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停下我是你老师的啊

默默的吞了吞口水,有些忐忑不安的看看了身边的人,很多的男员工已经在收拾东西。

看来除了张秘书,其他的人很是不愿意,默默的拿出了手机,有些害怕,如果不是怎么办?

况且,这里是温氏集团,他的手不可能伸的这么远吧。

艾千星来来回回的想了半天,最终决定,应该是自己想多了吧。

收拾着东西正准备回去,默默的看了眼空荡荡的办公室。

突然觉得有些冷清了,叹了口气,她好不容易才交上的朋友这下子又完了。

大街上人来人往,打了电话让司机在公司对面街道的拐角处等着,她可不想被别人在背后说三道四的。

艾千星丝毫没有注意路灯早已变红,扭头一辆汽车正向自己开了过来。

刺眼的灯光绊随着急促的刹车声咂然而止……有那么一瞬间好像看到了天堂。

拍了拍心口,还好,还好,自己还没死呢!

真切的感觉到自己的心突然停止了跳动,好一会儿才又恢复过来。

扭头,女孩看着车上的那人,一脸呆滞的她睁大眼睛,泯着嘴。

汽车上那人看着自己,急忙的下了车,一身洁白的西装,格外的干净,他有一头微微有些凌乱的碎发,正在风中漂浮着。

帅气的脸棱廓分明,有些像是还没有成熟的大男孩一样,让人移不开眼。

只不过脸上竟然没有了笑容,如果笑一笑应该会很好吧,就像是那轮暖阳的化身,满满的都是阳光的味道,艾千星附上小心脏安慰着自己。

别怕,别怕,没事的,没事的。

那人却比艾千星反应快些立刻下车来到了艾千星的身边。

“你……没事吧。”

方哲没有半点感情犹豫着询问她,招来艾千星一大计白眼球。

“有事的话,我还会站在这儿……”

“哼……”

艾千星很确定听到他那不屑的声音,一时间愤怒填满了整个胸膛,这个人怎么这样啊。

“过马路也不看着路灯,就是有九条命你也是白搭。”

这人怎么这么的可恶,艾千星瞪着他,有些搞不懂,自己过个马路,差点被撞了,也不至于被这样的讽刺吧。

方哲挖苦道,但事实上他关心的却是另一件事情,抬抬了眼睛,看着面前的女孩,这个就是萧太太?

他的没有猜错,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女孩竟然是温家的人,明亮的眼神里闪过一丝的狠绝。

被他看的心里毛毛的,艾千星扭头,也不跟这人计较,直接离开。

“对不起,我刚刚太失礼了,请你吃饭吧,当做赔罪如何?”

“不必,我赶时间。”

艾千星很是简短的回答,奈何对并没有放弃的想法,他前进一步,站在了艾千星的面前,女孩皱眉不知道到底要干什么?

“我怕你心里再骂我,就当我买个心安可以吗?”

方哲紧盯着艾千星想要看看她的反应,一双眼睛格外的好看。

只是他失望了,看着女孩头也不回的走开,这才有些失落。

他长的也不太糟糕,每每和别人说话,都是很容易搭上话的,第一次还是在艾千星这里竟然栽了这么一个大跟头。

女孩扭头,挥了挥手,只听她大声喊着:“刚刚我自己也有责任,你就不必自责了。”

艾千星看着对方陷入深思中也不想再和这种人打交道,扭头就走。

方浩一笑,他故意等着就是为了能够看到她一眼,没想到,这个人竟然是那个时候的……

没错,刚刚才想起来,这不就是温家送来的那个女人吗?

心下墨然,有些懂了为什么萧煜突然重视起了这个女人,还快速的和她结婚。

他曾经听过萧煜喝醉后喊过的一个名字,大概就是她吧,可是你不该出现的……

漂亮的眼眸五菱分明,男人双手插着口袋,眼镜下的那双泛着寒光的眼睛

“嘀嘀……”

狗皮膏药似的人一直跟随在身后,艾千星气的头都快晕了。

“夫人,那是……”

司机有些奇怪,刚刚并没有看到这里的一切,所以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艾千星头疼,这人怎么会跟着自己到这里来了。

“喂,你到底想干什么??”

