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生间征服美妇

战场上风云变幻,十位阎君重伤一位,情况已经处于下风。

就算十大阴帅加入,也不过让局势稍微缓和一点,但也阻挡不住嬴政的大军压境!就在这个时候,本想冲上来的白起忽然笑道:“小兄弟,地府注定失败,你看看身后!”

李浩然没有真转身去看,他抬起荧惑剑,借着剑身映出身后的情形!顿时冒出一身冷汗,嬴政那辆大战车身后的鬼兵,不知何时换成一辆辆巨大的弩车,十个阴兵负责一辆弩车,此时吃力的将一根根巨大弩箭搭在弩车上……

这些巨弩的弩头上泛着的竟然是浓烈的纯阳气息!

操控着阴兵阴将的嬴政,竟然要用带纯阳气息的巨弩作战!

李浩然惊道:“嬴政为了赢,连你们也要杀死吗!”

白起双腿弯曲:“陛下胸怀大志,但也不会弃将士性命不顾,跟你打很有趣,努力活下去吧!”地面爆炸,他的身影化作一道黑光,疾射向嬴政阵地方向。其他在战场山作战的上将军也纷纷回去!

徐福手持一把扇子,高高举起,战车前一个鬼将拿起一只号角,用力吹响!

号角声音传遍整个战场,无形波纹扫过鬼兵鬼将!

它们纷纷化作黑气涌向己方阵地,李浩然这才看的真切,在嬴政的军阵中一个面积巨大的召鬼大阵!

就是这个大阵,把正在战斗的鬼兵鬼将全部瞬间召唤了回去!大军前方千台巨弩战车,弩头阳气四溢,即将面对这些的……便只有地府阴兵阴将了!

阎君和阴帅们有把握躲避这些巨弩,但阴兵阴将就很难了!

李浩然站在战场上,有种自己十分渺小的感觉……

十大阴帅连忙施法,开始命令大军后退,阴兵阴将们纷纷化作黑气往后翻涌,战场如同瞬间化作一片汪洋黑海……

但是太慢了……

嬴政微笑着看着这一切,他朝着徐福点点头。

徐福会意,手中的扇子用力一下压!

站在弩车旁的鬼将们,爆发出一声怒喝:“放!”

砰!

弩车齐发!

前根巨弩划破空气,带着毁天灭地的气势疯狂而来,纵向贯穿整个战场,巨弩上面刻着密密麻麻无数的符咒,被扎中的阴兵阴将连惨叫的机会都没有,瞬间灰飞烟灭,而且巨弩的威势不减,还在飞行着……

千根巨弩,这一波发射,至少灭杀了快两万的阴兵阴将。

但这还没完,嬴政军阵前的弩车已经上好第二支巨弩,又是一声放!

第二波巨弩洗礼来了!

有一支巨弩朝着李浩然而来,速度太快,荧惑剑直直迎上!坚硬的巨弩破开一道口子,但却没有降低速度,李浩然双脚踏在弩箭上一声暴喝:“搬山压,急急如律令!”

脚上符光闪了两下,飞行中的巨弩准备猛的朝下,深深扎入土地中,竟尽数钻了进去只剩下一个窟窿留在那里……

战场上不仅有阴兵阴将,也有大量的阳间术士,有和尚也有道士,还有阴阳先生,他们始终是人,逃遁没有阴兵阴将速度快!被巨弩刺中,身体瞬间被强大的力量撕裂成两截,血肉散落一地,因为发生的太快,他们没有立即死去,拖着上半身哀嚎着求救……

在这波弩箭雨中,死去的术士大大增加,战场上血流成河,血腥味在空气中弥漫不散……

不远处有个身穿高中校服的学生,他面色苍白,手指作手枪状,不停的有白光从指尖发射出去,射程极远,打在嬴政军阵弩车旁的鬼兵身上,将其打的去了半条命。就在他认真对付弩车鬼兵的时候,一支巨弩疾射而来,快若闪电……

李浩然一口血沫喷在剑上,用力一刺,人借剑势,剑带人走!

化作幻影过去,他一把抓住这个高中生,险之又险避开巨弩,两人在地上翻滚了好几圈!

这个高中生他认识,正是在南岭市鬼兵征兵处的那个高中生!这高中生看着远去的巨弩,面色苍白,他从口中挤出:“谢谢……”

李浩然目光落在他胸口的校牌上,还没看清楚上面写着啥,高中生一把扯掉这个校牌往远处丢去,他爬起来:“谢谢你,我叫刘小苯……”

刘小苯,这是什么名字?

不是真名吧?

看他刚才不让看校牌的样子,这名字应该有什么含义在里面吧。

毕竟父母不会缺心眼个孩子带个苯呀傻的什么……

虽说老一辈人认为,贱名好养活,才取一些狗蛋二蛋各种蛋之类的名字,但蠢笨傻这种绝不会取。不再纠结这刘小苯的名字,李浩然取出一张金刚符拍在他身上:“你还小,这个战场不是你能来的地方,快走吧,要是莫名其妙死在这种地方,怎么对得起你父母!”

刘小苯看着自己微微泛光的身体,他抬起头看着李浩然:“你的年龄也没比我大多少,就不怕死吗?”

李浩然一笑:“我们不一样,我的结局已经是注定的……你快走吧!在阳间一样也有很多魑魅魍魉作祟,你在那里也许作用会比这里大很多……”

说完一甩剑,人被剑带走,他要去破坏弩车!

看着李浩然远去的身影,刘小苯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黯然的笑,他环顾着四周硝烟弥漫的战场,每一刻都有术士或者阴兵阴将死去,自嘲道:“或许吧,阳间我在阳间作用会大一点……”

此时的李浩然跨越战场!

来到军阵前方,弩车正在准备发射第三波的巨弩!

粗略估计,刚才那两波巨弩灭杀快四万的阴兵阴将,再射出这第三波,地府就真的无力回天了!

他犹豫一下,甩出十张金光闪闪的符纸,是极品符纸!

剑指遥指,十张符纸一字排开,光芒闪烁,光罩下来锁住十来辆弩车,他低声法咒:“雷法天,天法雷,万物皆寂,急急如律令!”

灰蒙蒙的阴间天空,不知从何而来聚集起一片黑云,电蛇在其中乱舞,忽然有雪白的光直线落下来!

寂静……

紧随着震耳欲聋的响声,十辆弩车支离破碎,强烈的波动甚至将两旁的弩车也掀翻了十几辆,鬼兵鬼将在雷电的轰炸下,消失的干干净净……(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