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公您的好长呀

张浩带着满肚子的疑问与不安,随着陈警官回到了警局,然而刚坐下没多久陈警官的电话就又响了。然后,张浩就得知了让他再一次震惊的消息:罗筱找到了,纪东平死了!

“立刻控制嫌疑人,我马上赶到现场!”陈警官说完便拉着还在愣神中的张浩上了车,直接向发现罗筱的地方驶去。其实罗筱带着纪东平并没有走远,他们就在医院后那座还没拆掉的旧楼里面。

一路上张浩都是两眼无神的望着窗外,好像丢了魂一样,陈警官见他这副样子,说道:“你先别多想,现在情况还不清晰,我们现在都是无罪推定,如果没有直接证据证明罗筱杀了纪东平,她还是无罪的。”

张浩一想倒也是,在得到确切证据之前,罗筱都只是嫌疑人而已,是无罪的,自己在这干着急也是没用的,还是要到现场去了解一下情况再说。

警局到医院也就十几分钟的路程,张浩很快便又来到了医院后早已被封闭了的旧楼外。

现场已经拉起了警戒线,一副担架上盖着白布,似乎有个人躺在上面,不用问就知道那一定是纪东平了。张浩紧皱着眉头,虽然他与纪东平没怎么接触过,但也知道他是一个十分和蔼又热心的老人,他本是专门为了帮助罗筱而来,却没想到反倒因此而丢了性命。

不过张浩却没看到罗筱,问了守在担架旁的警察,才知道罗筱现在还在楼里,已经有一个警察进去找她了。

原来是有一位患者无意中发现了医院后的旧楼里有人影,正好有两位警察在医院调查罗筱的去向,那位患者便向警察反应了情况。结果两位警察去旧楼一查,一下就发现了纪东平的尸体,他是被手术刀割喉而死的。

两名警察立刻便通知了局里,而张浩与陈警官却是来的最快的,在他们了解完情况之后,才响起一阵警笛声,陆续有数辆警车赶到现场。

张浩得知罗筱的情况直接愣住了。然后头也不回的拔腿便冲进医院旧楼里。这几天让他震惊的消息已经应接不暇了,如果罗筱在出点什么事,张浩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该如何是好了。

陈警官没来得及拉住张浩,也只好匆匆交代一声,追着张浩进了旧楼。

这医院旧楼有十几层高,而且早就断了电,就算是身体素质过硬的陈警官一口气跑到顶楼也有些吃力,就别说缺乏锻炼的张浩了。

结果张浩只爬到了七楼就被陈警官追了上来,陈警官急声道:“如果罗筱情绪不稳定,你一定要稳住她!千万不要说什么刺激她的话!”

张浩想来也是,自己只顾着一股脑的往上跑,却没想过上去后会是什么情况,自己应该如何处理。有陈警官提醒,张浩放慢了速度,虽然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想出各种对策,起码也有个心理准备。

两人气喘吁吁的爬到顶楼,在楼梯口处见到了之前进来搜查的那名警察。不过这名警察竟然受伤了,从胳膊到胸口被划开一道大口子,血流如注。身前的地面上丢着一把带血的手术刀,很可能就是杀害纪东平的凶器。

陈警官迅速掏出枪来,又冲对讲机喊道:“快叫救护车……不,快叫医生来!有警员受伤了!”他想起这里就是医院,哪还需要救护车,直接叫医生来才对。

就算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张浩也没想到会是这种情况。又见陈警官连枪都拔出来了,赶忙冲上天台,便见到一个身影跨过天台护栏,正是罗筱!

张浩惊呼一声:“老婆!”

“你别过来!”罗筱一回头见是张浩,连忙喝住他,而此刻她的身体已经完全在护栏之外了,脚下仅仅只有一掌宽的立足之地。

“老婆!你要干什么!?快下来!”张浩也不敢上前了,只能站在远处。这时他才发现这天台上竟然还有一个人,竟是王雁飞。

“王医生,这是怎么回事?罗筱她怎么……”

王雁飞也是一脸焦急:“我也不太清楚,我就是听他们说找到罗筱了,就过来看看,没想到会这样……”

张浩现在没空去听她细解释了,又向罗筱急声说道:“老婆,你别冲动啊,有什么事你和我说,没什么事解决不了的!”

罗筱流着泪摇头道:“没用了,我杀了人,我杀了幼琳、杀了纪教授,我已经犯了死罪了……”

王雁飞也劝道:“罗筱,你别冲动啊,事情可能不是你想的那样,你的情况……”

“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罗筱打断了王雁飞的话:“我杀了人,这是任何人也改变不了的事实,谁又能相信,我和‘她’不是一个人?”

一旁的陈警官已经把枪收起来了,眼下这情况是用不上了。不过听了罗筱的话,他疑惑的看了看张浩,显然这句话里包含的信息让他无法理解。

张浩喊道:“不是你做的事,不应该算在你的头上,你先下来,咱去和警察解释!”

罗筱惨然一笑:“已经晚了,老公我对不起你,对不起幼琳,也对不起纪教授……而且,‘她’已经醒了,‘她’现在就醒着呢,你懂我的意思吗?我再也不是原来的我了!”

陈警官终于忍不住低声问道:“她在说什么?什么意思?”

“她,脑袋……脑子,有问题!”张浩此刻哪有时间去解释罗筱的问题,而且他也解释不清,结果反倒让陈警官更加费解。

不过陈警官还是迅速就反应过来,难道这罗筱竟然有精神病?还是她想要用精神病为由来脱罪?不过连杀两人,又重伤一人,就算真的是精神病也是脱不了罪的。

忽然发现都这么半天了,竟然还没有医生赶过来救治伤员,陈警官见穿着白大褂的王雁飞,忙拉过她说道:“有警察受伤了,你快去看看。”

王雁飞‘哦’了一声,便往楼梯处跑去,然而就在此时,罗筱最后回头望了张浩一眼,忽然诡异的一笑,抓着栏杆的手一松,整个人便向楼下坠去!

张浩惨呼一声扑向栏杆,却已经来不及了。

就在此刻,已经在楼梯间的王雁飞听到天台的呼声,又看了看因失血过多而无力靠在墙角的警察,她捡起地上的手术刀,却是朝警察胸前的伤口猛然刺去!直入心脏!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