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男人爽的45个动作

从我有记忆的那一刻开始,我就没有父亲母亲,我也以为,此生,我都不会再有。(M.wenxue6.com)

幼时或许也曾期待过,若然某一日,我也有了父母,会是何样?会不会,也会幸福……

可真当我的那个所谓的父亲出现在我的面前时,却叫我觉得可笑极了。

这天下,会有哪一个做父亲的会如此急色的爬上自己儿子的床?

日夜厮磨,口中呢喃着的是那个我没见过的女人的名字,可笑,他既然如此爱那个女人,又怎会被我这样一张浅薄的脸给勾的失了心魂?

不过都是一样的肮脏,他和阿翁,本就是一对恶心至极的人,我若是不成全了他们,又怎能对得起阿翁留我一命的大恩?

男子,从来都是如此的下贱,他可以一边在外人面前装的衣冠禽兽,一边又会在另一男子的身下婉转承欢。

这是自小,我便懂得的道理。

何为父亲,何为母亲,何为亲外公?

亲情,于我而言,不过是一种污秽的牵绊。

那个男人每次离开我的房间,我便会转身呕吐上半日,其实,即使他每次来什么都不做,只是伸出那双手抚摸我的全身,这样的触碰都令我觉得恶心至极。

他还是没那个胆子,始终不敢对我做出最终的禁忌,他最多也只敢抱着我,抚摸着我的身子,然后一脸yin亵的唤着那个女人的名字:“音儿,音儿……”

这声音每夜都回荡在我的耳边,令我无法安眠。

红绫暴躁的在我身边摔碎了那些精美的古董花瓶,她说:“主人就让红绫去杀了那个禽兽。”

我面色淡然的看着她,轻轻摇首。

“杀他……你还不配。”

那个男人,我会让他死得很安心,但是,不会是现在,我会帮他拿到他最想要的东西,助他站上最高位,而后,再将他狠狠的拉下,让他坠到低点……

“红绫,你也觉得恶心吗……”

我看着她,眉眼轻佻,我知道我此刻的这张脸,不管是对着谁,都会让他都心跳的感觉。

媚术,不过如此。

就连红绫这样的人,不也是瞬间羞红了双脸,只是如此她便不敢再看我一眼,只是低下头,说道:“不,红绫从不觉得主人恶心……”

我低低的笑:“是吗。”

“可是,我却没有一刻不觉得自己恶心……这个样子,真是污秽的很,给我准备洗澡水,我要洗澡。”

红绫抬头看了我一眼,随后赶紧低下头:“是……”

现在,我叫苏画瓷,是一个光鲜亮丽的南阳世子,是南阳城有名的浪荡公子,这里的烟花女子,没有一个不识得我。

即使是那些故作矜持的大家小姐,名门闺秀,也不过如此,见到我时,还不是个个都要扑上来一般的如狼似虎。

在我眼中,这些人,全部都是一路的货色,无分贵贱,没有不同,大家,都一样,一样的令我觉得恶心,可笑……

此生,我从未想过会与谁人厮守一生,会有想要与那个人一起,永不分离的念头……

直到,遇见她……

她与我是那样的不同,她贵为高高在上的嫡长公主,生来就有无尽的宠爱和亲情陪伴。

对她这样的人,我没有嫉妒,有的更多的是可怜。

为什么……

正是因为她地处太高,所以,才会有那么多人见不得她好,才会有那么多人想见到她不幸。

去勾引她,然后,从她的手中得到那个象征着皇权的传国玉玺,对我来说,并非什么难事,对于女子,我总有自己的一套办法。

那个人既然这么想得到皇位,那么,我便去助他一臂之力。

一切,都如设定好的一样。

我用本来的面貌先与她初始,那一晚,月夜高洁,她就那样才闯入我的院落,那样的唐突。

我原以为,她会是一个娇羞的女子,因为在我接触的女人中,几乎全是这个样子,女子,不管本来如何,可若是见到了出色的男子,都会变成乖巧的猫儿一般。

然而,似乎与我想象中的有了出入。

她,口齿伶俐,xing格朗然,竟没有丝毫的女儿家的矫揉造作,反倒是异常的咄咄逼人,明明是她先闯进了我的院子,可是,她却没有一点的羞愧之意,反倒是对我大声怒吼,怨怪我不懂怜惜她这样一个柔弱的女子。

其实我真的很想一笑,她这幅样子,从头到脚,究竟有哪里能够看出她有柔弱的地方?

最终,仍是没有拗过她,我送她回去。

对我来说,这个女子,的确是与别的女子有所不同。

那日,我竟魔怔一般的告诉了她我的名字,我说我叫顾枫晚,而不是苏画瓷。

我,问她叫什么,她回我:于清华——再见到她,我又换了一个身份,这才,戴上了那张面具,在黑暗之中,我突然起了兴味,轻薄了她。

我的手触遍了她的全身,我能够感受到她的愤然,当然,这样的愤怒不会令我生气,反而,会激发我更多的兴趣。

我说她是长相一般身材不错的女人,显然,这点触怒了她,我自然知道,以她的容貌,堪称绝丽,只是,我却不想照实说话,逗逗她,也挺好玩的。

犹记得她那日惊天一舞,我不知道,她除了伶牙俐齿之外,竟还有如此才情,真是令人惊叹,看着她在那火光之中涅槃重生,我兴起的抽出箫,为她伴奏了一曲,躲在暗中,我看到她到最后之时,那疑惑的神情,噙着满嘴的笑意。

