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赌输了女的由男的任意处罚

印象发生了变化,但这并没有让自己有丝毫慌乱。

只是先后顺序发生变化而已,可能是因为记忆中的美玲并没有和他们在一起发生了蝴蝶效应。虽然没有那么夸张,但是影响应该和美玲有关。

消失的女孩是天天,黑十三看了一眼在那神色崩溃的昊然,默默的将头看向别处。这一次,还是天天先死。

那么最后问题出在哪呢?女鬼的杀人规律到底是什么。黑十三深知这黑暗中杀人女鬼的存在,只是对于其了解也并不多。

不过不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有一件事黑十三必须要去做。

“乐宝贝,你刚才到底看到了什么?!”现在都有点人心惶惶,王建刚才隐约借助那一点光亮看清楚了带走天天的,是一个浮在半空中似人外形的东西……他不敢将自己看到的说出来。如果说出来,肯定闹得人心惶惶。

“我……我不知道!我和天天约好一起出来,然后我在一边的时候,突然听到她的尖叫……我……我什么都没有看清!”听到乐宝贝的回答,王建松了口气。在那个距离,要说谁看的最清楚的话,应该就是乐宝贝吧。看来这个谎,还得帮忙圆下去。

“看来这里还有其他人,而且可能是个危险分子,我们千万不要再分开了!”这个时候王建朝着黑十三和美玲这个方向看了一眼,从始至终这两个人都没有什么奇怪的举动,也没有和自己这边有什么往来,甚至有一点排斥自己这边的感觉。

“你说你们两个姑娘这么晚的时候出来做什么?非得闹点事出来!”陈仁一副不争气的口吻呵斥着乐宝贝,乐宝贝也是一声不吭,只能低着头。

两个女孩出来做什么,这还需要想吗?

这个时候王建亮着手机朝着黑十三方向走了过来,对黑十三说道:“你也看到了,这里可能有危险人物存在,不如我去帮你给陈仁道个歉,我们还是待在一起吧,这样也安全一点。其实你们两人才多大点事儿啊~大家都落得这种地步,我们还是团结一点比较好,你看怎么样?”

经历了十二个小时,王建开始不得不为之后做好考虑,而且搜集的那点物资,在昨天的时候就已经挥霍的差不多了,如果想要,就得有人继续到其他车厢里面去找。可那里面的味道实在是太刺激了,王建想将黑十三拉过来,让他来做这种事。

“我看怎么样?我看没门。”哪怕灯光微弱,黑十三在转身离去的时候也能看见王建脸色十分难看。不过早得罪和晚得罪区别也不大。反正这一次黑十三从头到尾就没有准备和他们待在一起。

当王建看向黑十三去的方向的时候,心中一沉。因为黑十三去的地方,正是自己几个人还没有开始搜集的车厢,如果他一个人收集完重要的物资就不好了。不过转念一想王建又笑了笑,他不过是一个人,和一个没什么力气的女人,到时候让那个女孩到自己这边来他就是孤身一人了。而自己这边可还有好几个人啊!

“喂~小黑黑!我问问你呐~”美玲紧在黑暗中紧跟着黑十三,一路上也不知道被绊了多少次脚。

“黑十三。”黑十三淡漠的说道。

“嗯,小黑黑,为什么你在黑暗中能够看得那么清楚啊?”话刚说完,美玲又踢到了地上的石头,一下子扑在黑十三背后,如果是个毫无防备的人,大概已经被推倒了吧。不过黑十三却像是早有防备,甚至美玲还没倒下来的时候侧开了身子,右手抓住她的手腕顺势一带,美玲在原地转了一圈之后身体平衡了一下稳稳的站住了,只是觉得头有点晕乎乎的。

“哇,小黑黑你好厉害啊!”

“小黑黑~告诉我嘛!”

“小黑黑,你生气了吗?”

