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自己叉开腿动态图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www.wenxue6.com

“打,给我往死里打,一只手脚十万,谁卸了他的手脚,这四十万块现金就是谁的。【文学楼】”

胡立杰扬手一甩,四沓厚厚的现金落到地上。

他冷笑一声,指着陈宇,狰狞怒吼。

那四名打手一听,顿时就跟打了鸡血似的,挥舞着砍刀、钢管,争先恐后地朝陈宇身上抡去。

刀光棍影,混作一团。

陈宇被团团围住,眼看就要血溅当场。围观的人群里,有那胆子小的,已经不敢再看,急忙捂住双眼。

啊!

一声惨叫,从陈宇和黑衣打手中传出,众人心头一颤,忙寻声望去。

出乎意料。

向地上倒去的,竟是那个个头最高的黑衣打手。

他手上的钢管,不知何时,已经被陈宇夺到了手里,刻意削尖的一端,寒光闪闪,上面还带着血迹。

那名打手倒在地上,抱着大腿,不住惨叫,鲜血如泉水一般,从他的大腿两侧,喷涌而出。

剩余的三人,看得是心惊胆寒。

他们完全不复刚才的嚣张,彼此对视一眼,竟吓得急忙往后退去。

太快了。

这小子刚才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了。

感觉只是眨了一下眼睛,这小子就赤手空拳,变戏法一般从大个子手里将钢管夺了过去。

不仅如此,他还顺手扎了大个子两下。

要是他下手的时候换个位置,大个子现在肯定就没命了。

他们可不想为了四十万现金把自个命搭上,先保住小命再说吧,三人退意皆生,都想赶紧落跑。

但陈宇又岂会轻饶他们。

他冷笑一声,手臂挥动,钢管在空中幻化成一道银色虚影,笼罩住后退的三人,啊啊惨叫声不断传出。

一个,两个,三个。

位置全是大腿内侧,每条腿上都有一个血洞,和最先倒下去的大个子如出一辙。

场中血流一地。

四名黑衣打手东倒西歪,抱着大腿,哭爹喊娘。

胡力杰则张着大嘴,难以置信。

他不信。

这可是他们家专门豢养的职业打手,其中有两个,还是退伍特种兵出身,怎么可能会如此不堪一击。

气死他了。

真是气死他了。

他眼角余光已经扫到后面那两名服侍他的打手,早就吓得撒开脚丫子开溜了。

还有何丽那个贱人,也不像刚才贴得他那么黏糊了。

一群废物。

鼠目寸光。

以为这样陈宇就能打败他,真是痴心妄想,他可是早就做好了两手准备。

胡力杰压下心头的恨意,脸上忙挤出虚伪的笑容,一把抓过何丽,向陈宇讨好求饶道:“大哥,你放过我吧,这女人我还给你,我不和你抢了。还有地上的钱,也全都给你,求你不要过来,放过我吧。”

“你现在知道后悔了,可惜迟了。”

陈宇面上无喜无悲,一步步逼近胡力杰。

胡力杰看起来好像很害怕,求饶声是越喊越响。

九米,八米,七米。

就在陈宇距离他只有五六米的时候,胡力杰突然眼神一变,疯子一般地大笑出声。

他右手刷地抬起,冲着陈宇扣动手里的扳机。

砰,砰,砰……。

接连五声枪响,仿佛平地惊雷,引得旁边一片尖叫。

胡力杰目露疯狂之色,迫不及待地往前看去。

这么近的距离,一连五发子弹,这臭小子就是再厉害,肯定也是非死即伤。

他仿佛已经看到陈宇倒在血泊里的悲惨模样,整个人神经质地颤抖着,翘起上身,迫不及待。

但前面什么也没有。

陈宇不见了。

胡力杰暗道不妙,刚要转头四顾,就听旁边突然传来何丽的一声惊呼。

紧接着。

一只苍白修长、骨节分明的大手从他身后如电探出,一把将他手里的格洛克17夺了过去。

刚刚才射击完毕,还有些发烫的枪管在下一秒,已经抵在了他的太阳穴上。

“你说,我这一枪下去,爆出的脑浆和血水会不会弄脏咱们俩的衣服啊!”

陈宇望着何丽,轻声细语。

明明还是那个人,还是那个熟悉的声音,但何丽却感觉陈宇无比的陌生。

他的声音,就像是从寒极吹来的冷风,其中的寒意,直入心肝骨髓。

何丽吓得面上血色全无,两只手无措地比划着。

她冲陈宇哭求道:“陈宇,你别乱来,你不能杀他,你杀了他,咱们谁也活不成,他们家是不会放过你的。”

“杀啊,你有本事现在就动手啊,怂货,脓包,你敢吗?”

