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摸自己的小豆豆

"好好好,你别急,我不说,你倒是跟我说说这是咋回事?"陈双赶紧安慰傻大彪,看他的样子一着急都要哭了,这么个大男人一哭,陈双后槽牙就痒痒,老觉得不协调。

傻大彪支支吾吾的说,李大奎又打了李宝,差点就打死了。

"她不是嫁到什么湖南省去了吗?你咋知道的?"陈双问道,可陈双细细一想,这几天都没见傻大彪露脸,今天村口闹的那么大而且还在傻大彪家不远处,都没见他。

陈双心里升起个大胆的设想,恐怕傻大彪是去追李大奎和李宝他们去了。

"俺……俺偷偷跟上了,一直跟到了嘉禾,在一个招待所里,宝宝就挨打了,那个老头子也跟着打……俺……俺就把她弄回来了……可是弄回来,俺娘又不让进家……就……就……"

陈双一愣,嘉禾,跑那么远?陈双还想听傻大彪继续说,可他就就就了半天也没说出话来,眼睛直勾勾的擦过陈双的肩膀看向她身后。

紧接着,傻大彪手里的馒头啪嗒掉地上了。

陈双回头一看,大哥不知道啥时候站在那儿跟个雕像似的,再加上灯光的原因,陈双感觉他的脸阴沉的跟结了冰似的。

傻大彪赶紧跟着滚落的馒头跑下大坝,在半道儿下坡的地方,傻大彪才把那不停滚落的馒头给一把"摁"住。

捡起馒头的傻大彪,却站在半坡的位置仰头看看陈双又看看魁梧的宋德凯,咽了一口唾沫,竟然杵在原地不敢上去了。

陈双是满头黑线,她哭笑不得说:"大彪,你上来!"

宋德凯微微挑眉,跟孩子似的还故意瞪了一眼傻大彪,傻大彪手一哆嗦,馒头在手心里跳了几下,差点又掉了。

"大哥,你把人家吓住了,能不能每天别绷着一张脸?"陈双蹙眉说道。

"我有那么吓人吗?"宋德凯见傻大彪吓的馒头都拿不稳了,他嘴角勾起了一丝满意的弧度。

这一细微的表情被陈双捕捉到了,她还真没想到,大哥还有这样的孩子性,自打陈双知道大哥脸傻子都吓唬,她就该知道的。

"反正很吓人!"陈双说着,走进了竹屋,把李宝身上的草都拨开,把人从里面拽了出来。

李宝的眼神恍惚警惕的四下查看,好像空气中随时都有危险来临,陈双看到她这幅模样,兼职比离开杏花村之前的精神还要错乱。

宋德凯见陈双从草堆里拽出个人来,他目光一怔,这丫头他怎么可能不认识,不就是那经常跟自己妹妹吵架干仗的李宝吗?

"这是怎么回事?"宋德凯不由得问道。

"被李大奎那个畜生给打的。"陈双暂时没时间说太多,先简单的回答了大哥的话,随后陈双才喊傻大彪:

"大彪,你快过来!"

宋德凯双手叉腰也不过问,走出竹屋站在河坝上点了一根烟,当作看戏去了。

大彪唯唯诺诺的攥着已经满是土渣子的馒头这才敢进竹屋,他一进去,就蹲下身子一边抹眼泪一边结结巴巴的对李宝说:

"宝宝……俺……俺来了,噗噗……"傻大彪一边说着,一边用嘴巴试图吹开馒头上的灰,随后有笨拙的用手拍打了几下,这才抓过李宝颤抖的手把馒头塞进她手心里。

李宝六神无主的眸子迟疑的看了看手里的馒头,她一口咬了下去,也不嫌脏,看到她饿成这样,傻大彪在一旁就只顾着抹眼泪,不知道说啥。

等李宝吃完了馒头,傻大彪才对陈双说:"小双,你……你那么好,肯定不会赶宝宝走吧!"

陈双又有什么好说的呢?只是竹屋简陋,也只是陈双临时看鱼塘的落脚点,里面连个床都没有,也就一张桌子和一个热水瓶。

"李婶要是知道,她不是还得找来,还有李大奎,他也肯定会找来的!"

陈双只是担心这个,听傻大彪说,那李大奎竟然和着外人那老头子一起打自己的亲生闺女,恐怕,李大奎是收了人家的礼金和一台自行车,那边的人肯定不会这么轻易放过这么年轻的老婆。

"俺也不知道……俺来的时候听那个老东西说要告李大奎什么婚姻诈骗什么的,俺也不懂,反正李大奎被穿制服的人带走了……"

傻大彪说着,总是忍不住看看李宝,把她身上的草儿一根一根的捏掉,要不是李大奎被带走了,他傻大彪又怎么能把李宝给带回来。

陈双叹了一口气说:"那……那你晚上在这儿陪她,我忙完回家烧一壶茶给你送来。"

"好,俺就知道小双双最好了!"傻大彪感动的手足无措。

宋德凯嘴角一勾心里想着,小双双,小双双,叫的真特么的肉麻!

陈双走出竹屋,把先前那一筐青草端着准备下河坝去洗草,宋德凯一把从陈双手里夺过筐子,走了下去,陈双也跟着下去说道:"先在下游得洗洗!"

陈双说着,宋德凯也不说话,把筐子往河里一放,蹲在河边就开始跟洗菜似的洗了起来。

"你都看见了吧,又不是你想象的那样!"陈双蹲在一旁看着,也没伸手,她也没准备搭把手,再说,他个头那么高,胳膊腿那么长,伸进水里兼职就是天然搅拌机,陈双够不够不着。

宋德凯顿了顿动作,侧目看了一眼陈双,此刻,月上枝头,月光下,陈双的眸子闪烁着宝石一般的漆黑,面颊白皙如玉,唇角的梨涡仿佛蕴藏了陈年美酒一样,让人见了心生醉意。

"我想象的是什么样?"宋德凯若有若无的问道,他本来还以为,陈双来鱼塘是找借口,其实是来私会的,得亏了他还想来帮忙省的累着她。

只是送的隔开此刻心里却明了的很,一切当然不是他想象的那样,

"哎……!"这被反问的让陈双哑口无言,连傻子都吓唬,你说你想的啥?现在又不承认了。

喜欢就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干嘛遮遮掩掩?陈双想着这一整天发生的事情,她越想越有点心里不舒服,大哥这分明是在乎自己,咋就不能说?

"我先回去烧热水去了,把草丢进竹排里的铁网里就行!"陈双起身要走。

谁知道手臂已经,宋德凯一把拉住陈双,本就在河边上,陈双被这股力道一代,身子突然后仰,宋德凯眼疾手快,一把按住了陈双的膝盖。

陈双后仰的身子就横在河面上,长发顺势垂下在河面上扫来扫去,陈双都快吓傻了,要不是宋德凯一只手拉着她的手,另一只手按住了陈双的膝盖,让她的腿绷紧,陈双这就掉河里了。

"拉我上去!"陈双定了定神咽了一口唾沫说道。

可是宋德凯却没有一丝拉起陈双的动作,他目光愣愣的蹲在河边上看着上半身横在河面上的陈双问道:

"你还没回答我的话。"

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