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后式激烈动态图片

“孩呢,孩呢……我的孩呢?”师巧巧有些激动,她甚至忘记眼前的男人,只顾着挣扎着想要下*,“我的孩是不是出事了,我的孩……”她自己的肚,才七个月多月,她的孩……在这个医疗水平极其落后的古代,这个时候她的孩出生,能活着么?

“巧巧,没事,没事,孩没事,你乖,不要动好不好?算我求求你,巧巧……”司徒云志一个大老爷们儿,忍不住红了眼眶,是他的错,是他没有早日醒过来,才会使得巧巧遭受这样的罪!他恨不得给自己一刀,他不该听她的话,不该丢下她一个人在云阳县,如果,如果不是他及时赶到,那她和孩……一尸三命!想到这个结局,司徒云志恨得牙痒痒的,他从来没有这么想杀过一个人,而现在湛娟激起了他的杀心!那个女人……

“没事,没事……”师巧巧听到这两个字,嘴里喃喃念道,软软的往下倒去!

好在司徒云志眼疾手快,急忙抱着她,大夫是被他的手下拎进来的,像是拎着一只小鸡仔一样。“快点看看,你快看看她怎么了?”司徒云志急得左脚踩了自己的右脚,他焦急的搓着手,喃喃道:“不行不行,这样不行,来人啊,去把附近最好的大夫都给我找来,不,去青州……”

他走得时候,还不知道师巧巧肚里怀着孩,不然,他就是忍着浑身的伤,也要回来!他后悔了,他恨不得给自己一刀!

师巧巧再次醒来,听到的一阵很细很轻的哭泣声,稚嫩的声音,有气无力的,哭得她的心不由得阵阵揪痛!“孩……孩……”

“巧巧,奶娘正在给孩喂奶,乖,孩没事啊!”

耳边熟悉的声音,师巧巧的思绪才渐渐回笼,她耳朵里,只听到几个字,“孩没事……孩没事……”

“云志……”缓缓睁开眼睛,眼前的男人一如既往,立体的五官,深邃的眸,高蜓的鼻梁下,薄唇轻轻抿着,说出来的担忧!只是,他的脸颊……“你的脸怎么了?”

司徒云志还是湛云志的时候,他脸上的刀疤她就见过,也没觉得有什么!相反,那刀疤为他平添了几分粗狂和野性,更加迷人!但是后来,他脸颊的刀疤渐渐地愈合了。可是现在……司徒云志的左脸颊,一道长长的疤痕从眼角一直延伸到上嘴唇,长长的疤痕,像一条蜿蜒盘旋在脸上的蚯蚓,看起来很狰狞,也十分吓人!

司徒云志不好意思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脸颊,“没,没什么!巧巧,对不起……”他现在找不到别的语言,只有这三个字来形容,她怀孕,她受了这么多苦,再想到她差点被人害了,这么多苦楚加起来,又岂是一句“对不起”能够抹平的?

“你……这么长时间,你去了哪里?为什么,你为什么不回来?我怀孕了,我想告诉你这个消息,我原本想来找你的,可是,孩不太安稳,我不敢走那么久去找你!”师巧巧看到司徒云志的那一刻,所有的坚强,所有的害怕担心……所有的一切,通通化成了泪水!

司徒云志再也忍不住一把将师巧巧抱在怀里,小心翼翼却又刻骨铭心,她才生完孩,生产的过程中,更是大出血,他不敢动她!可是,他想把她抱进怀里,只有这样,他才能清晰的感受到她还在自己的怀里,她还在他身边!

师巧巧因为这次生产伤了身体,又在司徒云志怀里哭了好久,吓得看孩的奶娘好几次想要出声打断她的哭泣都不敢,实在是司徒云志那张脸实在是太吓人了!直到后来,在司徒云志的话里,她渐渐地沉睡过去!

快要坐完月了,司徒云志不时的告诉师巧巧,她才知道,原来,他在回青州的路上,被司徒府二少爷也就是他同父异母的弟弟的母亲,也就是司徒威武的侧夫人知道了,派人追杀他!

到底双拳难敌四手,他被砍了一刀,滑落山崖,直到司徒威武带人找到了他,就这样他在*上躺了三四个月才堪堪抱住了性命!醒来没多久,他就闹着回云阳县,因为他实在是放心不下师巧巧!

而司徒威武也在一旁劝诫,加上他的亲生母亲身体不好,一直拖着他。司徒威武自然是看不上师巧巧,一个死了丈夫的*,怎么配得上他的儿?不过后来,到底拗不过司徒云志,上了族谱,改了名字,他就急急忙忙的回了云阳县!

也好在他及时赶到,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湛娟……怎么样了?”师巧巧一边喝鸡汤,一边看着司徒云志。

这段时间,每次她问起湛娟的事情,总会被司徒云志转移开话题!她知道他不想让她知道,毕竟,她身体这次伤得极为严重,大夫说了,要好好养着,不然,会落下病根儿!对师巧巧的身体,司徒云志很上心,就连三娘曹氏他们想上门,都被他拦住了!

