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腰将他的灼热推入 体内

两天的时间,一晃而过。

距离易小军与湘绣馆达成相应的协议,到今天已经整整的过去了两天。

好在事情的发展,完全按着易小军的预计在不断的进行着。

湘绣馆的宣传从合作签订之后就已经铺天盖地的进行着。

在经过两天的发酵之后,星城的大街小巷都已经在不断的传诵着湘绣馆最新一批服装的销售和拍卖……

当然咯对于服饰的宣传,却不仅仅局限于此,因为现在易小军的名声已经张毅,谭军等一些人的推动下,爆炸式的炸响在了服装设计界,以及互联网上。

甚至连他那几个网络电商平台都已经被人给人肉出来了。

电话,早已经被人给打爆了,只得有些惴惴的关机了……

一时间之间整个人的风头无二。

就连名字和湘绣服装的设计理念都已经上了百度热搜,俨然有成为最新一代网红的潜质……

对于有这样的一种结果,易小军虽然早已经有过些许预计,但是对于现在这种大火的趋势,

终究还是有些意外,不过倒也乐享其成,毕竟名气名声越大这才是他易小军的最终目标……

好在这两天易小军一直深居简出,所以这一时半会的时间内并没有出现太大的麻烦。

依旧按部就班的工作着。

毕竟已经被切断的垃圾源头,都已经恢复两天了,而且这两天的时间下来,算上今日凌晨收纳的那批垃圾后,整个新建垃圾站内的垃圾处理设备,已经被实打实的占据了三分之一的空间。

算是再次步入了正轨。

虽然现在市政府环卫局朝自个公司运送的垃圾量在逐步的增,但易小军现在并不怎么着急,毕竟垃圾处理设备的吞吐量还是有的,再就是只需要再过四天的时间,未来工厂的虫洞隧道便能又能打开了。

所以这一时半会的时间内,易小军还是不着急的。

可即便如此,但是今日清晨易小军在完成从张山手中接交最新一批生活垃圾的时候,易小军却本能的微皱起了眉头,双眼皮不断的跳动着……

“难不成今天有什么大事发生啊?不过不该啊!”

易小军目送着张山离开后,轻轻的感慨着,却也没放在心上,只是在回到新建垃圾处理站后,与正在工作的田老五知会了一声后,便直接回到了别墅内,美美的蹦在了沙发上。

“哎!好累啊!看来往后需要增加人手了啊!不好像现在这样事必躬亲的做下去,还不得把自己给累死啊!”

易小军皱着眉头,有些无力的抱怨了一句后,就直接慢悠悠的睡过去。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突然间一阵非常响亮的敲门声,将他惊醒后,易小军这才迷迷糊糊的睁开了模糊的双眼。

“谁啊!”

易小军淡漠的相应了一句。

“老板!老板您开门啊!大事不好了!真的大事不好了啊!再晚一点就真的来不及啊!”

登时别墅外的田老五听到老板易小军的回应道,随即立马惊呼了出来。

“啥?出大事呢?出什么事了?”

顷刻易小军猛坐了起来,下意识的揉搓了一番自个的双眼,有些茫然的询问道,不过整个人还是朝着别墅的大门前走了过去。

“田老头你别急,还是进来说吧!”

易小军打开别墅的大门后,静静的看了一眼田老五,转身交代道。

“老板!老板怕是这个时间也等不了了,毕竟现在外面!外面已经来了好多记者啊!”

田老五此时并没有理会老板易小军的话语,瞬间吐口道。

“啥?来了很多记者?真的假的啊!他们来干啥?没事找事做吗?”

易小军直到现在还有些迷糊,这不,就在田老五话音落下的时候,紧接着便是随口回应道。

只不过当他下意识的将自个嘴边的话语说完后,却立马感觉到全身一阵激灵,所有的睡意当即烟消云散。

“妈妈的啊!这伙祖宗怎么来了啊!田老头带路,走!我们过去瞧瞧!”

易小军感觉头有点大了,非常果断的示意道。

“好的老板!”

听着自家老板给出的回应后,这会田老五虽然有些疑惑,完全没有料到自家老板的改变为什么会这般迅速,不过却还是坚定的点了点头。

没办法,这事情其实并不是易小军特意的想这样,毕竟记者的事可大可小。

但是在公司的临时驻地,这么一个事情的分量就变得不一样了,毕竟他自个全身隐藏秘密就不多说了,要是新建垃圾处理站出了什么自己没有顾及纰漏,那可就成了实打实的大事了,就这事情,易小军可是不敢有任何的怠慢……

这不,两人便一前一后非常有默契的来到了安保室。

易小军放眼看了一眼后,发现一个个记者虽然激动人心,但却非常和谐的时候,易小军的内心才渐渐的放宽下来。

毕竟此时栏杆外的记者,正非常有素质的等候着,并没有出现易小军想象中的那般紊乱不堪。

“来了!来了!易小军易先生出来了!”