花神祭,我再次出现在她面前,她认出了我就是那日在黑暗之中轻薄她的人,一时羞愤至极,一张秀丽的小脸儿红的很。

我有心逗她,她被我逗的气急了,对我说话时都是咬牙切齿的,模样,真真恨死我了。

我却也不恼,只觉得有趣,在我长至今日,还从未遇过她这样的女子。

京都博古斋,我用顾枫晚的身份出现在她的面前,她早已认定我就是那普泉寺内带发修行的和尚,她向我要红玉时那副咄咄逼人的强势令我莞尔,我将影佛珠套在她的手上,令她惊讶,她说会报答我,那我便等着。

用宋鹤的身份出现在她面前时,她跌落山崖,她并不知道,其实,我一直都跟在她的身边,所以,那时才能及时的救下她,故意将她带到了山洞中,没有将她送回去,我只是想,与她共处一晚。

她没有听说过叫花鸡,看到那被黑黑的泥土包裹着的不明物体,面露排斥,可是,当闻到那种鲜美的香气时,却又禁不住的咽起了口水,真是可爱得紧。

她问我闲暇之时会想什么,是未来的妻子长什么样子,还是会有几个妻子。

我忽然就新生一种玩味,所以我答她:“不用想,我的未来的妻子,我已经知道她长得什么样了,而且,我的妻子只会有一个,不会再有其他了;孩子么,我打算生两个,一个男孩一个女孩,不论男女,都要像她,那样才可爱,不能像我,太过惹人了。”

我至今仍记得她当时那样的好奇,问我:“你,有未婚妻了?”

“没有呢……”我这样答她。

“那,你是有喜欢的人了?”

“呵呵。”

心中好笑,回她:“嗯,有了。”

可能对她来说,这样的回答很超出她的意外,她先是露出一个恍然的神情,继而又问道:“那女子也是喜欢着你吗?”

“不知道呢……”

我故意将目光紧紧的盯着她:“我也想知道她是不是同样喜欢着我呢。”

“你觉得呢?她的想法会是如何?”

她被我盯得不自在,故作轻松的“哈”的一笑,道:“我怎么会知道她的想法呢,你要去问她才可以啊。”

我没有再继续逼问她,仅是淡然一笑,道:“也是,你又怎会知道她心中所想,我真是该去问她才对。”

“呵……呵,是啊,是啊。”她口不对心的陪我干笑。

“不过问不问也无所谓,不管她是不是一样的喜欢我都没关系……因为,只要我是喜欢她的,这就够了。”这话,我不知,是在说给我听,还是,说给她听……

“呵,还真是痴情呢……那就祝你们幸福好了。”见她一脸真挚,我微微笑道:“嗯,会的。”

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在我心中,便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是在苏府的那一夜?还是在我化作苏画瓷强吻她的那时?还是,在安国公中,为了寻找失足的她,惊慌了的心……

那一晚,她扑在我的怀中,说着她是如何的欢喜我,那种疯了一般的喜欢,仿若要死了一半,我记得,我的心,是颤动了的……

我想,在不知不觉中,我早就沉沦了……

可是,我知道,距离成功的那一日已经不远了,那个人,我说过要亲手将他从最高点拉下来,所以,我怎能就此放弃。

欺骗她,其实,我一直都在欺骗她,在她的面前,我从来都不是真实的……

那一日,她来找我,问我:“你有没有对我动过一刻真心?”

我静静的凝视着她,听着这句话,心,蓦地一颤,然后我故作轻松的答她:“没有。”

“所以,那些话,那些爱怜都是假的了?”她面色不变的问我。

“是这样的。”我听到自己的声音这样回答。

“呵……”她突然就笑出声来。

然后,她的目光那样刻骨一般的凝视着我,许久……

“我知道了。”她的声音那样淡然,没有一丝吵闹,没有想象中的大喊大叫,就这么平然的。

“那么,祝你新婚大喜。”她说完,笑着转身,而后离开。

我只觉得,那一刻,我的心魂都随着她决绝的背影一同离开了。

我不知道这对她的打击竟是这样大,她竟会选择轻生,那日我跟在她的身后,看到她面上淡然,陌生的看着这世间,显然已是对这些都毫无留恋。

我抑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潮涌,就要冲出去,却见到一个熟悉的人,那人,是吴国的世子,名唤吴玥,也是心喜她的。

其实,她的所有事情我都了若指掌,因为,一直都在关注。

我看着他将她带走,只得泛起一丝苦笑。

也罢,既然留在这里令她如此痛苦,那么,不如就让她暂且离开一阵儿,散散心好了。

她这一离开便是三年。

这三年中,我没有一日不在关注着她,她每日的心情如何,都会有探子给我传递消息。

后来,她归来。

我知道,这是我的最后机会。

在她的心中,那个人,一直是我,从未变过……

我故意与冬儿对话,说了那些,就是想让她听到……

苦肉计……

呵,真么想到,这样烂的招数,我竟也用上了。

可是有什么关系,只要是能够得到她,我做什么都无所谓……

用了这样的手段,也要让她留在我的身边……

我又怎会,再放她离去……

逃了这么久,该是回到我身边的时候了……

此生,绝不放手……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