总而言之,现在师巧巧出了自己的孩,别的人都别想见到!养膘的日,实在是不好过,好在还有两个宝宝!

她生了一男一女龙凤胎,不过两个宝宝由于早产,身体不太好,都快过去一个月了,还不足五斤重。每次看到他们,师巧巧就忍不住心酸,都是因为她,她不是好母亲,她没有保护好他们!

“夫人,少爷和小姐醒了!”

奶娘的声音让司徒云志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不说别的,光是看到现在两个宝宝的身体,他就恨不得把湛娟千刀万剐,他怎么会那么轻易的放过她?还有项广义,他都不回放过他们的!可是这些,他不想让师巧巧知道,她还在养身体,还有两个孩!

好在青州那边知道师巧巧为他们司徒家生下了一对龙凤胎,司徒威武这才稍稍对师巧巧放下了一点芥蒂!看在孩的面上,亲自给他们取了名字,司徒云志的母亲又亲自挑选了几个照顾产妇和孩的嬷嬷过来,跟随一起来的,还有一大堆补身体的东西!

两个孩,每个孩身边配了两个奶娘,两个大夫还有一个嬷嬷,可以说,这对宝宝身边的人,绝对够闪瞎大部分人们的眼睛!

一听到奶娘这么说,师巧巧就迫不及待的说道:“是吗?快点把孩给我抱进来!”

男孩是哥哥,他比妹妹早出来一刻钟的样!妹妹很瘦很瘦,每次司徒云志都特别的偏爱妹妹,因为大家都说,这个小丫头怕是长不大!但至少现在她还好好的。

师巧巧最先接过妹妹,孩脸上褪去了红彤彤的颜色,但却因为黄疸,皮肤看起来有点黑!她很小,出生都快一个月了,才三斤重。师巧巧怜爱的抱着宝贝,“宝贝,怎么了?是不是饿了?”

奶娘急忙说道:“夫人,你看小姐,这是想娘了呢!您抱着她,她就不哭了!”

还真是的!师巧巧笑米米的看着怀中的小人儿,她真的好小,抱起来轻飘飘的。

司徒云志看着他们母两,再看看自己怀中的小人儿,不由得笑了!孩还小,皮肤微黑,可那双大眼睛到处乱转,这孩比他妹妹身体好一点,看起来机灵了不少!不过到底是早产,尽管安排了这么多人守着,还有师巧巧吩咐他们,孩吃奶以前,奶娘要注意清洁卫生,还有尿布那些,都是经过了严格消毒的!可就算这样,孩还是很脆弱,师巧巧记得,孩才出生没几天,就因为黄疸,吓得她坐月都哭个不停!好在后来没几天,青州那边来了几个专门看孩的大夫!

孩太小,没过多久,就睡着了!师巧巧再三交代奶娘细心照看,才依依不舍的让他们将两个宝贝抱回去睡觉!

“我刚刚问的,你还没回答我呢!”师巧巧脸色稍稍有些严肃,眼睛定定的看着司徒云志!

司徒云志挠挠头,他看了看师巧巧,说道:“媳妇儿,你现在不能生气,大夫说了,你不能情绪激动!等你出了月,我会把事情都告诉你的!”

“夫人,程夫人来了!”

“婶婶来了?!!!”一向淡定的师巧巧恨不得立刻下*,不过她刚刚稍有动作,就被司徒云志给制止了,“你别动,我去叫婶婶进来陪你!”

戴氏也是最近才知道师巧巧居然这么早就生孩了!但是,从来没来过县城的她,还是跟着柳家下聘的人才找到了县里!

司徒云志出去见戴氏,才走到门口,戴氏一看到他,就气冲冲的上来,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

明明可以躲过去的,但是他硬生生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任由戴氏打了他一巴掌!身边的人都是从青州带来的,要不是司徒云志给了他们一记警告的眼神,现在戴氏怕是早就被带出去了!

“婶婶……”

“你别叫我!”戴氏气得不行,她来的路上,就听到说司徒家的公从青州回来了,还有师巧巧,之所以早产就是因为湛娟!湛娟固然让人仇恨,但是司徒云志,更让人气愤!

“婶婶……我……”

“你为什么不回来?你知道巧巧为了你吃了多少苦么?她怀着孩,还要打理铺的生意,还有周围那么多嘴碎的女人,每天都在说你,攀上了高枝,不会回来了,说你看不上一个乡下的姑娘,你是谁?你说司徒家的大少爷,今后你要娶的女人,肯定是大家闺秀,千金小姐!我知道,巧巧虽然没说什么,但是心里肯定在意,可你呢,你在哪里?湛云志……不,我不管你现在叫什么,你害得巧巧吃了这么多苦,你以为一巴掌就能让我解气?哼!我告诉你,如果今后你还敢对她不好或者是再抛弃她,你信不信我找安平庄的人,把你狠狠的揍一顿?”