突然间不知道众多记者中谁提醒了一句,顿时所有的人,便将眼神望向了易小军。

“各位记者朋友你们好!不知道各位今天前来有什么事情吗?”

易小军看着那唰唰而来的眼神后,登时挥了挥手,直言询问道。

“易先生!易先生我是红网的记者,其实我今天是带着任务来的,想要采访一下您和您的那些概念性服饰的设计。”

瞬间,就在易小军的话音刚刚落下的时候,记者群中,红网的一个记者率先询问道。

“额!这事啊!其实!其实这个并没有什么好采访的,因为那些设计只是我突然间的一个念头!而我正好又抓住了那样的一个念头,将它表现在了画板和纸上!”

易小军摆了摆手手,非常轻松的说道。

听到记者主动询问的是那些未来低级服饰的设计后,顿时整颗提吊的内心都慢慢的放下来了。

“哦!这样啊!那我能不能询问一下易先生您是怎么产生这样的一种灵感的呢?”

对方马不停蹄的询问道。

“就是!对了易先生您能接受我们大湘网的采访吗?”

“还有我们湘南卫视!”

“中国时尚报!”

“……”

“……”

旋即,就在红网的记者再次出声询问的时候,其他媒体记者朋友也都一个个不失时机的询问道。

“好了!好了各位!其实对于衣服设计的这个事情还真的没有什么好采访的!所以即便我想一一的接受各位的邀请,只怕也不是很现实,要不这样,大伙等会每个人提出一个自己想询问的问题,我再进行回答可好!这样一来,既可以节省大伙的时间,又能节省我易小军的时间,你们看这样的建议可好!”

“行!这个我红网没有意见!”

之前率先提问的红网记者听到眼前的易小军这般建议道,当即再次相应了起来。

“好吧!这个我看也行!”

“嗯嗯!我们湘南卫视没有问题!”

“那易先生,就这么说定了!”

“……”

“……”

易小军毕竟是掌握主动的人,所以这一时半会的时间内,其他的记者朋友在听到他的建议后,即便是有些意见,但却也不好怎么反对。

于是一番交流下来,整个事情就这样定下来了。

“那行!既然各位都没有什么意见!那我们就开始吧!只不过红网的记者可以是没有机会了哦!不过你们的第二个问题我还是会给出相应解答的!”

易小军微微一笑的望着红网的记者,带着一丝丝戏谑的口吻轻轻的说道。

“嗯嗯!”

红网的记者有些失落的回道,不过却依旧非常的配合。

直到一小时过后,易小军这才耐着性子,将在场所有记者的询问,都一一的做了详细的解读。

虽说还有很多的记者意犹未尽,但是却又有很多的同行问出了自己内心想要再次提及的问题,所以整个过程下来,大伙还是相当满意的。

等到易小军就最后一个记者的询问给出相应的解答后,在场的所有记者虽然有些不舍,但一个个依旧非常默契的选择了离场……

可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此刻就在他们这群记者想要离开的时候,突然间手机确实意外的响了起来。

一个个竟然同时得到了一个惊人的提示,而且全部都是他们各自的领导统一下达的。

短信的内容:距离湘南省农科院最近的的同志,速去农科院采访袁平教授,竭尽所有的全力挖掘出有关‘魔肥’的第一手资料!

登时所有记者朋友,在得知这样的一个消息后,瞬间二话不说,连带着脚步都不经意快上了几分,立马就开始行动起来了。

那场景看在易小军和田老头的眼中,俨然已经完全验证了兵贵神速的这个的道理,真实的诠释了什么叫做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了!

“老板!我怎么看你们好像一下子快了很多啊!刚刚还感觉一个个不愿意离开,现在倒好,一眨眼的时间,一个个就已经跑得没影了!”

田老五眼前的状况后,见到最后的结局与自个最终料想的结果有些出入后,当即微微的感慨道。

“好了!走了就走了吧!管那么多干嘛呢!我还巴不得他们不来呢!”易小军轻言的回道。

“嗯嗯!”

田老五点了点头。

“好了!田老头我看你这两天也忙累!今天就我带班一下,你先去休息一会吧!”

易小军转过身后,明显感觉自个双眼跳的频率越来越快了,旋即悠悠的交代了田老五一句,便直接走进了安保室。(未完待续。)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