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昨晚弄了三四次还想要

梁远,泯海中学初一三班的学生,于9月26日晚从窗台跳下自杀,经抢救无效死亡。

这是新闻报道上的内容,距离梁远死亡已经有一天半的时间了。

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很冷,就像在一个冰窖里,全身布满着冷气。我微微睁开眼,看到我**着身体在一个类似柜子的里面,心中产生了不知名的恐惧感,这是我平生第一次产生恐惧。

我使劲去撞抽屉,想逃脱出去,在我筋疲力竭就要窒息时,似乎有人把抽屉往外拉,接着我看到了一道明亮的灯光,然后身体就没有了知觉。

我叫做路西法,是魔界的创界魔王。还记得在一天前,我夜晚去到人界散步,说来也巧,正好撞见一个男孩站在顶楼,他竟从楼上跳了下来。

这种寻死觅活的事情我也无需顾暇,转头就要往回走,这时那个男孩浑身是血地抓住了我。他说:“陛下,请帮我找到杀死我的凶手,求您…;…;求您…;…;了…;…;”他死了,手依然紧紧抓住我的衣服,我不禁感叹人的意志。

我也心中起了疑惑,他怎么能够知道我是谁?刚才在楼顶明明是他自己跳下的,却让我帮他找出凶手,这真是叫人为难。

不过我并不想帮助他,我一代魔王,怎么能够去帮助一个人类?真是笑话!我坐在王座上,呼吸有些急促,我张开手,手心竟被刻上了一个黑色的烙印,这是诅咒,那个该死的人类!所以我只能委身试着进入那孩子的身体,谁知道竟然真的成功了?

我醒来时看见了一片白色,那是一间空淡无味的房间,清一色的白,而我最讨厌的颜色就是白。

我发觉我被换上了病人服,右手腕上插着一根输液管,身边空无一人。按说像我这样的病人不是应该又很多家人陪在身边吗?

房间门被轻轻推开,我很好奇会是怎样的一个家人,可令我失望的是,进来的是一个护士。那护士用鄙夷的眼神瞧了瞧我,狠狠地把刺在我身上的输液管拔掉,我从没受过这等待遇。

“你的衣服在柜子里,你可以出院了,老爷已经回家了。”说完,护士厌恶地走出了病房。

我按着我手腕流出的一点血,拉开柜子,发现里面有一条裤子、一件外套和一双破破烂烂的鞋子。

我先走进卫生间洗漱,看到这张陌生的脸,让我这魔王也吓了一跳。脸色很差,嘴唇没有一丝血色,黑色的眼睛下面有一圈浓浓的黑眼圈,虽然才上初中,但个子已经很高了。不过跟我以前还是有很大差别。

我瞧了瞧衣服,再三考虑之下还是穿在了身上,之后照了照镜子,好吧,没有什么差别。

“我在魔界好好的,干嘛要来淌这趟浑水?”我自言自语道。

出了医院,看着车水马龙的街道,我真的定住了,现在该往哪儿走?

“喂喂喂!他是不是就是那个梁氏企业的大少爷啊?据说死而复生了呢!”我的耳朵听到了这段有效线索。

我拦了一辆的士,告诉他我要去梁氏大宅。他带着我跑了将近半个小时才到达一座富丽堂皇的别墅门前,一摸兜就还剩下一百块,索性全部都给了司机。

我拉着行李箱,拖着我那孱弱的身体进入了别墅,里面并没有人来迎接我,只有一个扫地的女仆。看到我进来了,赶紧跑上了楼。

不一会儿,一个穿着简朴的女人向我跑来,拥住了我。我有些不知所措。

“远儿,你回来了?你的身体怎么样了?你这个傻孩子,竟然想到跳楼…;…;”女人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我并不知道怎么安慰人,只能轻抚她的后背,想必她应该就是梁远的母亲吧?

从楼上下来一个老人,一个花枝招展的女人正跟在他身后。

“弟弟,你终于肯回来了?”声音从我背后传来,那是一个穿着正装的男孩,虽然看上去比我大不了多少,但是心机是不可缺少的,他一定是梁远的哥哥。

我目视着老人坐到餐桌旁边,母亲推了推我,让我去陪他吃饭。

我直接绕过了挡住我的姐姐,走向餐桌,就似我平常般地坐在老人身边。我看到满桌的饭菜,有点馋,但是我还是克制住了,尽量保持我平常的优雅。

老人的筷子突然放下了,他对我十分冷淡,对我的哥哥却照顾有加,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吃过饭后,母亲把我拉进房间,抚摸着我的脸,说:“对不起,是妈妈对不起你,要不是你妈妈是个小三,你就不会受那么大委屈。也不会被你哥哥欺负。”

我突然激动地说:“你不是小三!”这让我自己都惊着了,我的情绪从没那么激动过。

母亲似乎愣住了,我大概了解了这个家的关系,我平息了一下怒火,微笑着对母亲说:“您不用再为我操心了,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我了。”之后还有一句话,我在心中说出来:竟然敢欺负到我路西法的头上,我会让你们所有人加倍奉还。

回到自己的房间,把思绪理了理:许多年前,母亲爱上了梁氏企业的总裁,并与他生下了梁远,在他去世后,总裁夫人对母亲大大地打击,而我的哥哥便开始欺负梁远,使得梁远在家庭中不受人关注。

我刚想要洗澡睡上一觉觉,就听见一阵风吹来的声音,在我的身后。我转过身,一个硕大的白面骷髅赫然出现在我的眼前,我无动于衷,那骷髅变成了一个幽灵。

“哈哈哈,你竟然还活着?真是奇迹呀!”那幽灵用哀怨的声音说道。

梁远竟然和幽灵还有关系?我冰冷地说:“见了我还不参见,你真是呆腻了。”

“哟…;…;没人疼竟然发怒了?太好笑了!”我见他蔑视我,身体溢出一团黑气。

我的眼睛随着我浑身的黑气变成红色,我死死地盯着面前这个幽灵,那幽灵看到,立刻化成一个骨瘦如柴的男人,趴在地上,一个劲地磕头认错。

我坐在椅子上,眼睛恢复了黑色,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陛下!陛下!您怎么会在这里?小人没有认出,请陛下饶恕,请陛下饶恕!”幽灵求饶道。

“梁远是你杀死的?”我眼神狠了一下。

“没有!没有!我只是听说梁远跳楼了又复活了,所以就想来这儿吓他一下,仅此而已。”幽灵说。

我思索了一下,幽灵虽然能吓人,但并不能做到触碰到人,想左右梁远的思想这也是不可能的,所以,现在这个幽灵并没有半点用处,没用处的人该怎么处置呢?

我瞬间抬手,手掌握成拳,那幽灵化为一团黑色的灰烬。

我想出门办事,突然门在我跟前开了,是梁成,我的“好”哥哥。我可不想把我的房间弄得乱糟糟的,所以就退到了门外。

“弟弟,欢迎你回来。那么就让当哥哥的送你一些礼物吧!”说罢,抡起袖子就要打我,我埋下身子,轻轻松松躲过了一击,他似乎不会让步,用左腿来踢我。

我不想躲,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腿,微笑着硬生生把他的小腿捏断,才肯罢休。

梁成疼得坐在了地上,我用右手抓起他的衣领,把他举到与我对视。

我冷笑着说:“谢谢哥哥的礼物,不过下次我可不会手下留情。”

我松了手,只留他在地上痛苦**。

我准备去找我最信任的一个人:堕天使沙利叶。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