周围的人听了戴氏的话,都忍不住抽了抽嘴角!找人狠狠的抽他们少爷一顿?开玩笑,真的当他们少爷手下的兵是吃素的么

“是婶婶,我不会再丢下巧巧了!她现在都为我生下儿和女儿了,我怎么会抛弃她?不会,永远不会!”司徒云志急忙表态!

“哼!谅你也不敢了,巧巧差点连命都不要了就为了给你生两个孩,你要是敢抛弃她的话,你就是畜生,猪狗不如!”

戴氏的话让他们脸色一变,司徒云志急忙瞪过去!

“你好好跟我说说,这几个月,你去了哪里?”戴氏回过神来才现他脸上一道长长的疤痕,几乎将他原本俊逸的脸都给毁了!心里头微微有些后悔,想来,他肯定出事了,所以才……不然,也不会丢下巧巧!他们小两口之间的感情她可是亲眼见证走到现在这一步的,所以,师巧巧相信湛云志不会抛弃她,而她,也正是因为这点,虽然心中诸多猜测,却也坚定的支持师巧巧!

司徒云志就把一些不太重要的事情告诉戴氏了!末了,戴氏长吁短叹,“你们两口到底得罪了哪方神仙啊?不行,等巧巧除了月,一定让她去报恩寺去烧柱香,驱驱邪!”顿了顿,又问道:“那个湛娟怎么处置?我来的时候听说是因为她,巧巧才早产的!差点一尸三命,这姑娘怎么就那么狠心?我们也算是看着她长大的,从来不知道这姑娘这么狠!”

“我把她关在大牢里,等巧巧出了月再说!”司徒云志不会告诉他们,湛娟现在是真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只吊着一口气,就为了让师巧巧出了月出口恶气!

“好,我相信你,你会为巧巧出气的!”

见了戴氏之后,师巧巧脸上的笑容多了,戴氏放心不下师巧巧,就干脆在县里帮她看孩!戴氏生了几个孩,而且,她对师巧巧是真的上心,于是,对孩更加上心。

出了月,大家都来看师巧巧,她才知道,原来,柳长春被一位大学士看上,做了他的东*快婿!就在她出月不久,柳家的人去青州下聘回来,顺便一道请客,宴请柳长春的恩师等人!

更让师巧巧没想到的是,满月宴上,她还看到了赫香草,她被司徒云志认为义妹,和司徒威武手下的一个百户订了亲,八月就成亲!

最后就是曹氏……以及湛娟还要项广义、家,司徒云志的强势回归,湛娟直接被丢进了大牢,项广义也被司徒威武罢了他千户的职位,依附着他的褚良贵成了无根浮萍,曹氏身后又师巧巧,而师巧巧身边是司徒云志,曹氏拿回了自己的嫁妆还有两个孩,还坚决要和褚良贵和离!

师巧巧他们的铺在县里开得十分顺畅,大家都知道,这是司徒将军的儿媳妇开的,无人敢招惹!

一年之后。

“媳妇儿,你就随我去青州吧!”司徒云志很无语,按理来说,他们都有这么多铺了,早该回青州了,但是每次,师巧巧都说不习惯或者孩太小回绝了!可是这一次,他要上战场了,这一走,他怎么放心把他们母丢在这里?

“孩还小……”

“娘~~娘~~”

小小的司徒浩轩歪歪斜斜的走到师巧巧跟前,一把抱住她的腿,两只小手就往上面爬。

“孩都会说话,还小啊?”司徒云志很不厚道的说道!

他们的宝贝,妹妹出生的时候就很瘦弱,现在都一岁了,不如哥哥,还不会说话,也不会走路!但是,她很得家人的喜欢,而因为她体弱,大家都*着她。

“我……”师巧巧知道,自己逃避了一年,这一次,终究要去青州了! ☆百度搜索:☆//☆

司徒威武承认她,那是因为她给司徒家生了一对宝贝。可是,其他人呢?师巧巧从知道司徒云志回青州的路上生的事情,就忍不住心里憷!

“媳妇儿,你放心吧!家里有我娘呢!这一次,我爹不去,我替他去!这些年,他大大小小的仗打了不知道多少,浑身都是伤,让他上战场,我实在是不放心!你就当回去替我尽孝,好么?媳妇儿,算我求你了!”

他娘的身体不好,要不是去年找到他了,估计早就去了!正是因为找到了他,后来又知道师巧巧替他们家生了一对双胞胎,心情好了,才撑到现在!

师巧巧闭上眼睛,躲不过了!孩们终究姓司徒,他们总得回去,她不能自私的一直呆在这里!

“好,我们回去!”

哪怕前途是荆棘满地,哪怕前面是牛鬼蛇神,她都会陪着他,陪着他们的孩,陪着他们披荆斩棘,陪着他们健康成长!

【大结局】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