“黑十三!你怎么在这里看的这么清楚的呀!”见黑十三不理她,美玲终于开始改口叫他的名字了。黑十三突然停下脚步,美玲没来得及停下来一下子撞了上群,鼻子被这一下撞得不轻,疼的嘤嘤直喊。

“我只是记住了这里路,小心你的右脚,两步之后有一块颠起来的大石头。”说完之后黑十三已经来到了车厢里面。先是用脚踹了一下车厢门,然后赶紧将耳朵贴在车厢门上听了数十秒,然后才费力的将这节车厢门给拉开。

“咦?真的吗?”也不知道为什么黑十三随口一说她就会相信,她开始在自己右脚边摸索着,结果还真摸到了一块翘起来的石头。

黑十三在黑暗中看得清吗?答案是否定的。

他只是在其他人照耀手机光亮的那段时间找了一条尽量干净的路,然后记在了脑袋里面。这并不难,甚至任何一个普通人都可以做到,只不过他们刚才的注意力不在这上面。所以在光线消失之后,黑十三还能通过脑海中模糊的印象,将那条路在自己脚下给印了出来,看起来就像是黑十三可以看见这里漆黑一片一样。实际上在这里黑十三的可视度也是为零。

“你要去哪?”王建拉住想要离开的昊然,突然看着他脸上的泪水,手一抖,吓得松开了手,昊然握着自己亮屏的手机冲了出去离开了队伍。

“他是自己走了,那可不关我的事情了,就算他出了什么事也别找我。”王建冷眼的看着昊然离队的方向说道。

现在只剩下四个人,突然一下少了两个人,比之前稍微冷清了不少。

“王建大哥,你怎么能让那小子走呢?现在多危险啊,说不定那个人就在我们附近。”陈仁在昊然手机光线消失在自己视野之后说着,对于暗中存在的危险,他比谁都害怕。

“这里……不能多待了,收集一下物资,我们准备走!”虽然待在这里是最好的选择,但是黑十三诡异的举动就像是提前知道了些什么。然后考虑到自己这边接二连三发生人员失踪的问题,而且最后那诡异的,浮在空中的身影,自己绝对没有看错!虽然当时相隔十几米,但是毕竟在手机灯光照射的范围,自己还是勉强看到了天天身后抓住她的那个东西,绝对不是人类。

“妈的,要是那家伙还敢出来,老子就一棒子敲死他!”陈仁似乎也是憋足了劲吼了一嗓子给自己壮壮胆,就在这之后,两个人的身后传来毛骨悚然的笑声,吓得两个人一阵鸡皮疙瘩连忙回头。

“嘿嘿嘿嘿嘿~咿嘻嘻嘻嘻嘻!哈哈哈哈哈!”最早开始就一直沉默的张学辉突然发神经的笑着,身体因为大笑在来回抽搐着,在这漆黑的环境,他样子显得有些恐怖,两个男人谁也不敢靠过去。

“我艹,这小子莫不是中邪了吧?”陈仁这样说着的时候,不知道王建的脸色越来越差,他开始向后挪了一下脚步,原本与陈仁平行,现在因为这一小步站到了他的身后。

“你他妈的发什么神经!”啪的一声,乐宝贝走过去之后,一巴掌抽在了自己家男人的脸上。短暂的安静,张学辉的笑声反而更加癫狂了,笑声越来越大,越来越令人心悸。乐宝贝拉都拉不住,眼见着自己家男人想要甩开自己跑起来的时候,乐宝贝突然用力将他抱了起来。

一声闷哼,这个时候陈仁不知道从哪里拿来的一根铁棍狠狠的击中了张学辉的后脑勺。看到棒子上的血迹,乐宝贝吓得扔下了手机在那尖叫着。

“叫你妈的叫!烦不烦?!”陈仁现在十分心烦,吼了乐宝贝一嗓子之后,乐宝贝连忙捂住自己的嘴,嘴里发出害怕的颤抖声。

陈仁将张学辉敲晕了之后又拿出了一卷绳子将他的手给倒捆了起来放在了地上,一想不稳妥,又将他的脚也捆了起来,这个绳子却是刚才王建给自己的。

“王哥,现在我们怎么办?”陈仁对王建问道,王建看着已经昏迷的张学辉,还有陈仁和乐宝贝几个人叹了口气。

此地不宜久留,时间过了十几个小时了,外界还一点动静都没有,是在是太奇怪了!走,必须要走!而且是越快越好!

黑暗中就像是有一对眼睛一直在盯着自己的一举一动,想要看准时机将自己这些人全部蚕食掉!

