娃还难的技术活,为了她的三个娃啊!忍了,忍了吧!

一个小时后,宋天铭和宋妈一起将娃放到了苏恋的病床上,可是,苏恋却犯了难:“这个,先喂哪个啊?”

“老大吧,左边老大,右边老二,呃,可是老三怎么办?”宋天铭自己也犯了难,老三虽然是个女儿,可是个头最大啊,搞不好最能吃,要是前面两小子吃过了,闺女可咋办?

苏恋点头:“对啊!”

“要不,一小时换一个喂?一二三,一二三,这样的?”

办法,倒还真是个办法,可是,她能有这么多奶么?急人呀!

得知苏恋的担心,宋天铭掐着下巴看着苏恋的胸部,说:“你的尺寸,应该行吧?”

“…………”

手忙脚乱地折腾了一阵,老大终于吃上奶了,值得庆幸的是,催过之后,苏恋的奶水很足,孩子个子小食量也小,一只**没吃完就饱了,苏恋兴奋地继续喂第二个,轮流之下,三个孩子全都吃饱了,苏恋开心得要流泪。

一抬头,她男人却一脸猴急地巴巴看着她:“老婆,我也要吃。”

“滚!”

某铭无语凝噎,只能一步三回头地瞅着自己的老婆的胸,长叹而去。

片段四:夫妻就是这么爱爱滴!

洗完澡,苏恋一边擦着头发,一边从浴室里出来。刚走到床边,却见她家的男人正拿一脸哀怨的眼神瞅着她。

“干嘛?”

“老婆,我要。”

他容易吗他?不就是说错了一句话?这一年来,就一直给数落着,也不给肉,也不给做,他欲求不满,他如狼似虎,他,快要憋死了,他要,他要,他要要要要要…………

“要你妹啊要?人家顺产的耶,顺产的,不能这么早爱爱吧?”

生完孩子以后,苏恋直到现在还没有来月经,虽然,哺乳期这也算是正常的情况,但她总觉得没来月经就代表着不能那啥那啥,所以,宋天铭是提一回她反对一回,提一回反对一回。

继续用幽怨的眼神瞅着她,宋天铭不满道:“老婆,我查过资料了,顺产后八周就可以了,咱们可都十三周了好不?你不可以这么对我。”

“有吗?这么久了?”

最近光顾着忙孩子去了,还真没打听过这种事,他还查了资料了?真的可以了吗?

“咱娃都有一百天了好不?你别装傻。”

“我哪有。”

天地良心,她真的不是装傻,只是忙得不可开交,完全没有心情再那个啥,那个啥。

眼一横,宋天铭继续不爽:“哼!就算你不能爱爱,也可以口口的是不是?那我也不介意你帮我吹一吹。”

“死开,不干。”口口,那厮也说得出口,她现在白天累死累活的侍候孩子,晚上还要侍候老子,要不要活了呀?

他缠了上来,不依不饶:“老婆,我刚才洗过澡了,是用你给我买的沐浴乳,老婆,你闻闻我是不是干净的……”

“死,死开……”

任凭她如何反抗,某铭就是不撒手:“老婆,你不想吗不想吗不想吗?”

“不想。”

“来嘛来嘛,来嘛来嘛,老婆。”

某铭不顾对方的反抗,一口咬在了她小巧的下巴上,嘟囔了两声后,便开始深吻着她,一边吻,一边剥她的衣物。

消极反抗了一阵,苏恋体内的**也被某铭给带了起来,毕竟两人禁欲了一年,经他这么一撩拨,苏恋的身体也慢慢开始有了反应。

“混蛋……你轻点啊!”

宋天铭笑的很坏,低下头去吻的她七荤八素,就在此时,就在此刻。

隔壁房间,突然爆发出惊天一嚎,原本已意志焕散的苏恋,眼神当时便亮了起来,不顾身体还酥软到动弹不了,苏恋‘精神百倍’地从床上翻滚了起来,失声吼道:“糟了,宝宝哭了。”

刚刚爽完的某铭一声没关系还来不及说出口,就见身边的苏恋胡乱抓起自己的睡衣,就那么随便地披在了自己身上,待她冲出卧室的时候,某铭才意识到有什么不妥,终于一声狼嚎也火急火燎地追了出去。

老婆啊!注意形象啊!

你这么跑过去,让奶妈们看到了不会觉得不好意思咩?啊啊啊?

片段五:米虫就是这么养成滴!

