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口漫画

不过贾赦鸡贼的先是去问了那同年陈庸本人, 之后才带着点跋扈的上了陈家,压根儿没去找什么座师。

要说能办出这种事儿的人家, 夫人的眼界手腕都没高到哪里去,陈家本家也不过是直隶州州判, 但架不住这户人家本家和齐国公府多少有那么些同乡同姓的情谊, 而且还是清贵翰林。陈庸所在的这一支又和本家没出五服,所以在京城中还真是有些自傲的本钱。

可再有本钱的人家,真要是对上此时荣恩显盛的荣国府,也不敢炸刺。贾赦才去一说,陈家就同意了。

不过之后又有些小波折,贾赦在去祚郡王府的时候都当作好玩儿的事情说给徒述斐听了:“那家人可真不要脸,先斩后奏的把庚帖换成他家嫡子的了。要不是我警醒些, 提前问了陈庸本人, 恐怕三妹妹就要嫁给一个窝囊废了。”

徒述斐也是觉得活久见了, 这是结亲还是结仇啊?又好奇贾赦的应对, 一挑眉毛问道:“那你是怎么说的?”

贾赦脸上带着点得意:“我直接就怼回去了!我说‘就你家那个窝囊废也想偷梁换柱的娶我妹妹’。”

好吧,他就知道自己不能指望从贾赦嘴里听到什么有内涵的话。贾赦从来都是走直来直去的路线的!徒述斐摇摇头,心里这样想道。

“后来呢?”冯唐想知道最后的结果, 催着贾赦赶紧往下说。

“后来陈庸他爹和嫡母就来了啊!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陈庸不过是个庶子, 高攀了我家,这才想着让身份更出彩的嫡子来结亲, 免得辱没了我家。我跟你说,祖母当时都急了,要另外再相看一户。可陈庸除了家里不太好以外, 是之前相看的人里最好的了,哪里能好的不要反倒退而求其次?”

“后来呢?”冯唐又催问了一遍。

“就陈庸那个哥哥,读书读书不行,家业家业打理不好,我能看上那个窝囊废?”

冯唐是看出来了,要是不让贾赦自己得瑟完,他是别想知道后续了。不过一看贾赦这自得的样子,就知道这桩亲事到底还是落在陈庸头上了。

果然,等贾赦炫耀完自己的英明神武之后,就说了最后总结:“今后三妹妹嫁过去自己当家,除了年节和每月初一十五,都不用登陈家的大门晨昏定省去。我这是相当于多了一个倒插门的妹夫啊!”

徒述斐抽抽嘴角:“你注意点,这话可不能传出去,不然你妹妹将来和陈庸生了隔阂就不太好了。”倒插门这话可不是什么好话。

贾赦点头,脸上还是笑盈盈的:“我知道我知道,这部就咱们仨嘛!”

边上站着的湛金在心里头翻了一个白眼:合着我和灵宝不是人啊?

荣国府三姑娘的婚事就这样定下来了,六礼开始走起,就等明年春闱之后四月,陈庸无论成绩怎样都会迎娶贾家三姑娘。

而这桩亲事定下不久,林家和贾家也交换了信物。虽然还没有开始走六礼,可信物一换,这门亲事就算是板上钉钉了。

贾代善看中了林家背后在文官中的人脉地位,靖安侯何尝不是看着贾代善身后的隆恩盛宠,以及贾赦跟徒述斐的总角之情呢?

徒述斐这个皇子活得明白,才干也不错。只要不犯傻,将来绝对是宗室中的佼佼者!而和他交好的贾赦自然也就少不了一个前程。更何况贾赦自己也已经考取了举人功名,看着也不差。

再有一个,贾家人的体格好啊!看看他们林家,一个个的往好听了说叫做风流气度,其实本质上就是体弱。稍微受凉立刻就形销骨立的好像时日不多了,靖安侯多少有些改种的心思在里面,想着自己孩子将来的妻子身体健康些,他们林家未来的孩子体质也能更好些。

要是徒述斐徒述斐知道靖安侯的想法,肯定会嗤之以鼻:贾敏嫁到林家之后不但没有把你们林家的身体给带动得健康起来,反倒被同化得一样弱不经风了!所以说生命在于运动,想要身体好,每天坚持打几遍五禽戏,可比四处寻摸人改种要靠谱多了。