气急拍着车窗,看着那人开着的白色轿车,白色的宝马也是别有一番的风采。

“不是说了嘛,请你吃饭。”

方哲笑笑,开着车子劲量的将自己的车速和司机同步,艾千星心里扭了一把汗,很怕一个不小心他们会出身车祸。

“不用的,你快回去吧,我也要回家吃饭了……”

撂下两句话直接吩咐司机将车开快一点,直接就走,只是某人真是死皮赖脸跟着。

真的是服气了,艾千星摇头,直接躺在躺在了椅子上,他要跟着就跟着吧。

想着等到了别墅里面,估计也不会跟进去了,谁知道刚下,那人竟然在远处等着,他是怎么进来的?如果这别墅群接的人,一般人是很难进来的。

“你好。”

“你……怎么进来的?”

抬头,暖暖的阳光撒在了额头上,艾千星看着面前的男人,或许他并不是有意的吧,还真的想道歉。

“我说,和前面那位漂亮的女士是一丝的,门卫就让我进来喽。”

这里是帝御,一寸值千金,就算是有钱也不一定能够买到这里的别墅。

艾千星皱眉突然有些搞笑,怎么今天碰到了这么一个好玩的人。

“我说啦,你不必在意的,我已经到家了,要去吃饭了,拜拜。”

“等等。”

刚准备扭头,方哲叫住了自己,女孩转身,一阵暖风吹来,刚好吹散了头发。

“有脏东西。”

他伸手一下子摸上了艾千星的头发,那双大手不同于萧煜的微凉,也不同于赖九川一般的温暖,而是毫无感觉。

看着手指夹着的纸屑,她微微点头笑了笑,随后挥手,希望这个人能够别在跟着自己。

却不知别墅的对面,摄像机泛着光芒,男人眯起眼睛看了看远去的女孩。

对不起,怪只能怪你突然回来了。

抬头,栽下了眼睛,顿时像换了一个人一样,有人曾说,眼睛也是一个好的装饰品,这句话的确没错。

对于方哲来说,一个眼镜刚好可以彻底的掩藏自己的感情。

“夫人,门外那个……先生好像还在啊。”

艾千星正吃着东西,突然有些木那,什么?怎么还在啊,这人怎么就说不通呢?

起身走了玻璃窗,正好看到了他开着车子离开,真是一个奇怪的人。

艾千星摇了摇脑袋,就当做从过路人吧,反正也不认识。

“小方,我上去休息了。”

“好的,不过先生刚刚打电话了,说是有事要跟您商量。”

她点头,这个人有事不能够打自己电话吗?艾千星撇了撇嘴。

自己现在都还不知道丈夫到底是个什么样,作为妻子,也真是可以的了。

“喂,老公?”

电话那边,好像在讨论着什么,恐怕是着急之中接的。

艾千星低头,看着花瓶里的薰衣草,还记得那天,那个人说过。

只要你是打的电话,我就一定会接的。

那天,自己被温雯欺负,躺在病床上,手机突然多了一条短信。

“你是那位?”

“你老公。”

额……还没有这么的直接,艾千星吞了吞口水,脚踝处还很疼,不过还可以忍受。

拿着手机,被他提前狠狠地教训一顿,长这么大,除了温家的人,还真没有那个人会教训自己。

艾千星那个时候就想,自己这个老师可千万不是教小孩了的吧。

“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

“怕你忙着。”

“你放心,就算我在忙,也一定接你电话。”

就是因为这句话,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的男人,突然有了些好感。

坐在毛毯上,很是舒服,摸了摸这毯子,萧煜吩咐三天就要清洗一次,还特定测量定了八套。

艾千星很高兴,对于这件事情,一如既往的支持。

因为自己有个小习惯,不喜欢规规矩矩的坐在椅子上,没什么事就喜欢躺在,睡着,各种各种的怪动作,从前温筱羽还笑说自己过。

想不到这个男人做了自己一直想做的事情,房间里的摆设也都是自己喜欢的款式。

不过这栋别墅里,有一个地方自己还从来没有踏进过。

二楼斜对面的房间,她从来没有进去后,好像这房间也没有打开过,不知道房间里是什么样的,有些东西就是越得不到自己就越心痒。

电话那头好像在讨论什么合同样子,艾千星默默的等着,突然有些想知道,她的这位丈夫工作起来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呢?

是不是和上说的一样,工作中的男人都很帅气呢?

不禁有些瞎想,从来没有考虑过,自己竟然一回国就嫁了出去,本以为自己还要等到三十多岁才回嫁出去,完全打乱了自己的幻想。

起身,看了看身边的东西,都是一些小玩意,不过有些却是一些毛绒娃娃。

小心的触碰着,拿着手机,一一的对比着,想不到她这位丈夫竟然这么的喜欢毛绒娃娃啊。

真正的有些好奇,直到手机那边有了些反应,女孩这才重新坐在了毛毯上。(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