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办公室小点声

文学楼手机阅读,

顾城只觉得手下压力无比巨大,他有多少年没有遇到过如此强绝的对手了。上一次给他这种窒息般的战斗压力的,还是好多年前面对宇文轩的时候。

王超的攻击速度奇快,手印一个接一个扔出来,好像不要钱似的。要知道,每一个手印的凝结都需要元气凝聚,这样一个接一个要体内多少元气才能支撑?

简直就是怪物,是变态。

面对王超,顾城除了一开始还能稍做抵抗,等王超放开手来,他就只有招架的份,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顾城施展出浑身解术,勉力支撑,也只能一退再退。

“轰隆。”

“轰隆,哗啦。”

两声爆响,在血影部众惊愕的注视下,王超两个轰向顾城的手印被躲过,直接轰击在会议室的墙壁上。砖石乱飞,尘灰遍布,厚实的水泥砖石墙壁被轰击出两个大洞来。

血影众人纷纷躲避,免得被砖石砸到。有人更是惊得暗暗直咽唾沫,这家伙不只是要打和尚,而且要拆庙宇啊,太狠了!

“嗯嗯,还有两下子,不愧是宗师境的高手。”

烟尘弥漫中,王超尚有闲暇开口说话,可见其轻松随意,并未使出全力。

顾城就不行了,不要说开口说话,连喘气都快要喘不过来。

“看你还能撑到几时?”

“接我千光印!”

烟硝飞尘里,一个手印穿透烟尘放出千道毫光,整个将顾城笼罩在其中。使其避无可避,退无可退。

顾城没办法,再次强行凝聚出一层罡气护罩来。

顾城元气消耗不小,此时的护身罡气光度已大不如前。明知道硬挡也挡不住,但聊胜于无了。

“哐啷。”

一声脆响。

顾城心里猛然一沉,“完了。”

护身罡罩应声破裂,再无阻隔。

紧接着,汹涌如潮的无形劲气袭来。顾城偌大的身体好像没有重量,整个人被抛了出去,砸在一面墙壁上。

“轰隆隆。”

墙倒屋塌,尘嚣四起,血影部众惊叫连连,迅速全部跳出屋外。

“我了个去,这真是要踏平血影部的节奏啊,把房子都拆了。”

“噗!”

哪怕有护身罡气,也扛不住这种高强度的连续不断的攻击。顾城全身多处骨折,脏腑受损,忍不住喷出一口血来。

这一口血,可不是顾城为施展血气凝罡之术而半推半就喷出的血,而是真真正正的受了内伤,脏腑移位,喷出的真元之血。

每一口血喷出,都代表顾城的元气被永久性的削弱。

顾城整个人被巨力抛出屋外,在水泥地面上翻滚出数十米远近,最后人事不省,一动不动地躺在已跑出屋外的血影部众脚下。【文学楼】

生死不知。

整个暗影部众呆立当场,没有人敢稍动一下,也没有一人敢上前查看顾城的伤势。

王超一身修闲套装,负手施施然从顾雄跌出屋外的那面残墙里走出来。尘嚣、烟灰、碎石等物弥漫四射,溅落四方,但是没有在王超的身上留下一丝一点的痕迹。

王超的身上一丝灰尘的痕迹都没有留下,脸上、手上,皮肤依旧莹润如玉,洁净异常。看上去不像是刚刚经历了一场战斗,而是刚刚去公园晨练转了一圈回来。说不出的轻松自在。

“踏踏踏踏。”

整个院内寂静无声,全场只能听到王超踏步的脚步声。

王超在顾城躺倒的地方站定。

就在不久前,顾城做为血影部的负责人还在为血影部众开会。而此时,已经躺倒在地,一动不动,生死不明。

众人寒噤。

王超就像一柄出鞘的宝剑,光华四射,锐利无比,一时谁还敢直面这痊少年的锋芒?

王超负手而立,向躺倒在地的顾城道:“秘宗大手印是你成名的绝学,今日我以大手印功法破你大手印绝学,你可心服?”

“……”

顾城生死未卜,哪里说得出话来。

王超又道:“我说要踏你总部,就是要踏你总部,说到做到。今日我毁你场馆,拆你居室,你可心服?”

“……”顾城依旧无语。

血影部众心里惊慌起来,暗道不会是死了吧?

王超接着道:“我辱你尊严,令你部众面前威风扫地,你可心服?”

“呃……”

躺倒在地的顾城终于醒来,发出呻吟之声。嗫嚅良久才垂头道:“我……服,心服口服。”

顾城使劲睁开眼来,稍微动一下手脚,就觉得浑身上下每一块骨头都是疼的,想来必有多处骨折,当下再不敢乱动。

“爸,你一定要替我报仇!”

顾雄愤恨欲死的言语尤在耳畔,顾城这边还没顾得上出手,就被王超杀上门来。一番较量,远远不是人家的对手,实力相差云泥之别。

不服还能怎么样?再谈报仇,岂不是自讨苦吃?

眼前亏是不能吃的,这个少年太令人恐怖了,实力高得吓人,只很先低头俯首。

新仇旧恨,加在一起,只好等以后有机会再谈报复。现在是绝对不可能了。

“嗯,希望你心口如一,真的心服口服。”

王超先对顾城说,然后再环顾血影部众,面如寒霜,冷冷道:“今日之事就到此为止,奉劝各位以后千万不要惹我,我发起火来,连自己都害怕呢。”

“血影三次冒犯本人,先有顾雄在迷雾森林里跋扈逞凶。再有杨威率众威胁挑衅,三有今日顾城对我不敬。所以略施惩戒,我在这里郑重提醒各位,再有下次,定杀无赦!”

“哼!”

王超面色一寒,抬指隔空划出。元气喷勃,“刺啦”一声,青玄剑气激射而出,只见虚空里蓦然生出一道青色剑气,一闪即没。

剑气劈落在血影部另外一间房墙上,轰隆一声,剑透墙石。在墙面上留下一个上通天花板,下至院内脚下的巨大剑痕。

“我靠!”

血影部众个个倒抽一口凉气,这是什么武技?威力比那大手印还要大得多!这一剑要是劈到人的身上来,只怕一剑就能破开护身罡罩。

全场静默。

顾城则暗暗叫苦,心里的痛苦难以言表。表面上说着心服口服,其实心里想的是以后逮到机会,一定要连本带利、新仇旧恨都找回来。

可是现在看来,这恐怖少年实力远远还不止于一个四万八千法门的大手印,还有更厉害的武技。

他们当然不知道,大手印再厉害,毕竟是凡间武技。但是太乙青玄剑气,却是仙家的武学。二者不可同日而语。

报仇的希望一下子又渺茫了许多,顾城心里怎能不叫连连叫苦。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