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公下面哪个好大

夜幕初落的天际上,压着滚滚的黑云,像浓黑的墨水将这夜色倾泼得一片漆暗无垠,惟有黑云的尽头,浮现出一道诡异的青紫色光澜,仿佛有双无形之手硬生生将穹苍撕裂开一道凄厉的口子,从遥远透来的光芒震撼人心。

景平十三年的这次变故,就是在这样一个天象诡异的夜晚拉开序幕。以至于后来有人说,天现异像,必出妖杰。只是,孰是妖孰是杰,无人可以论断。

对于她而言,许多事情就是从这晚改变,有些事,谁也无法预料,谁都无法预料,包括运筹帷幄的夜惊兰,包括极力想改变她的命运,却一手将她推向命运的,默默守在暗处的高默。

这天,夜凤青按时回到王府,苏茉已经在饭桌上等了好一会。

从知道宫变起,她的心便没平静过,已是打定了个主意。

这时,见夜凤青走进来,苏茉展开笑颜,迎上去,挽上他的手臂,“阿青,我以为你今晚不回来了。”

夜凤青的身后,跟着常叔,季九,并一群奴才。

旁边伺候着解忧,初一和童飞教她遣了下去。

夜凤青刚刚跨进大厅,这时身躯一僵,低眸看她,似恍惚沉醉在她的笑颜里。尔后,他当着众人的面,伸臂把她搂住,碰上他结实的胸膛,苏茉脸色微微一红,未曾推拒,眸光像是蒸着一层水汽,明亮地瞅着他。

夜凤青搂着她的臂膀,更加用力一紧,嗓音浓郁:“茉儿……”

若不是有这么多奴才看着,他恐怕便情不自禁吻住了她。

常叔挥了挥手,奴才们立即转身回避,季九捂着嘴儿偷笑。

一旁的解忧蹙着双眉,低下头,心里一片惘然。却眼皮跳动,隐隐觉得小姐这番笑颜背后像是藏着些氤氲的情绪。太子那边……唉。

“本王说过,再忙,也要陪你一起用膳,怎会出尔反尔。”夜凤青搂着怀中的娇软,有些难舍放手,想着若能就此停留一生,倒也无憾。可……

他凝了眼怀中人的眉眼。

苏茉抬头看他,面颊薄红,却蓦然怔住,这才看见夜凤青凤目之中弥布的深浓血丝,细细一想,从他今晚踏进来那刻,他的脸上便比平日多了几分难言的沧桑,看她时的眸光比平日亦是格外的沉溺,深厚,浓灼!

他,发生了什么事吗?还是因为太后兵变这件事情?

“茉儿,饿不饿,我们用膳。”夜凤青的眸光,在饭桌上掠过,眉头微微蹙了蹙。

季九在身后亮着嗓门喊着:“爷,今晚这桌菜,是苏主子亲自下的厨!”

季九没有说谎,在季九被迫告诉苏茉实情告退后,苏茉原本要来夜凤青的房间,后来,折道去了厨房,备下了这桌菜。

“哦,丫头会做菜?”夜凤青难得地挑了下眉,方才脸上的沧桑和深沉消散过半,眉梢眼角透出格外让人着迷的雍容华贵之气,俊美之姿,仿佛连天地都要撼动。

苏茉看得微微一怔,这大概是她第一次看见夜凤青发自内心的笑,一种如沐清风的笑。

夜凤青拉着她,走到桌边,他掀袍而坐,言行举止处处透着尊贵的傲气。

苏茉悄悄使了个眼神,解忧立即上前斟酒。

“茉儿也只会做这些菜,未必合你的胃口,你要是吃不习惯,让厨房另外再做。”苏茉挨着他坐下,两人先就对饮了两盏。

她举起筷子,给他夹了几块烤肉,“阿青,你尝尝这个。”

夜凤青挽起衣袖,拿起银箸,大口吃了好几块烤肉,倒是一连扬了扬眉,“味道……像宫廷做法?”

苏茉举着筷子的手一抖,没想到他连这个都吃得出来。不过想想,他是个王爷,怎么也算吃遍宫廷内外,这点东西还偿不出吗。

幸好夜凤青没再多说什么,只见他又吃了不少菜,似乎是真心喜欢她做的口味,又小酌了两杯,放下银筷,他看着她,道:“本王对吃食,并不大讲究,你或许会觉得意外。”

苏茉一愣,倒是的确有些意外,看他平日穿着,和王府布设,就知道他是个讲究的人。

门口,常叔和季九互望一眼,常叔道:“王爷常年四季,在外打仗,有时候,有的吃,能填饱肚子就已经不错,王爷虽讲究,却也是个很节俭的人。”

夜凤青淡淡道:“所以,本王没有甚喜欢的菜,也没有甚讨厌的菜,不过,过了今日,本王应该改改口味了,茉儿,你可愿意为本王一直做这些菜?”

季九一脸殷勤希翼的望过来,“苏主子,奴才跟着王爷这么久,还从没见王爷对哪个主子,这么好过!”

“住口。”夜凤青淡淡一扫季九,季九闭上了嘴。

“好,我愿意。”谁知,苏茉淡淡的一声,让季九又忍不住欢呼了一大声。

旁边,解忧捧着酒壶,酒壶险些打翻。

“茉儿……”

“我考虑好了,我愿意留下。”

她从未见过夜凤青如此激动的样子,在她说完后,他猛然攥握上她的手,深深凝了她一眼,尔后,把她搂入怀中,极其用力,她甚至能感觉到他胸膛的震颤,似乎,是有笑声一点点溢出来,慢慢那笑声朗朗飞开,蓦然间脚下一腾,他竟然当着一众奴才的面前,把她搂起,在地上转了几个圈!

他把她抛起来,稳稳接住,让她觉得自己像一个被**溺着的孩子。耳根子微微一热,捂着惊吓的心口,捶了他一下,“王爷,这么多人看着呢!”

夜凤青不管不顾,索性抱着她,坐回桌边,让她坐在他的身上,她的脸都热了,抬头一看,哪里还有什么奴才,早都识趣的跑光了。

“丫头,你要的东西,拿着。”他搂着她,从胸口拿出一样东西,以精致的布裹着。

苏茉一眼看出来,是玉轴。

“怎么,不是你想要的?”他淡淡笑着,凝着她的目光越发浓厚沉溺。

“阿青,你……”望着唾手可得的玉轴,苏茉却迟迟伸不出手,她忽然有种感觉,他知道,她心里想什么,他都知道,可他还是把玉轴拿了出来。

脑海里闪过刚才他抛起她,搂着她转圈的一幕,心里头忽然有些不忍,和酸楚……

她这样利用他的感情,然他,却似乎是真心待她。

“本王说过,你想要的,本王能做到的,都会给你,茉儿,你可知道你答应了,本王这刻有多快活?”

苏茉忍着眼里的酸意,咬咬牙,把玉轴拿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