“收集物资,我们……自己走出去!”王建摇了摇下终于下令了,这个地方实在是太诡异了,先不说昏暗的环境所有人的心理承受能力还能坚持多久。看了一眼所剩不多的手机电量,估计其他人也差不多了。

其实早就该这么做了,只是王建觉得最危险的交通事故已经度过去了,他还想着怎么样才能找地铁部门多赔偿一点钱给自己,他根本就没有想到太多。

他更加没有想到……过了这么久,竟然还没有人来救援他们!

他开始害怕了,不仅仅是因为一个两个原因……

【乐宝贝和陈仁的手机电量消耗最多,可以先用完,至少能坚持一个小时,我的手机电量还有一半,两三小时不是问题。张学辉身上应该也还有一个手机,从头到尾没见他怎么用过,不知道还有多少电量。】王建开始考虑到所以需要考虑的地方。

如果昨天晚上,我们这些人拿着食物直接走出去,会不会什么事都没有了?

说不定早就在安全的地方,吃着热气腾腾的食物了。可自己一时的贪心,却浪费了最好的时间。如果没能在电量用光之前走出这里,那么就全完了,只能听天由命。

如果省着点,这些电量够他们还能行动接近十个小时。黑暗中因为心理害怕,几乎没人敢在完全黑暗的地方前行,那种时候任何风吹草动都会让人神经猛地崩断,彻底崩溃。

实际上理想的十个小时是不可能的。

不过前后最多也就五公里,而且也不是完全要走这么远,地铁也是开了一段时间才坏掉的。哪怕黑暗中慢慢的摸着前行,四五个小时也完全足够他们离开这里了。要知道,来回的道路是没有被封闭掉的,只要他们一条路走到底,是绝对可以走到出口的!

可越是这样,王建越是不能说服自己。

如果有交通工具,最多十几分钟的路程,可为什么过了十几个小时,救援还没到?越是这样想,他就越是觉得头皮发麻,然后一想到黑暗中抓住天天时候她身后的东西,他就有种永远也没办法离开这里的预感。

“王建大哥,我还是拿着手机守在这里等你们吧,里面实在是太臭了!而且他万一醒了跑不见就麻烦了,我们到时候还要回头来找他。”乐宝贝捂着鼻子对王建说道,王建脸色麻木僵硬,没有多想,反正她手机电量也不多了,就由得她去吧。他现在最想要的是找到一个手电筒。

只要拿到手电筒,一切都好说,黑暗中人们最怕的就是失去光明。

一般为了防止意外,在驾驶室都会配有手电筒,和特殊的通讯工具……以及……消防斧!王建想着,和陈仁又走进了车厢。结果刚开抬头,一只油腻的手就搭在了他的肩头上。他那一刻心脏都快要吓停了,当他看着那明显的死人手的时候,发现是一个已经死了不知道多久尸体不知道什么愿意从防护栏上滑了下来。

“妈的!老子曰死你的XXX妈的吓死老子了!”王建难得说脏话,骂完之后对着身后的陈仁说了一句接着走着。

刚才实在是吓得他不清。一把推开了靠在自己身上的尸体,暗骂晦气。

然而等了几秒之后还是没有等到陈仁回话,这个时候王建突然愣在原地,他不敢回头。

陈仁没有回应他……然后一想到刚才突然搭在自己肩上的那个尸体的手,忽然就觉得周围的温度降低了好几度。

王建开始硬着头皮,一个人在满是尸肉的地铁巷里走着,每走一步都像是用尽了身上的所有力气,他不敢停下,更加不敢回头。他不知道他回头之后会看到什么,也不知道在回头之后,再转过头来又会看到什么。

不知道,他不知道。他也不想知道。直到到达机长室拿到手电筒和消防斧之前,无论发生了什么,他死也不会回头的。

他知道自己如果停下哪怕一秒钟或者半秒,自己可能再也迈不动脚步了,人的勇气或许足够面对一次未知的恐惧,但是两次,三次,或者更多次呢?

回了一下头,就要再转过头,每一次选择都会让自己恐惧乘以数十倍的增长。

黑暗中,有一双眼睛在注视着自己。我该怎么办……王建感受到了身后有冷吹到自己脖子里面……(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