“老公,大宝饿了。”

“老公,二宝拉了。”

“老公,三妞闹了。”

“老公,老公,老公…………”

宋天铭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在家里成为如此重要的角色,他的女人,他的孩子,离开他一分一秒都不行,只有他,只有他能哄得大宝睡觉,只有他能哄得二宝呵呵笑,也只有他能哄得三妞乖乖洗澡,也只有他能在筋疲力尽的一天之后,还尽量满足老婆的生理需要。男人,这就是男人。

可是,宋天铭累了,比他连续加班一个月还要累人,但,明知道累人,他也甘之如饴。因为,这才是他想要的生活,这才是他该守护的一切。

男人在家呆了半年后,苏恋终于忍不住了,问:“老公,你是不是应该去上班了?”

闻声,宋天铭回头,一边帮大宝换尿布,一边正色道是:“老婆,我正要告诉你一件事呢,从今以后,我不工作了,就在家带孩子。”

“啊!那孩子的奶粉钱,尿布钱呢?”

“找爷爷拿。”

理所当然地开口,宋天铭一点也没有觉得惭愧的意思,苏恋却有些不好意思了,说:“爷爷倒是肯给的,可是,那多不好意思。”

“要不,就拿你的私房钱。”

苏恋想也没想便点了点头:“没问题啊,可是,我私房钱都给菲菲剥削掉一大半了,没剩下多少啊。”

“那,你出去工作吧!我在家带孩子。”

一听这话,苏恋自己被自己的口水呛了一下:“老公,你没发烧吧?”

“你一个广告拍三天,一年拍三个就能赚回七位数,我为啥还要工作?七位数买不回奶粉尿布?”这帐算的,果然是个做生意的,真是肿么算肿么划算啊。不过,因为新片的票房年度第一,苏恋现在也是身价百倍,再加上,她嫁入豪门的‘英雄事迹’,让她成为了所有少女心目中的‘偶像’。广告费用,其实早已不再是七位数,而是,直达八位。

虽然,她也不介意继续抛头露面,可是,毕竟现在身份不同了,有些事,也不能不顾忌:“老爷子要吃人的。”

“不会,他要不让你工作,就得自己掏七位数给我。”

“……………”

艾玛!连自己家老爷子也要算计,她这老公,实在是精明到令人发指。

片段六:名字就是这么取来滴!

三个宝宝半岁的时候,老爷子终于将全家人都召集到了一起,美其名曰开个家庭会议。

苏恋和宋天铭带着三个宝宝早早地霸占了最有利的位置,一边逗着孩子,一边等着老爷子训话,只是,老爷子一开口,苏恋当时便凌乱了。

老爷子说:“我帮我的三个乖孙都取好名字了。”

听老爷子这么一说,宋爸挺开心,笑问:“爸,终于取好了?”

老爷子得意一笑,表情异常欣喜:“嗯。”

“爷爷,这可真是千呼万唤始出来啊!你说说看啊,一个个叫什么来着?”第一个表现出兴趣的人是三少,但,三少的心思可不是想听听宝宝的名字有多好,而是,想听听宝宝的名字有多搞。在半年前,他就和四少打过赌,终于要知道结果了,岂能不开心?

“嗯嗯!”

装模做样地清了清嗓子,老爷子中气十足地说:“大宝就叫宋尚博,二宝就叫宋尚轩,三妞是个女孩子,是姑奶奶取的名儿,叫宋尚慈,怎么样,这名字大家觉得好不好?”

“…………”

这三个名字一出,四少第一个拧起了眉:“爷爷,恕我直言,这些名字,是不是太民国了一点?”

输了啊!所以未来的半年,三哥所有的开销都得记在自己帐上,还真是输得不甘心啊!爷爷也是,他们几个的名字不够拗口的了,肿么给小一辈的又取这么古的名字呢?

果然还是三哥道高一酬,知道爷爷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听出来四少对自己取的名字不满意,老爷子气呼呼地嚷道:“民国不好吗?民国不好吗?”

大少看老爷子气得吹胡子瞪眼的,本打算认了,反正也只是个名字而已,可老爷子不依不饶地冲着四少嚷,为免四少受‘伤’,他也只能硬着头皮站出来问:“爷爷,大宝二宝的也就算了,尚就尚吧!可是,三妞是个闺女啊,也尚?”

“有什么不行的,和她哥哥们同一个字,不好吗?”

