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乡野情

“哇,他真的砸下去了…”

不知是哪个人先声惊叫起来,顿时一片喧腾。

只见那长凳上的人儿毫发未损的站起身来,身上的石板早已砸成两半应声而倒,他拍打着胸口上的碎石块,得意的看着人群,眼神闭过一丝得逞之色。

待表示自已丝毫无事后,伤疤壮汉拍打着胸中扯声喝道:“大伙瞧见没,在下苦练十年,这点粗鲁毛皮伤不得分毫,若是不信,可以前来验证一下。”

那些人哪会不信,事实都摆在眼前,亲眼目睹。人家都请让验证的份了,那就表明人家真不是演戏做假。他们皆都摇头晃脑,谁也不敢上前。

伤疤壮汉似乎早就料到一样,脸色变的缓和许多。而另一个壮汉也拿出锣盘,迈进一步。

众人哪不知状况,除了那些穷书生和老人外,那些富家公子少爷纷纷从怀中掏出银两赏给他。

那壮汉微笑不语,只是静静的绕着全场。赏赐完毕,在壮汉回到原地,伤疤壮汉看着盘上银两,算算也有五十几两银子,又是上前一步抱拳道谢:“多谢乡亲父老心意了,如今这些盘缠足以让我们兄弟二人行置旅途,即然乡亲们如此大方,那我李某人也不小气,再给乡亲们免费表演一番,以免寒了乡亲们的心。”

众人们一听是免费的,都是连声叫好,很显然,不仅仅在现代,就连在这古代,每个人都也好争便宜。

此时站在人群中的刘明华不屑的白了这些人一眼,冷笑一声,心道又是你们知道这两人安的是哪门心思,你们是否还会笑的出来,被人家买了还帮人家数钱。

虽然如此,但刘明华还是面无表情的站在那。

身旁的夏龙轩听闻刘明华笑声,不解的问道:“刘弟,为何你无缘无故的笑出声来,是不是想到什么有趣之事,可说出来让我也乐乐?”

刘明华听闻摇头笑道:“夏兄见笑,我只不过是看到从那汉子口中说出免费二字就想笑罢了。”

“哦?”夏龙轩似懂非懂应道一声。

也难怪他不知情,就连刘明华也不是很确定是不是和电视上看到的手法一样。但听到免费二字就确定了此想法。

刘明华死死的盯着眼前这二……哦,准确来说因该是三个人才对,现在刘明华只需找出那另外一个人的所在。

那边伤疤壮汉语气一变:“好了,废话就不多说,接下来,我需要一人来助我。”言毕从身撩起一把大刀,放在手心掂量几下,又递给观众。

“你们一人拿这刀使劲往我李某人脖颈上砍,在下绝不皱一个眉头。”

随着李汉往群众手中塞刀,立即再次变的吵杂不堪,纷纷都向后倒退几步,急忙摆手回拒。

“这位兄弟,你用这把刀用力砍我。”李汉把手中大刀递到一个文弱书生打扮的青年手中,还不忘指着自已的粗脖子请求道。随后又对着在场人们大声道:“请诸位放心,李某这一身绝学有所成就,刀枪不入在下不敢断言,但这些普通利器还是伤不得分毫,怎么样。”

闻言众人立即把目光盯向那个书生,似乎都在逢场作戏。但凭那胆小怕事书生当然不敢妄言而从。

就算是这人练过的,万一自已不小心手一抖,砍歪了咋办。再万一要是自已真因为此事坐牢了,这上有老下有小的,靠什么来养活。

想到这里,那书生早已吓的脸色苍白,两腿哆嗦:“不可不可,凭我这种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怕是连刀都提不起,更别说是砍下去,你还是找别人吧。”

李汉眼神闪过一丝嘲讽之色,双眼不由的看向人群深外,“既然如此,鄙人还需找他人配合……嗯,你,对,是你,你用刀砍我,我保管没事…”

“在下还有事在身,就此别过…”

接下来,不管那大汉如何乞求,众人都不敢向前半步,李汉看在眼里,喜在心里,说实话李汉也早料到这种结果,这种贪生怕死之辈,他早已捉住这种心思从而设下此阴谋。

谁也不想背这种没必要的罪名,再说,在这古代杀人要偿命,不管有何借口理由,杀人这条罪名就要判处极刑,都要交给当地知府县令处理。

“既然如此,再没有人敢来助我表演,那我就不强人所难,那就就此别过…”

“等等”一声坚定有力的声音后人群中响起,硬生生的打断了李汉的话,李汉闻言先是一愣,但很快回过神来顺着声音扭头看去。

只见一个短发齐额的小厮正站在那儿笑嘻嘻的看着自已,笑容中却透露出一种动人心魄的神意,不禁让他心中对此人警惕心油然而生。

此时全场顿时陷入一片宁静,众人们也是齐唰唰盯向刘明华,可以看的出眼神中掺和有疑惑的,惊讶的,还有……怜悯的?

这份难得的宁静先被刘明华打破,只见他扭着胳膊肘儿,嬉皮笑脸:“不知这位好汉刚才说的可是实话,真的站在这里让我们砍头?”

听闻此话,李汉顿时吓的大惊失色,握着刀柄的手心也闷泛冷汗,不过此时此刻他也不敢否定,刚才大话都说在前头,现在回头兴许也来不及,只好艰难的从牙缝中挤出一句:“那是当然,李某行走江湖多年,虽说身无名利,但平身最看重的就是信誉,小兄弟莫再怀疑在下,如果不相信,可以来实践一番。”

妈的,李汉此时都想狠狠的甩自已一巴掌,说什么不好,却说要来试验真假。只希望这厮只是口舌之快,莫真想要以身试法。

他心里相信,这人定是来考检自已,毕竟拿刀砍脖子可不是闹着玩的,砍掉了那真要死了,世界上哪有这种逆天绝活,谁傻到会躺这躺浑水。刘明华哪会不知道他此时心里所想的,故作又说出一句话,让刚才还信心满满的李汉差点吓的双腿发软跌倒在地。

“那行,那我就勉为其难做你……第一个跟随,陪你到黄泉之路走上一糟”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