不管怎么说,靖安侯权衡之后,发现目前为止找不到比荣国公更满意的人选了,也就定下了婚盟来。

哦,你说怎么没提贾家那位贤名赞誉颇多的二爷?抱歉,靖安侯不傻,一个十几岁了还连个童生都没考到手的“贤才”,他还是当普通晚辈相待就好。

------------------

林贾两家的婚事就算是定下来了,林海想着怎么也要参加一次春闱,如果得中,进士的身份当然是更体面的。

靖安侯因为解决了心中的大事,被太医一诊断,说是身体状况大为好转,若是好好将养得过到明年初夏,此后三五年也无虞了。

而此时的徒述斐是无心关注这桩本来就是命定的婚约的。不为别的,圣人为徒述斐造势了几天,京中百姓也见识到了羊毛制品的舒适保暖的特点,终于开始出手了。

也因为这,徒述斐终于见识到了京中百姓的购买力——的确京城里有些地方是有贫苦得有上顿没下顿的人的,可大部分的百姓家里还都是殷实的。

加上徒述斐同样用了分流客户群的办法,便是买不起那些轻软如云朵的上品羊毛制品,可到底还有价格适中的中等羊毛制品在,也不会因为一件衣服就变得手头拘谨。

不过真要算起要毛织品销售的大头,却不是在京中,而是在南方。江南富庶是一方面原因,还有就是因为南方的地域气候了。

南方的冬日,棉衣这东西是穿上了觉得热,脱下来又冻得冷。如今有了保暖轻薄的羊毛制品,棉衣的地位明显不保。

也因为这样,棉花的市价出现了波动,徒述斐府里也接到了几张棉商的礼单帖子。

看着这几张帖子,徒述斐心里头腻味得很。他很清楚的记得,就算是几百年之后,棉花也是大宗的经济作物,始终都没有退出百姓日常生活去。

但凡稍微长些脑子,都知道这时候的价格波动是一时的,过后稳定下来也绝对不会出现蚀本的现象。现在这些人风风火火的凑过来,心里头能有好鬼才怪!

“帖子退了,东西收录。”徒述斐随手把几张帖子给了涯角就撂开手不理会了。

但徒述斐不理了,这边被退了帖子的几个棉商却更急躁了。敢给祚郡王府递帖子的能是普通商户?自然是不可能的。

于是快到十一月的时候,御史台就在大朝会上连上了三道折子,弹劾徒述斐敛财牟利、伤百姓生计。

安林王爷是徒明迅的父亲,多少还是从自家儿子嘴里听到些口风的。看着殿中几个慷慨激昂给堂侄子扣帽子的御史,安林王爷连嗤笑都懒得给。

早在几天前徒述斐收到帖子并且回绝了之后,就知会了宗正。宗正知道了,自家儿子也就知道了。几个为了些蝇头小利就失了分寸的商户,也不知道是怎么把生意做这么大的?

心里头鄙夷着,宗正却让徒明迅随时做好准备。徒述斐是个什么性子,能老实的不反击?到时候要及时把那几个大的棉田控制在宗室和户部才好。

早些年还没开西北互市的时候,其中的一部分棉商可没管与北地蛮族做生意算不算资敌。那些蛮族的金银物品是哪里来的?还不是每年劫掠边疆百姓弄到手的!

那些这次没掺合进来的棉商也就算了,可既然这里头有已经冒了头的,就别怪他们下手分肉了。

小六说得没错,有些资源还是掌握在国家手中更好。安林王爷心里头对徒述斐的话很赞同,掌握在国家手中,对宏观调控可是有大用的!

------------------

徒述斐早就料到会有这一出,所以压根没去刑部上衙。

来传信的乐泰来的时候,徒述斐穿的却是郡王的大朝服,直接就上车跟着进了宫。乐泰看着徒述斐的利索模样,就先替那几个御史默哀了几息。

等上了殿来,徒述斐先山呼躬身行礼,之后就要列入宗室班列内。

“斐儿先等等,今天有御史参奏弹劾与你,你先看看这折子上写的。”圣人叫住了徒述斐,示意身边内监把几道折子给徒述斐看看。

几个御史差点就要把“这不合体统”喊出口了,可最后还是没出声,只是每个人都像被噎住了一样,脸憋得通红——祚郡王果然和他们御史台反冲啊!圣人也太偏心了!

徒述斐半点没有忐忑的从内监捧着的托盘上依次拿起折子观看,一边看还一边点头:果然能进得了御史台的人,嘴皮子就没有不利索的。无论多少次,看到他们引经据典的把一个人喷到自惭形秽得恨不得自尽,都让人觉得佩服。

然而作为此次被喷的对象,徒述斐读完之后却半点没有要自尽的想法,而是很平淡的放下了手里的奏折,对圣人拱手:“父皇,儿臣看完了。”

“上面说得可属实?”圣人带着点笑意看向徒述斐。之前御史台因为组建海军的事情上了不知道多少的折子,他都记在心里呢!

“父皇真要儿臣说?”徒述斐带着点犹豫的看向了几个还没列入班列的御史。

“说。”

“不过是因为同行是冤家罢了。”

这句话一说出来,几个御史头顶的冷汗立刻就下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说好的1号来暖气,结果暖气管道爆裂,需要抢修!作者君手指头都僵了,每打一会儿字都要用电暖宝温暖一下,好惨啊!!!!!!!!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