胡力杰闻声,越发嚣张。

他拱起脑袋,冲着陈宇大声咆哮。

对,何丽说的对。

他可是万成集团的太子爷,是可以在临海横着走的公子哥。而陈宇,不过是一个下贱的穷鬼,他肯定没胆子动他。

但回答他的,却是砰地一声枪响。

胡力杰啊地一声,发出杀猪般的惨叫。

他两手抱着脑袋,直接从轮椅上滑了下来,身下,更是传出一股臭烘烘的尿骚味。

竟是吓得大小便失禁了。

陈宇嗤笑一声,竖起枪管,轻轻地吹一口气,鄙夷地望向胡力杰。

“你不是挺硬气吗?怎么吓成这个德性了!杀你,我还嫌脏了我的手呢,这是给你的一点小教训,以后少惹我,今天断你一条腿,下次,可就没这么便宜了。”

陈宇说完,扣动扳机,冲着胡力杰的左腿就是一枪。

啊!

胡力杰痛叫,捂住左腿,眼泪鼻涕一齐涌出。

他的腿,他的两条腿竟全都被这混蛋给废了。

但即使此刻他心里有再多的怨恨,他也不敢吱声,只能捂着双腿,咬牙切齿。

陈宇教训完胡力杰,看也没看何丽,卸去弹匣,将手枪随手往胡力杰脸上一甩,转身洒然而去。

想和他玩阴的,真是搞笑。

他有超级芯片,胡力杰还没动手前,他就扫描到胡力杰身上带有武器。

这些演技拙劣的小伎俩,不过是徒惹他发笑而已。

围观的人群,全都目瞪口呆地看着陈宇。

牛,实在是太牛了,一个人干翻一群,过瘾!

他们自动让出一条道来,目送着陈宇消失在旁边小巷的尽头。

陈宇穿过小巷,在附近的银行里提取了二十万元的现金,然后又去手机大卖场里买了两部手机。

在路边等出租车的时候,他给罗晴打了个电话,将在学校门口和胡力杰的冲突简单地说了一下。

现在毕竟不是在末世,还有各种约束和规范。

陈宇从胡力杰今天嚣张无忌的行事做派来看,隐隐猜到胡力杰的身份可能并不简单。

他废了胡力杰的双腿,对方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私底下再出什么阴招,他都不怕,唯一担心的是对方借势压人,通过明面上的手段整他。

陈宇还没有盲目自信到一个人可以对抗全社会。

他和罗晴通个气,就是想听取一下身为公门中人罗晴的建议,真要是遇到警察缉捕或者类似的情况,他该如何应对。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然后就听罗晴大包大揽地道:“你放心,有任何情况,我都会替你兜着。那家伙废物点心一个,既然撬人墙角,当然得有被人痛扁的觉悟。你做得很好,我早就看那些王八蛋不顺眼了,投胎投得好就了不得呀?打得好,省得他们忘了自己是谁,你赶紧回家吧,你外婆肯定还等着呢。”

“谢谢你,罗警官。”

看来罗晴应该是知道了胡力杰的身份,她能出手帮忙挡下,陈宇很是感激。

“客气什么,咱们都这么熟了,别罗警官罗警官地叫了,以后叫我晴姐。”

“成,那我先挂了,晴姐。”

“拜。”

罗晴挂上电话,将手机稳稳地扔回桌上,拈起一串葡萄,一边往嘴里填,一边问小叔罗永开。

“小叔,我记得崔家的长媳好像姓胡,陈宇教训的那小子,会不会就是她娘家的人呀?我来的时候,和那小子打过一个照面,长得和胡曼丽还真有点像。”

“有可能,管他呢,就是崔家,也没什么好怕的。我会让老刘跟各方面打好招呼的,你放心就是。陈宇这个年轻人,值得咱们交好。能毫不在意地让徒弟将炼体配方拿出来卖钱,他师父肯定不会是籍籍无名之辈,这样的投资,值得。”

“小叔,您老人家天天把事情想得这么弯弯绕绕,累不累呀?我帮陈宇,没这么复杂,就是看他顺眼。”

还有一点罗晴没说。

她很想看一看陈宇,这个不管何时都表现得那么沉静淡然的少年,如果肆无忌惮、不受打压地一路成长,会变成怎样一番模样,想来一定会很有趣吧。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