宋爸见两个儿子劝说不成,也劝道:“爸,要不,咱们家到这三孩子的字辈应该是煜,要不,那个尚就换成这个字?毕竟,尚,人家一听有点像和尚的意思,万一以后长大了也学他大伯叔叔的要当‘和尚’可怎么好。”

一语三关,大少三少四少齐齐躺枪,不过,这个时候,三位少爷们都各自保持沉默着,反正,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个时候,就真的没必要伸头出来找骂了。

“那就是大宝就叫宋煜博,二宝就叫宋煜轩,三妞叫宋煜慈?”

这三个名字一出,大家似乎没有一个人满意,这时候,宋妈灵机一动,讨好道:“爸,您看,大宝是我第一个孙子,留给您取名字也是应该的,可是,二宝能不能,能不能让我来取,毕竟,我也想给孙子的名字出点力。”

宋妈真是听不得那个轩字啊!孩子的外公名字就有一个轩,现在重孙辈的和外公一个‘轩’字,这可怎么得了,不行不行,绝对要改掉。

“你怎么不早说?那行吧!二宝这名字,我就让你取,不过,你是想取了个什么名字?”老爷子其实百般不愿,不对,对于这个儿媳妇他也着实挑不出什么刺儿来,更不能因为这种事就对她发脾气,所以,虽然不甘心,但还是勉勉强强地应允了。

见老爷子有所让步,宋妈终了一口气,终于道:“老宋刚才说字辈是煜,这个字我就不动了,我就给二宝再添一个字,瀚。瀚,广大也,意指智慧好像一盏明灯,明灯能破除一切的黑暗,而智慧也能破除一切的愚痴。您看,这个好不好?宋煜瀚。”

“这瀚字的意思也不错啊!小铭,你看呢?”

其实,二少对名字也不敏感,总觉得名字吧!只要有就行了,是什么不重要,但,女儿叫个煜慈,还真是让他接受无能。于是也接口说:“瀚就瀚吧!可是,我自己生的孩子,我就不能自己也取一个?三妞的名字就不能给我取么?”

老爷子眉一挑:“你也想给孩子取名?”

“我是孩子爸啊!我怎么就不该想?”

要不是女儿的名字太不咋地了,他实在懒得和老爷子顶,可是,苏恋那边眉头都快烧着火了,他要再不拿出点男子汉气概来,恐怕回房后就只能睡地铺了。想一想如此恶果,终究还是勇往直前,绝不示弱。

“好吧!三妞你想取成什么名?说来我听听,我要是听着不好,也不让叫的。”儿媳妇不能凶,亲孙子还是能凶的,所以,老爷子丑话说在前头,也没打算给宋天铭留面子。

知道老爷子打的什么主意,宋天铭头一偏,也学着老妈的样子,文绉绉地说道:“雅者,古正也,优雅,端庄。我的女儿就叫宋煜雅,可以吗爷爷?”

本想着无论宋天铭说什么他也反对的,可一听这个名字,老爷子又笑了:“这个雅字,好像也不错,准了。”

“那就是爷爷同意了?”

宋天铭一笑,回头瞅了瞅苏恋,一记秋波送上,瞬间抚平老婆激动万分的心。

“同意了,所以,现在三个孩子的名字是定了吧?大宝宋煜博,二宝宋煜瀚,三妞宋煜雅?”

名字问题,真的不需要如此大费周章,孩子半岁了,都还没有名字,现在总算有了,要是谁敢再反对,保证能拉着全家人商量上一整天的时间。都了解老爷子的脾气,也都不想往枪口上闯,所以,一听老爷子最终拍了板,大家也立马不约而同地奉承道:“爷爷英明!”

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的感觉。老爷子瞬间有种自己现在就是皇上的感觉,于是笑得也更加得意了:“哈哈哈!那就定了定了,老二啊,抽空给孩子上户口去。”

“遵命,老爷子。”

其实,名字终究只是个代号,重要的是,一家人在一起,只要爷爷开心,只要一家人满意,他们夫妻也相信,他们的孩子,也不会介意自己的名字好听不好听。

更何况,这三个名字很差吗?也没有吧?对不对?

片段八:婚礼就是这么补办滴!

世纪婚礼。

最豪华的教堂,h市位于东郊的圣哥堡教堂,哥特式建筑,混合回教风以及歌德、文艺复兴式的教堂,美丽庄严的教堂内许多文艺复兴时期的雕像,在教堂内部藏有许多著名的绘画,教堂内甚至能容纳5万人,平面面积为1006平方米,总占地面积达一万多平方米。

最豪华的车队,siteen,凯迪拉克16号概念车蕴含了一辆超级豪华房车的所有要素:圆滑流畅的车身,精雕细啄的外观和最新款的v16发动机。

凯迪拉克16号概念车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粗放,大气。长长的铝制引擎盖,保证了仪表盘到车轴之间有足够的距离,加大的轮口也保证能够安装24”铝制车轮,四门金属顶盖和玻璃车顶有机的融为一体,16号概念车取消了b柱。棱角分明的铝制车身看上去显得很有侵略性。总之,超级豪华地,号称全球no1。

最豪华的婚妙,据说,苏恋身上的的那件婚纱,仅头上白色的蕾丝头纱都长达五米以上,而婚纱的定做费更高达10万美元。据称,光是婚纱上的刺绣,就花费了五百个小时以上的人工,整条婚纱长约八十米,豪华裙摆拖在地上尽显雍容华贵,白色绸缎上镶嵌了数百颗水晶、珍珠和宝石,极尽奢侈。

还有最豪华的伴郎和伴娘阵容,宋家大少三少四少做伴郎,苏恋借冯导的嘴,请了隋唐明月里的长孙皇后过来,再加大姐苏家珍,二姐苏家敏的超极女强伴娘阵容,瞬间便刷新了h市所有名媛新贵的纪录,有史以来最豪华阵容。

迟来的婚礼,在苏恋和宋天铭的孩子满八个月的时候举行,没有办法,因为之前一直要给孩子喂奶,苏恋食量惊人,为了防止孩子的奶水没有营养,她是从来不敢提减肥的事。直到,孩子吃完半年的奶后,自己的奶水实在跟不上了后,才改请了奶妈继续喂,而自己,则开始为了婚礼,全力准备瘦身计划。

两个月,她足足减掉了十五公斤,终于将原本圆滚滚的腰身,瘦下了一大圈,虽然,对自己现在的身材依然不满意,可是,50公斤的身材,虽然不标准,可也够让她穿上那件,最华美的婚纱了。

一切,如梦似幻,她在和宋天铭拉据了**年之后,终于迎来了属于她们的婚礼,那一天,全城轰动,几乎所有的媒体都来参加了他们的婚礼,因为三个太过优秀的伴郎,以至于全城所有的名媛千金都不请自来。

每个女人都羡慕着站在最中间的那个女人,每个男人却也都羡慕着站在最中间的那个男人。

同样的誓词,在不同的地方,当着所有人的面,她们齐声宣誓,当指环的一端,通向心爱的人的手指,宋天铭和苏恋相视一笑,各种亲吻着彼此。梦一般的一切,眼红着所有的人,只是,就在新郎在众人的拥簇之下,抱着自己的准新娘走向婚车的时候,突然,大宝突然哭了起来。

理由无它,因为,看到妈妈被爸爸抱走了,可是,他却只能呆在奶妈的怀里,这让他觉得灰常的不高兴。

大宝的哭声刚走,二宝也哭了,不过,二宝的理由更欠抽,因为,他觉得大宝都故意哭着惹人注意了,他也要哭一哭,反正,谁的声音大,谁才能最选要得妈妈抱抱。

两小子哭得很卖力,三妞却不同,她只是伸出小手,不停地拍着掌,一边拍一边呵呵呵直笑,那感觉,就仿佛在嘲笑自己的两个哥哥一般,大宝二宝看到三妞笑,更加不爽了,于是,哭声震天。

“宝宝,妈妈来了,不哭不哭………”

被抱出去的新娘,终还是从新郎的身上跳了下来,拖着超长的碍手碍脚的长裙来哄孩子。一手将大宝接过,二宝哇哇叫得更凶了,然后,二宝也被人抱了起来,憨小子回头一看,哭得更是上气不接下气了。

虽然他还不会说话,可是,他的眼神已告诉宋天铭答案:“伦家不要爸爸,伦家要妈妈。”

很不爽地将老二塞回老婆手里,宋天铭伸手接过老大,岂料,老大也扭了扭身子,同样回以他一记:“伦家不要爸爸,伦家要妈妈”的眼神给他。

终于,准新郎发飙了:“我警告你们俩哟!给我闭嘴哟!老婆是我的,今晚谁也不放跟老子抢。”

“哇,哇哇………”

好吧,大宝二宝吓得不敢哭了,可是,三妞发飙了,大大的眼睛瞅着爸爸满是幽怨,那意思也相当明显:“妈妈是伦家的,伦家要妈妈晚上跟伦家睡,爸爸走开,快走开!”

某铭终于在自家的三个妖孽手中,败下阵来。

好吧!你们赢了,伦家输了,伦家自己回家,自己睡自己。

哼!哼哼!

<!--over-->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